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歷史軍事 > 漢鄉 > 第一七八章內訌
?    第一七八章內訌

    韓非子說過——明主治吏不治人。

    劉徹深以為然,在治理官吏的時候,往往親力親為,越過丞相,御史兩府官員,親自主持對地方官的上計。

    這就造成了架空丞相府的事實,也是造成丞相府成為一個擺設的重要原因。

    大漢國的官吏考核一般分為兩種——常課,大課。

    大體上承襲秦制。每年年終由郡國上計吏攜帶計簿到京師上計,這叫常課。

    三年一考察治狀,叫大課。

    大漢國的考課制度,大體說來,有兩個系統。一是公卿守相或各部門主官各課其掾屬,這是上下級系統。

    如公府掾屬、諸卿屬官、守相掾史,均須依其職務由主官加以考核,按其能力高低和功勞大小,作為遷降賞罰的依據。

    至于無具體職務的散官,則另立條格,加以考核或考試,光祿勛歲以四行科第郎官即屬此類考核。

    朝廷對郡國的考課。由于上計考課事關國家大政,故大漢朝廷對此非常重視,皇帝不僅往往親自主持其事,有時行幸郡國,也常就地上計。

    然而,朝廷負責上計的常設機關是丞相、御史二府。

    丞相主要負責課殿最上聞,御史大夫主要負責按察虛實真偽,二府相輔為用。

    丞相、御史大夫親自主持上計,具體事務則另委派官吏專管。

    如大漢初年,蕭何為相國時,張蒼曾以列侯居相府,領主郡國上計之事,故稱為計相。

    大漢以三公分掌丞相之職,所以郡國上計亦由三公分管。

    太尉掌四方兵事功課,司徒掌四方民事功課,司空掌四方水土功課,皆于歲盡奏其殿最而行賞罰。

    官員升遷也是如此。

    劉徹想要增加官員,不管他如何的急迫,也必須與太尉衛青,宰相李蔡,大司農兒寬商議。

    因為此事,長門宮先前所招收的所有士子,都成了待詔士,

    而這樣的國家大事,絕對不是一兩天就能形成成議的,在皇帝尋找他們三人討論此事之前。

    這三位還要尋找自己的部屬,共同商議出一個法條,這個法條必須羅列出施行考試掄才的優點跟弊端,也必須尋找出他們所在部門對此事可以接受的上限跟下限。

    超過上限跟下限都是不可取的,這三人要做的事情就是保證皇帝的要求不出他們接受的范圍。

    云瑯是武官,他的頂頭上司自然就是太尉府,歸衛青管轄。

    接到衛青軍令的時候,云瑯就覺得很麻煩。

    大漢國的軍官文采都不是很好,這個時候的大部分將軍,都是從尸山血海里殺出來的悍將,讓他們上陣殺敵個頂個的強大,可是呢,要他們提筆寫文章,如果沒有軍司馬幫忙,他們只能抓瞎。

    可想而知,考試掄才大典最大的反對者就是太尉府!

    云瑯也不同意用考試的方式來選將軍,在這個時代,作戰最重要的還是體力,雖然智慧可以決定一場戰役的勝利,可是,體力絕對能決定一場戰爭的勝利。

    高級軍官可以是智慧絕倫而弱于體力的人,而基礎軍官則一定需要選擇身強力壯,武藝高強之輩。

    要知道,在作戰之時,霍去病,云瑯這樣層次的軍官依舊需要沖鋒陷陣,即便是衛青,在最后發動決戰的時期,也是要上陣殺敵的。

    在大漢時代,戰場上的每一個人都參與戰斗毫不稀奇。

    如果大漢國的軍官要靠考試……云瑯不敢想那是一個怎樣的場景。

    大漢國的武侯們齊聚一堂的時候,云瑯明顯感受到了被人排斥的感覺。

    畢竟,他永安侯云瑯才是這些武侯中學問水平最高的一位,因此,那些武侯們就下意識的認為,在座的人中間,如果說有人支持皇帝通過考試來取才的話,這個人非云瑯莫屬,也只有云瑯有資格在考場上奪取高官的位置。

    因此,當坐在云瑯身邊的公孫敖放了一長串響屁,然后一本正經的問云瑯,他這樣的人能不能通過考試保住合騎侯爵位的時候,云瑯立刻就跑到窗戶邊上去了。

    也不知道這些人今天都吃了什么,偌大的會場里響屁之聲不絕于耳,還有兩位估計是用力過猛弄了一褲襠……

    于是云瑯自然就跳到窗外,不想跟這群惡心的人混在一起。

    衛青平日里溫文儒雅,沒想到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他依舊表現的平靜無波,只是放在眼前的那杯茶水他再也沒碰過。

    等屋子里的空氣勉強可以讓人呼吸了,衛青就平靜的問道:“這就是說大家伙都不同意了?”

