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歷史軍事 > 漢鄉 > 第三十三章誰是大贏家?
?    第三十三章誰是大贏家?

    騎著馬的匈奴很難抓。

    在馬力沒有消耗干凈之前基本上抓不到。

    戰馬累死之后的匈奴人也不好捉。

    當渾邪王屬下的匈奴人混入匈奴奴隸群之后,就更加的難以捉到。

    周鴻現在面對的就是這種情況。

    十一個匈奴奴隸站在他的面前,他分辨不出這十一個奴隸中間,到底哪一個才是剛才逃亡的匈奴人。

    累死的戰馬就倒在不遠的地方,匈奴人逃跑留下來的腳印指向這片田地。

    他卻沒有辦法從這十一個人中間準確的找出那個逃亡的匈奴人。

    “交出來,否則全部處決!”

    軍侯的聲音冰冷似鐵。

    一個白發蒼蒼的匈奴人從人群中走出來,耷拉著腦袋,認命的閉上眼睛。

    君侯的長刀斬在老匈奴人的脖子上,將他的人頭斬落,至死,那個老匈奴人都沒有說一個字。

    周鴻看了一眼老匈奴人黧黑粗糙的雙腳,他不信在渾邪王身邊生活的匈奴人連一雙鞋子都沒有,剛才那串腳印,明顯是穿了鞋子的。

    連同那個死去的匈奴人,十一個人里面只有一個人穿著鞋子,當周鴻的視線從鞋子上掠過之后,那個穿著鞋子的瘦峭匈奴人轉身就跑。

    弩箭無情的穿透了他的身體……

    一雙還算結實的大牛皮靴子穿在一雙滿是污垢的小腳上,明顯是不合適的。

    “全殺了!”

    周鴻沒時間慢慢辨認,盡管他有無數種法子檢驗出那個逃跑的匈奴人,他卻沒有了耐心。

    弩箭響過,地上又多了九具尸體。

    他期望這些奴隸能夠指認出那個匈奴人,然而,沒人這樣做,盡管這些人同樣害怕死亡。

    極目四望,原野上到處都是忙于秋播的匈奴人,他們都非常的勤勞,沒有人對這里的殺人場多看一眼。

    周鴻的心徹底的涼了。

    “你連自家的奴隸都認不出來么?”

    暴怒的周鴻低頭看著跪在馬前瑟瑟發抖的漢人管事。

    管事幽怨的抬起頭瞅著周鴻道:“以前的時候,家的奴隸身上有烙印,很容易辨認,后來呢,這些奴隸被買來買去的,就沒法子再添加烙印了,如果每家都這么干,這些奴隸身上就沒有幾塊好皮了。

    至于辨認,這些人都長得差不多,實在是不好認啊。”

    周鴻在漢人管事的身上抽了一鞭子,然后就繼續去追趕別的匈奴人。

    此時,時間已經過去兩個時辰了……

    剛開始的時候,周鴻的包圍圈只有十里,他手上的人手還堪使用,當包圍圈擴大到三十里之后,他的人手就徹底的不足了。

    現在,在百里以外,想要早找到逃亡的匈奴人就如同大海撈針。

    渾邪王活著的時候,這些人依靠漯陰侯的名號,還能在上林苑自由的生活,渾邪王死后,這些匈奴人清楚地知道,自己將來唯一的下場就是成為奴隸,不可能有別的可能。

    這些情形都在周鴻的預料之中,至于這些人被匈奴奴隸包庇,還包庇的如此堅決,實在是出乎周鴻的預料之外。

    眼看著天色漸漸黑下來了,周鴻能做的就是收兵回營。

    這一夜,奴隸暴動的事件陡然間出現了六十三宗。

    天亮的時候,暴怒的如同野獸一般的周鴻將一千羽林軍分成五隊,繼續追索那些逃遁的匈奴人,只是這一次,他們不僅僅要追捕那些匈奴人,還要追殺那些殺了看守,逃遁無蹤的奴隸。

    也就在這一天,周鴻統領的羽林軍斬殺逃奴六百七十一人!

