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歷史軍事 > 漢鄉 > 第三十四章弱民
?    第三十四章弱民

    劉陵叫住了準備離開的蘇武。

    “你沒有其它的話要說嗎?畢竟,朕給你許諾了城池!”

    蘇武抱著旄節笑道:“某家抱著旄節,就代表我說的每一句話都是代表我大漢皇帝說出來的。

    所以,在外邊,旄節不允許我向任何人低頭,包括您這位大漢的翁主!

    至于您許諾的城池,如果您給了,這是您在信守諾言。不給,是您在背信棄義。

    我想,堅守諾言的人會受到我大漢的優待。

    對我大漢背信棄義者,自有人會尋找陛下,來找您討要您當初承諾的城池。

    到了那時候,不論您允許不允許,我們都會拿走我們該有的東西,且需要另外的賠償。”

    劉陵笑了一下,她不得不承認蘇武說的話是正確的。

    劉徹此人在弱小的時候,都對匈奴人的壓迫咬牙切齒,任何來自匈奴的微小羞辱,都會被他認為是奇恥大辱。

    如今,他變得無比強大了,哪里會忍受一星半點的羞辱。

    這家伙早就以天子自居,認為天子之疆域沒有邊界,天子的臣民沒有種屬。

    這蒼天之下,都是他可以予取予求的地方。

    想要避免被劉徹身體里散發出來的臭氣熏染,就必須要走的遠遠地。

    蘇武沒有流露出一星半點的軟弱,這讓劉陵有些為難,對紅玉道:“告訴蒙查,他可以懲罰蘇武,卻不得羞辱!”

    蘇武自然沒有聽見劉陵吩咐宏宇的這些話,被人看押著,還把兩個大月氏女人的手綁在自己的腰帶上,馬上就要見蒙查那個惡魔了,他想給這兩個可憐的女人最后一點保護。

    重新回到了大殿,這里已經變成了野獸的交配場。

    蘇武站在大殿門口,冷漠的瞅著眼前這些由匈奴人出演的一幕幕的丑劇。

    全身赤裸的蒙查在聽武士告訴了前因后果之后,就哈哈大笑著從一個大月氏美人身上離開,赤裸裸的站在蘇武面前道:“爾如今后悔嗎?”

    蘇武笑了,看著蒙查的胯下道:“好家伙!與驢馬無異!”

    蒙查正要自傲一番,江充披上衣裳來到蒙查身邊道:“他的咒罵您是驢馬!”

    “脫掉他的衣裳!”蒙查惱羞成怒。

    蘇武獰笑起來,單手握住腰上的長劍,只要匈奴人敢羞辱他,他準備用這柄劍拒絕任何羞辱。

    押送蘇武過來的紅玉低聲對蒙查道:“陛下有令,左賢王可以懲罰蘇武,卻不能羞辱他。”

    “就因為他是漢人?”

    紅玉輕笑一聲道:“陛下目前沒有招惹漢人的想法。”

    江充湊上來低聲對蒙查道:“藍氏城以東四百里的地方有一座小城,名曰亂石城……”

    蒙查疑惑的道:“那里已經沒有一個活人了。”

    江充笑而不語。

    蒙查忽然醒悟過來,哈哈大笑著對在場忙碌不休的匈奴人大叫道:“給他五十只羊,一只狗,兩個女人,二十年后我們再去亂石城,看看他能否重建亂石城!”

    蘇武沒有理會大殿中群魔亂舞的場面,瞅著江充看了良久之后道:“你天生就是一個壞胚子,還是云侯看人看的準,你這樣的人確實需要在第一時間殺死!”

    江充冷笑道:“某家活下來了。”

    蘇武搖著頭道:“你會死掉的,某家保證你會死的慘不堪言!”

