八戒中文網 > 歷史軍事 > 漢鄉 > 第四十八章恐怖的童謠
?    第四十八章恐怖的童謠

    “你的學生正在回春閣里夜夜笙歌的胡來,你就不準備去把他抓回來嗎?”

    曹襄拍拍老虎的屁股,希望這家伙能給自己騰點位置。

    老虎鋼鞭一般的尾巴隨便搖晃一下,差點打翻曹襄手里的茶杯。

    “那孩子只是看歌舞,聽曲子,吃美食,還喝了一點酒,沒有像你說的那樣胡作非為。”

    “那樣年輕漂亮多金的一個少年人,你以為那些歌姬,舞姬們會忍住不去勾引?”

    自從長安城里多了很多拿命爭辯的人之后,曹襄就很喜歡跟云瑯抬杠。

    “卓姬已經派人警告過她們。”

    “哦,我差點忘記了,回春閣其實也是你家的產業,既然是你家的產業,為什么我去回春閣的時候從來就沒人給我減免過費用?”

    “你家錢多,另外,回春閣跟我一點關系都沒有。”

    “跟卓姬有關系就成了。”

    “跟卓姬也沒有關系,她退出了,現在老老實實的盤算怎么樣賣書呢。”

    老虎沒有給曹襄讓位子的打算,于是曹襄就把全身靠在老虎身上,把一只手擱在老虎腦袋上,扒拉他的耳朵玩。

    見曹襄這幅樣子就知道他有很難說出口的話準備要說,前面說了一堆的話都是屁話,連他自己恐怕都不知道自己說了些什么。

    云瑯拿開手邊的算盤跟毛筆,坐直身子,笑瞇瞇的看著曹襄,等他開口。

    老虎可能覺得氣氛不對,就從軟塌上跳下來,伸了一個懶腰之后,就踩著樓梯下樓,去找云音去了,這時候,云音一般都在吃碎冰。

    沒了老虎當依靠,曹襄有些手足無措,還在極力的避開云瑯的視線,好像做了虧心事一般。

    “說吧,等著呢,在我跟前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說實在的,你身上有幾根毛我都一清二楚的,還有什么好避諱的。”

    “我可能要成親了。”曹襄說的非常艱難,話剛剛出口,整個人似乎都松弛了下來。

    “當年你娶牛氏的時候,陛下不準他成為曹氏主母,就該想到這一天。

    怎么,娶誰?哦,只有當利公主年歲合適,那閨女今年有十二歲了吧?”

    “十四歲了。”

    “胡扯,不要連她在母親肚子里的時間都算上。”

    “你覺得怎么樣?”

    “輪得到你我來挑揀?”

    曹襄點點頭癱在錦榻上道:“前段時間,這閨女還左一個表哥,右一個表哥叫的熱乎,我也一直將她當妹子看待,現在卻要跟她成夫妻了,怪怪的。“

    曹襄指指胸口補充道:“很不舒服。”

    云瑯皺眉道:“如果你真的喜歡這閨女,就早點娶過來,回到你家你怎么對待都比她留在皇宮中,準備嫁給一個她一無所知的人要好。”

    曹襄瞪大了眼睛道:“你怎么知道她嫁給我會過得更好?”

    云瑯用扇子指指曹襄道:“你看起來像是一個混蛋,其實卻是一個很好的男人。

    當利公主嫁給你,至少不會整日里以淚洗面,我聽說那閨女是一個很柔弱的女子,在宮中并不受待見。”

    曹襄皺眉道:“她很害怕陛下會把她嫁給匈奴。”

    云瑯笑道:“這沒有任何可能。”

    曹襄冷哼一聲道:“你以為現在就不會出現公主遠嫁匈奴的事情嗎?

    朝堂之上,支持繼續用公主接好匈奴的人可不是一個兩個,很多人以為,能夠用一兩個公主換回暫時的平安,對他們來說是一件非常劃算的事情。

    尤其在劉陵成為單于大閼氏之后,這種論調更是塵囂之上,那些人以為,劉陵桀驁不馴,不受大漢管束,如果能有一個受大漢管束的公主可以成為匈奴大閼氏,對大漢極為有利!”

    云瑯笑道:“這件事非常的簡單,誰提出這樣的論調,就給他們家的閨女一個公主的名頭遠嫁就是了。”

    曹襄俯身瞅著云瑯道:“你這是什么狗屁主意啊,你以為他們干不出把自己閨女遠嫁匈奴的事情?