    底下卻沒人說話了,平日里囂張跋扈的公孫敖也閃爍著眼神一句話都不說。

    云瑯用手帕綁住鼻子跟嘴巴,站在窗外甕聲甕氣的道:“怎么可能會答應?

    考試考文官就好,關我們屁事,我們是要拿著劍跟匈奴作戰的,拿筆的大軍人家匈奴人可不怕!”

    云瑯話音剛落,會場里頓時就沸騰起來了,公孫敖第一個跳起來道:“永安侯所言極是,我們不考,末將今日就以永安侯馬首是瞻!”

    “嘖嘖嘖,到底是我們這群大老粗中讀書最多的人,永安侯確實有見地,老夫平生就沒服過誰,今日見了永安侯,嘖嘖,確實是我軍中難得的好漢!”

    衛青笑呵呵的道:“如此一來,大家伙都是不愿意考試了是吧?”

    會場一下子又安靜了下來,人人扭頭瞅著站在窗外蒙著手帕如同竊賊一般的云瑯。

    “不考,打死都不考,指望我們這些人提筆,不如干脆把我們砍死算了。”

    衛青見云瑯又發話了,就笑吟吟的道:“按理說你只要參加考試,拿個頭籌不算難事吧?”

    云瑯大聲道:“我拿頭籌不難,問題誰是后籌?如果滿大漢就剩下末將一個將軍。

    竊以為那個時候,我這個將軍的日子過的還不如諸位因為考試被廢除的同僚。

    我領著一群純粹的讀書人上軍陣,那就是給匈奴人送人頭,僥幸沒死,回來也會被陛下五馬分尸。

    考試,在軍中斷然不可行。”

    公孫敖冷笑道:“還真的以為你仗著一肚子的墨水,就看不起我們這群人,看來你的書沒有白讀,還知曉利害。”

    云瑯難得沒有反駁公孫敖,鄭重的道:“我與合騎侯素來不合,可是,上了戰場,我寧愿與合騎侯這個我很討厭的人背靠背與敵人作戰。

    也不愿意跟一個我不熟悉,不了解的家伙背靠背作戰。

    至少我知道,在我沒有跑之前,合騎侯還不會跑,我很確定他知曉我的作戰意圖,我也知道他下一步會干什么。

    即便是戰死了,那也是運氣不好,敵人太強大,與合作沒有關系。

    跟不是從尸山血海里殺出來,還身居高位的人一起作戰,背后的涼風嗖嗖的,天知道那個家伙會干出我不理解的什么事情來。

    那樣戰死,就太冤枉了。”

    公孫敖桀桀笑道:“你死不死的某家不在乎,硬著心腸眼看你屬下的大漢將士死掉這種事,某家還干不出來。”

    一直保持沉默的驃騎大將軍霍去病忽然道:“考試必須進行!”

    平陵侯蘇建瞅著霍去病道:“驃騎將軍的文采很好嗎?”

    霍去病瞟了蘇建一眼道:“有傳言說北地的大軍中,蘇姓過半,此言當真?”

    蘇建霍然起身指著霍去病怒吼道:“你怎可跋扈至此?”

    云瑯站在窗外悠悠的道:“蘇氏十校尉,假子三千人,平陵侯,冠軍侯之所以說一定要考試,指的可不是用文章來取將軍,而是要用戰功,用人望,給那些出身低賤的軍中弟兄們一個出頭露面的機會。”

    蘇建轉頭看著云瑯像是一頭被激怒的雄獅須發酋張,戟指云瑯道:“血口噴人,見不得別人好的無恥小人!”

    霍去病冷冷的道:“我今天之所以警告你,是因為,我不想在某一天帶兵征伐你,取你頭顱易如反掌,只是可憐那些昔日的同袍做了你的殉葬品。”

    蘇建不敢與霍去病對視,轉而站在大廳中間瞅著衛青道:“太尉要偏袒你外甥嗎?”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 快播彩票苹果 受重生炒股赚钱 3d捕鱼大亨单机版 极路由双重赚钱 直播回答问题赚钱 湖南闲来麻将官方网站客服 通达信赚钱源码 卖域名是怎么赚钱的 免费下载陕西麻将 驾校是什么赚钱的 易点彩票游戏 机场里面的商铺赚钱吗 0170棋牌金蟾捕鱼 游戏接单怎么赚钱 问道五开什么职业赚钱2015 广东推倒胡麻将8局开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