    盡管這些逃奴的尸體被懸掛在木樁子上示眾,在第二夜,又有奴隸暴動事件三十二宗。

    縱橫三百里的上林苑里,周鴻疲于奔命……

    張連調集了所有能調集的人手,追隨周鴻在廣闊的上林苑里圍追堵截,努力的想要將事態控制在上林苑里,當他得知陽陵邑郊外的角斗場被躲在驪山里面的悍匪攻破,悍匪席卷了整個角斗場的武器,裹挾了所有角斗士遁入密林之后,他最后的一道心理防線終于崩潰了。

    目前這樣的局面,已經不是一千羽林軍跟他召集的那些游俠兒,以及借來的家將們所能控制的了。

    周鴻一道請罪的奏折上去之后,霍去病,云瑯,曹襄,公孫敖,蘇建等重將就被皇帝召集到了犬臺宮。

    僅僅幾天時間,周鴻就憔悴的不成模樣,與沒有了雙腿的張連被捆綁在犬臺宮的大門里,在他們不遠的地方,百十頭惡犬正沖著他們兩個狺狺狂吠。

    云瑯走進犬臺宮的時候,那些狂吠的狗頓時就閉上了嘴巴,一個個嗚嗚的低鳴著縮成一團,尾巴藏在雙腿間連看云瑯一眼的勇氣都沒有了。

    也是,這里原本有四百多只獒犬,與云瑯大戰一場之后,就剩下這么點了,好多被打斷的狗腿,才愈合不長時間。

    因此,對這個吃狗無數,殺狗無數的人充滿了畏懼。

    蘇建,公孫敖沖著捆綁在柱子上的周鴻,張連二人嘿嘿一笑就率先走進了犬臺宮。

    霍去病,云瑯,曹襄三人皺著眉頭審視這兩個倒霉的家伙。

    “有什么好看的,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我們兄弟算是完蛋了,今后還請三位兄長看在大家昔日交情不錯的份上,照拂一下妻兒。”

    張連沒有腿,只能綁在柱子腳上,仰頭瞅著看熱鬧的三兄弟,依舊是一副混不吝的模樣。

    曹襄嘿嘿笑道:“聽說你有幾個小老婆不錯,要不要我照顧一下?”

    張連沒好氣的道:“兄長要是能幫兄弟逃脫大難,莫說幾個小妾,就算是要小弟我親侍枕席也是心甘情愿啊。”

    霍去病沒心情戲弄周鴻跟張連,不耐煩的道:“一場殲滅戰打成了擊潰戰,放在軍前,這就是斬首的命,事到如今,還有臉要我們援手。”

    周鴻不服氣的道:“我們被人坑了。”

    云瑯冷笑道:“誰坑了你們?渾邪王?”

    周鴻眼光閃爍兩下,終究沒有說出被人給坑了,只是嘆口氣道:“你們小心了,我覺得這事沒完。”

    曹襄嘿嘿笑道:“才發現啊,上林苑最近的風氣不對頭,你沒見我們兄弟一個個都當縮頭烏龜了,就你們有能耐,渾邪王的錢是那么好拿的?”

    張連抱屈道:“天爺爺啊,我們真的沒有拿到渾邪王的錢!我們進去的時候,渾邪王家里一個銅板都沒有啊。”

    云瑯低頭瞅著張連道:“這話不對,再說一遍!”

    周鴻怒道:“要是拿到了錢,我們就不覺得冤枉了,真的沒拿到。”

    曹襄冷笑道:“你們必須拿到!”

    張連大聲道:“我對天起誓,我要是拿到……咦?我們兄弟只拿到了五萬金!”

    周鴻正要怒斥張連,卻看見云瑯,曹襄一副看張連孺子可教的模樣,就閉上嘴巴。

    年少的時候,云瑯,曹襄,張連就比他聰明,這一點周鴻是知道的。

    曹襄笑嘻嘻的道:“這就對了嘛,出兵一趟怎么可能沒有弄到錢,我大漢的軍兵何時空手而歸過?

