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歷史軍事 > 漢鄉 > 第九十六章欲蓋彌彰
?    第九十六章欲蓋彌彰

    司馬遷的路子其實很廣,自古以來,所有的太史公都有自己的消息來源。

    一部史書,絕對不僅僅是太史公自己的,其中融合了很多人的心力。

    云瑯知道司馬遷說的是真話,對他來說卻沒有多少意義。

    劉據應該成為太子,卻絕對不能成為皇帝!

    這念頭在他腦海中早就生成了。

    劉據成為太子對分化皇權有很大的作用,可是,一旦他真的成了皇帝,云瑯覺得自己的苦日子又會來臨。

    很多時候,權臣們不喜歡一個成年皇帝是有很正確的理由的,沒人喜歡將一個喜怒無常的人頂在腦袋上,與其這樣,還不如自己來做主好一點。

    年幼的孩子當皇帝那就太好了,尤其是十歲以下的孩子當皇帝,小孩子當皇帝的每一天,絕對是所有大臣們渴慕已久的節日,且每天都是。

    董卓這個蠢豬做的最糟糕的一點就是太不尊重年幼的皇帝了,然后才會被看不慣他的人群起而攻之。

    如果將云瑯放在董卓的位置上,他絕對會把劉協,劉辨兄弟二人當神一樣的供起來。

    給他人世間最尊貴的待遇,讓他們成為世界上最高貴的人,高貴到沒有朋友的那種人……

    皇帝其實就該送到天上去,成為神!

    神,就該高高在上,俯視人間,而人間的任何事情都跟神沒有太大關系。

    人間的事情就該讓人說了算。

    強勢的王朝一點都不長久,只有弱勢的王朝才能長久存在,這就是周天子為什么會有八百年江山的原因。

    所以,云瑯真的不是很在乎劉據。

    不管劉據如何憤怒,對云瑯來說,他就像一只奶狗一樣在沖著他狂吠,抬腳就能踢走。

    司馬遷看到了云瑯眼中的不屑之意,很擔心的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云瑯認真的道:“我只想讓所有漢人過上人該過的日子,這么偉大的種族,天生就該成為世界的統治者。”

    “你這是在做夢!”司馬遷放心了。

    云瑯笑道:“我給自己樹立一個遠大的理想,然后就朝著這個目標前進,能否完成我不管,我只管前進。”

    司馬遷自己就是一個瘋子,卻不愿意跟更加瘋狂的人說話,云瑯這人吹牛吹習慣了,這么好的一個下雪天,只聽瘋子的胡言亂語,那就太浪費了。

    于是,撐著傘在雪中漫步的人繼續去漫步,跟老虎說笑的人繼續跟老虎說笑,兩不相干。

    大雪繼續在下,下的紛紛揚揚,肆無忌憚。

    全世界都被白雪遮蓋,松林那邊不斷傳來松樹折斷的聲響,云氏后山的竹林里也有竹子折斷的聲音相應和。

    在漫天大雪中,霍光終于完成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本書。

    在大漢時代,出一本書很難,不論是《呂氏春秋》還是《淮南子》,這些書都是集很多人心血之大成之作。

    千金一字,就是這些人對書籍的要求。

    云氏印書作坊出現之后,才讓書籍真正成了書籍,真正擁有了書籍傳播知識的功能。

    在云瑯出現以前,大部分的書籍都是孤本,也就是說,不論書寫的多么精妙,大部分只有一本。

    這就是為什么黃石公傳書給張良的時候會有那么多人羨慕,并且把這事弄成了一個傳奇。

    用手抄書,根本就不是傳播學問的好路數。

    想要一本書全天下人手一本,這幾乎不可能。

    霍光自然是早就知曉這個道理的。

    身為西北理工開山大弟子,整理西北理工的學問,然后將之刊印成書,最終發揚光大是他的使命。

    這些天以來,他沒干別的,就是一心在整理師傅教授的各種學說,編篡成書。

    孔夫子的弟子們能把先生的講義編篡成《論語》,霍光覺得師傅的學說整理之后,就該叫做《自然》。

    陳銅過來取書稿的時候,霍光非常的不放心,西北理工一脈對世界的認知,對自然的認知,才是師傅所有學說中最璀璨的篇章。

    如果被陳銅這個夯貨萬一給泄露出去……

    陳銅眼巴巴的看著霍光桌案上的書稿,卻不敢拿,因為霍光一雙眼睛正惡狠狠地盯著他。

    “騰空印書作坊,我要用!”