    蘇武的這句話說的很是大聲,頗有些義憤填膺的味道,躲在柱子后邊喝酒的謝寧聽得清清楚楚。

    這不僅僅是蘇武對江充發出的追殺令,也是在告訴謝寧,轉告云瑯,霍去病,快快去救他。

    如果說謝寧當初被劉陵的一番蠱惑之詞說的有些動搖。

    這一路西征下來,他已經沒有半點想要留在匈奴的想法了。

    很多時候,謝寧認為自己還算是一個人,跟匈奴人廝混的時間長了,他覺得自己更像是一頭野獸。

    跟野獸打交道,是沒有什么規矩可以遵循的,他們看似天性爛漫,卻正好是無規矩,無拘束的野人的最明確的證明。

    自己只要完成使命,說不定就能將謝氏的罪責全部抹掉,最壞的狀況就是謝氏從頭再來。

    無論如何,有霍去病,云瑯,曹襄,李敢,趙破奴這些昔日的同袍庇護,謝氏未必就沒有東山再起的日子。

    如果自己把家眷從漢國取回來,以蒙查等匈奴人貴族的淫猥習慣,加上他們對漢女的索求幾乎沒有節制,自己數量龐大的老婆群,未必就能在匈奴人群中保護周全。

    畢竟,匈奴人眼中的女人,僅僅是一個生育工具,他們甚至不在意這些女人生出來的孩子是不是自己的。

    劉陵有以身飼狼的心理準備,他謝寧可沒有。

    匈奴人能把老婆跟別人生的孩子當做自己生的,謝寧自問還做不到。

    如果謝氏真的向這個方向發展,這個謝氏天知道該姓什么。

    謝寧知道自己這時候不方便出面,倒了一碗酸辣的馬奶酒朝蘇武離開的方向敬一下,算是為他送行。

    蒙查這個蠢貨,根本就不知道,匈奴人在大月氏大肆的燒殺劫掠,卻不知這里到處都是被云瑯雇傭的大月氏商人。

    早在匈奴人到來之前,那些早就準備遷徙去大漢國的大月氏商人,果斷的拋棄了他們的國王,帶著自己的財富與家人全部逃進了深山。

    救援蘇武的事情,根本就用不著通知云瑯他們,他謝寧,就能做到。

    或許,不等蘇武抵達什么亂石城,就有的是想要立功的大月氏人會把蘇武當貴客一路送去陽關。

    “董仲舒之所以在我等眼中被視為大惡之輩,主要的原因就是他準備啟用“儒皮法骨”這一套。

    云侯也是博覽群書之人,應該知曉,論到法家必定要提到韓非,而商君乃是韓非一門中最重要的執行者。

    云侯自出山以來,所作所為無不是在為天下懦民考慮,每走一步都意圖讓百姓變得富庶。

    卻不知云侯對《商君書》中的《弱民》一篇有何看法?”

    夏侯靜在安排完梁贊之后,就立刻見了云瑯。

    像他這種人一旦將所有的事情思考完畢,自然就會立刻立即執行。

    夏侯氏想要在涼州立足,那么,必然離不開云瑯的支持,眼看著山東田氏就要來到涼州了,夏侯靜首先就要與云瑯結成同盟。

    “《弱民》?先生是指——‘民弱則國強,民強則國弱,有道之國,在于弱民’這句話?”

    云瑯稍微想了一下,就小心的問道,畢竟,這句話是法家治世的訣竅。

    簡而言之,這句話的意思就是——國與民,天生就是對立的,國家想要強大,就必須把百姓踩在腳下,一旦民強大了,國家就會變弱,一旦國家強了,百姓必須接受嚴刑峻法的統治,動彈不得。

    夏侯靜無聲的笑了一聲道:“云侯果然博覽群書,卻不知云侯對‘農有余食,則薄燕于歲’有何見解?”

    云瑯看著夏侯靜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道:“我理解的意思是,一旦百姓有了余糧,他們就不會努力生產,所以,國家必須通過苛捐雜稅把他們的余糧搜刮干凈,如此,他們才會努力開荒,努力種糧食。”

    夏侯靜嘿嘿笑道:“那么,君侯對于商君所說‘政作民之所惡,民弱,政作民之所樂,民強……民弱國強,民強國弱……民強而強之,兵重弱,民弱而弱之,兵重強’這句話又做何解釋?”

    云瑯閉口不言,只是臉色出奇的難看。

    夏侯靜笑道:“為政者不為百姓分憂,反而要做對百姓有壞處的事情,絕不做讓百姓高興地事情,這樣做,國家才會強大。

    反之,國家就會衰落,越是順從百姓,國家就會越弱,越是壓迫百姓,讓他們無隔夜之糧,無庇體之衣,國家就會越來越強大。

    前秦就是在忠實的施行了商君這一套,依靠壓迫搜刮百姓,這才造就了短時期內幾乎無敵的強秦。

    繼而為始皇帝鋪平了剿滅六國的道路……云侯,您覺得董仲舒此時重提《儒皮法骨》是對的嗎?”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 火币法币交易 赚钱 58彩票苹果 668彩票首页 dnf当前副职业那个赚钱快 赚钱用什么技巧 可以赚钱提现的农场 百胜彩票首页 支付宝开会员挂机赚钱吗 有什么稳定赚钱 做什么加工厂赚钱 开艾灸养生馆不好赚钱 魔兽世界论坛 河北麻将手机游戏 真实能赚钱的app 赚钱的手机游戏平台 电工怎么在网上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