    有了這五萬金,我們就好跟陛下說話了。”

    張連可憐兮兮的對曹襄道:“這就告訴家人,把所有的小妾都送到府上去,周鴻家里也有幾個顏色不錯的。”

    霍去病見不得這幾人的猥瑣模樣,吐口唾沫,率先走進了犬臺宮大殿。

    云瑯,曹襄進去的時候,皇帝還沒有出來,隋越抱著拂塵守在大座邊上打瞌睡。

    犬臺宮物設簡陋,地上鋪了很多狗皮,率先進來的蘇建,公孫敖跪坐在狗皮上也在閉目養神。

    他們占據了左邊,霍去病,云瑯,曹襄只好跪坐在右邊。

    頃刻間,大殿里就再一次陷入了沉寂之中。

    劉徹腰間掛著長劍從里面走出來,解下長劍重重的拍在矮幾上道:“臣子無能,朕親自上陣!”

    蘇建,公孫敖連連叩頭請罪,曹襄也很想這樣做,見霍去病跟云瑯兩人把腰板挺得筆直,也就壯著膽子挺直了腰板。

    “不服?”劉徹的牙縫里似乎能迸出冰珠子。

    霍去病仰首道:“臣并未出馬!”

    云瑯接著道:“臣早就枕戈待旦,就等陛下號令!”

    曹襄見這兩人的話語強硬,就諂媚的對皇帝道:“啟奏陛下,這犬臺宮下還有暗道未曾查明,為陛下安危計,微臣斗膽邀請陛下進駐扶荔城。”

    劉徹對霍去病,云瑯無視,見曹襄說的親切,也就放緩了語調道:“你扶荔城就是朕的安全所在么?”

    曹襄挺著胸膛道:“微臣不敢說萬無一失,但是,微臣敢保證,在微臣戰死之前,陛下當無恙。”

    劉徹滿意的點點頭,繼續道:“如今,上林苑里流賊遍地,諸位愛卿以為如何?”

    霍去病站起身抱拳道:“微臣這就出兵,不出一月定會將所有流賊斬殺干凈。”

    云瑯也站起身道:“微臣這就配合驃騎將軍將這上林苑好好的梳攏一遍。”

    劉徹笑道:“到底還是有勇于任事的,既然你們請求了,那就去吧,虎符隨后送到。”

    霍去病,云瑯在蘇建,公孫敖不解的目光中起身離席,昂首闊步的出去了。

    劉徹看著欲言又止的曹襄道:“你怎么不走?”

    曹襄拱手道:“大軍出動怎可無錢,微臣以為周鴻,張連從漯陰侯府上搜出的五萬金可為軍資。”

    劉徹明顯的楞了一下,旁邊的蘇建,公孫敖更是驚詫莫名。

    事情通過幾天的發酵,該明了的事情早就大白于天下了,誰都知道周鴻,張連干了一件蠢事,一個錢沒撈到,反而把自己陷進去了。

    他們兩人,現在很想知道,張連,周鴻兩人的五萬金是從哪里來的。

    劉徹沉默片刻對曹襄道:“五萬金押送府庫,命周鴻,張連戴罪立功,若有不諧,陣前斬首祭旗!”

    曹襄俯身拜倒:“喏!”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 假和尚卖护身符赚钱 手机上阅读什么能赚钱的软件是什么 地摊卖小人书连环画赚钱吗 北京麻将吃碰一手 腾讯代理绝地求生靠什么赚钱 卖柴油到底有多赚钱 捕鱼达人手机版 洋葱海外仓 怎么赚钱 彩83游戏 快手红包手机赚钱怎么样 干纹身赚钱吗 双鱼男和天蝎男谁更能赚钱 彩虹彩票苹果 农村神婆很赚钱 鸡屠宰赚钱吗 捕鱼达人2无限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