    霍光終于下定了決心。

    陳銅笑道:“這是自然,這是自然,絕不讓閑雜人等進入,某家親自看門。”

    霍光道:“我是說連你都不許留在印書作坊里。”

    陳銅眨巴著眼睛道:“某家不在,工匠們不在,公子如何刊印書籍呢?”

    “教會云氏童仆排版,布字,印刷,你們負責調墨,換版……”

    陳銅哆嗦著嘴唇道:“您這是在欺負人!”

    霍光點點頭道:“是有點欺負人,不過呢,這總比讓你們刊印完畢書籍之后,再把你們的眼睛挖出來來的仁慈吧?”

    對于霍光發布的威脅,陳銅并不是很害怕,因為云氏干不出這種事情來。

    “公子到底要刊印什么書籍呢?”

    霍光瞅著書案上的書稿嘆口氣道:“不用你管,按照我說的去做吧,準備一套字,準備全套的工具,這書籍還是由我們自己來做。”

    “讓那些孩子們印書?”陳銅簡直難以理解。

    霍光道:“師傅帶著一群少年能把云氏莊園蓋起來,我為什么不能帶著他們刊印出一本書籍?

    再說了,刊印書籍本身就不難,我覺得我們可以做到。”

    陳銅嘿嘿笑了起來,他大方的擺擺手道:“就如公子所愿,您要的紙張,油墨,活字,各種工具一定會安排妥當。

    某家保證,偌大的印書作坊除過老鼠之外,不會有一個外人,某家正好趁著這難得的閑暇時光,去一趟洛陽。”

    霍光搖頭道:“陳銅,你知道為什么你兒子想要娶一個老婆,都會被一個落魄的良家子戲弄嗎?”

    陳銅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了,怒視著霍光等他把話說完。

    霍光冷笑道:“一千斤重的豬,如果不能把自己變成獠牙森森的野豬,它就還是豬。

    而五十斤重的狼,不管在沙漠,還是在草原,它依舊是狼。

    肥豬吃屎,餓狼吃肉,這是天道。

    一千斤重的肥豬對于狼來說,絕對不可怕,因為有誰會嫌棄自家食物多呢?”

    陳銅怒道:“你到底要說什么?”

    霍光幽幽的道:“書籍高貴無匹,而你們這些印書匠卻是賤業,你就不想改變一下這種狀況嗎?”

    陳銅怔怔的看著霍光道:“不明白!”

    霍光笑道:“讓高貴的書籍來拉升你們的地位。”

    陳銅放棄了思索,蕭瑟的道:“公子有何吩咐盡管道來,某家無不從命。”

    霍光肉痛一般的道:“最難得其實是印刷,這一道工序絕對不是短時間所能掌握的。

    我希望你們能夠蒙上眼睛,由家里的仆童們引導,完成最后的印刷。

    作為回報,我會在書本后面印上‘陳銅監制’四個字,讓你與這本書一樣留名千古。”

    陳銅搖頭道:“不用了,作坊里的工匠們即便是蒙上雙眼,也能印出和好的書籍來,不用童仆門引導。”

    霍光滿意的點點頭道:“很好,就這么說定了。”

    陳銅走到門口,又走回來沖著霍光道:“公子其實不用兜圈子,直接吩咐陳銅就是,雖說蒙上雙眼干活乃是奇恥大辱,看在君侯的份上,我還是能忍受的。

    當然,前提是公子只要給夠錢就成。”

    陳銅落寞的離開了霍光的房間。

    張安世從后面走進來道:“欲蓋彌彰啊,你這么折騰陳銅有些不厚道啊。”

    霍光道:“沒辦法,現在的人都是賤皮子,白送的他們不會珍重,只有偷來的才會當做寶貝。

    從一般人手里偷出來都沒有什么成就感,只有從陳銅這種人手里偷出來的東西才有成就感,才會當做寶貝。”

    張安世笑道:“劉據真的會上當?”

    霍光看了張安世一眼道:“我在西南的時候無意中告訴劉據,我西北理工其實是有秘籍的……他很感興趣……”

    張安世翻動一下《自然》這本書,瞅了兩眼里面的內容,嘆口氣道:“看了這本書,世上就沒有神仙了。”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 2019年最赚钱的基金 开淘宝店卖食品赚钱吗 梦幻西游刷灵饰赚钱吗 抖音的利益赚钱 新浪爱彩苹果 可转债中签赚钱吗 大唐河北麻将 卖煎面赚钱吗 年纪大了爸妈能做什么赚钱 金蟾捕鱼真实打法技巧攻略 卖水果盒子赚钱吗 吉祥彩彩票群 最后一炮攻略怎么赚钱 传奇多少级可以赚钱 千炮捕鱼夺宝版 Q号 之间赚钱会有记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