    告訴你,只要陛下稍微透漏一下口風,你信不信,第二天就會有上百個美女被他們送到皇宮,自愿遠嫁?

    知不知道,也就是你把自己的閨女看的跟眼珠子似的金貴,換一個人家,你閨女就是吃苦的命!”

    云瑯用小指頭掏掏耳朵,然后吹一下指頭上的污垢道:“娶當利公主對你來說沒難度,你這么激動做什么?”

    “我舅舅要一萬金的聘禮……”

    云瑯嘿嘿笑道:“你有一萬金!”

    曹襄艱難的嘆口氣道:“不是多少錢的事情,我舅舅以前沒錢的時候會直接告訴我,讓我拿錢,這一次不同了。”

    “可能是陛下拿你的錢太多,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你覺得不好意思這種事情會發生在我舅舅身上嗎?知道不,這說明,在我舅舅眼中,我不再是那個任他擺布的外甥了。

    同時,我也失掉了在大漢國胡作非為而不受懲罰的資格。

    你要知道,這種資格遠比一萬金有價值。”

    云瑯跟著嘆息一聲。

    如果劉徹是一個短命的皇帝,曹襄跟皇帝保持一點距離是有好處的,一般情況下你跟上一個皇帝關系很好的話,下一個皇帝一般都會把你當做眼中釘。

    即便不會為難你,也會迅速的疏遠你,這樣的事情根本不以個人意志力轉移。

    現在的情況明顯不是這樣的,據云瑯所知,劉徹還有三十年好活……在這樣的狀況下,跟皇帝保持親密到可以讓他忽視你犯罪的關系,就非常的重要了。

    一般情況下,大漢人能活到五十歲就算是賺到了。

    “母親怎么說?”

    “母親說我們是皇親,親上加親不算壞事,母親還認為我已經長大了,也該離開舅舅的庇護獨立生活了。”

    云瑯不斷地吧嗒嘴,他知道這不是一個好習慣,可是,每到難以決斷的時候,嘴巴就會自己吧嗒。

    而且,這毛病已經開始擴散了,不但曹襄喜歡,最近發現霍光也有這毛病。

    “你是怎么想的?”

    曹襄想了一下道:“我乃中人之資。”

    云瑯本能的不承認曹襄近乎自貶的看法,在他看來,曹襄的資質絕對是上上之選。

    不過他有想了一下朝中的那些人,不得不承認,曹襄自貶還是很有道理的。

    上面有一個聰慧殘暴而且習慣乾綱獨斷的皇帝,下面有一個看似人畜無害,實則長著血盆大口的丞相,丞相下面更是有無數的妖魔鬼怪,曹襄這樣的小白臉想要憑借自己的能力在這些妖怪群中混吃混喝,難度不是一般的大。

    “你想怎么干?”

    “帶上兩萬金進宮,把錢給我舅舅,然后抱著他的腿準備大哭一場,就問他是不是不管我這個外甥了。”

    “然后呢?”

    “然后?當然要把當利公主娶回家,然后繼續當妹子養,過上幾年,她要是還喜歡住我家里,她就當大婦。”

    “你覺得這樣做你舅舅就會打消讓你自生自滅的想法了?”

    “我還能怎么做呢?

    最近我總有一種大禍臨頭的感覺,總覺得我舅舅其實已經處在爆發的邊緣了。

    你看啊,我們兄弟撈戰功的撈戰功,撈錢的撈錢,其實對國家變成什么樣子不是很關心。

    朝中那些人,心思比我們還要紛亂,民間現在說什么的都有,就連童謠都說——天子在何處?宅在謗譽口。天子是阿誰?非豬即是狗。

    豬是我舅舅的小名,我就想問問那只狗到底是誰?”

    云瑯吞咽了一口口水艱難的道:“我也很想知道……”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 30岁女人如何赚钱 日本和中国哪个赚钱 琼崖麻将微信群 玩炉石赚钱 有个店面不知道做什么生意好赚钱 520彩票网址 有什么能赚钱的陪聊app 海岛矿工赚钱 趣赢彩票苹果 孔明灯作坊赚钱吗 现在最赚钱都专业 五福彩票群 神图哪个版本赚钱 个人西瓜视频如何赚钱 江苏人玩什么麻将 看店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