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歷史軍事 > 漢鄉 > 第一四四章滿腹辛酸的劉據
?    第一四四章滿腹辛酸的劉據

    “我做什么都是錯的。”

    劉據坐在一棵柿子樹下對郭解道。

    “殿下……這時候……什么……都不……做才是……對的。”

    劉據笑道:“我知道,我知道,什么都不做靜靜的等待父皇老去才符合所有人期望。

    狄公,你的心意我知道,卻不能這樣去做……“

    狄山了解劉據至深,清楚的知道他說的都是肺腑之言,也就不再勸告了。

    劉據又道:“我們查探的很清楚,昌邑王進長門宮的事情并非是阿嬌貴人攛掇的,而是我父皇的旨意。

    云瑯成為昌邑王師,也不是云瑯自己湊上去的,而是我父皇為了將云氏長子云哲留在身邊做出的一種交換行為。

    我父皇之所以這樣做,目的就在于長門宮……我有時候也想不通,阿嬌貴人把持長門宮固然不妥,可是呢,長門宮既然已經出現了,我目前看不到有誰比阿嬌貴人更適合掌管長門宮。

    要知道阿嬌貴人無后……

    藍田公主即便是在阿嬌貴人之后繼續執掌長門宮,只要我們對長門宮依舊保持敬意,長門宮的存在對大漢只有好處,沒有多少壞處。

    阿嬌貴人血脈尊貴,是真正的天潢貴胄,云瑯此人驚才絕艷乃是人間少有的智者。

    此時,正是長門宮力量最強大的時候,也是長門宮繼續發展的時候。

    一下子將長門宮奪回來不現實,想要收回長門宮必須要經歷幾代人的布置慢慢回收才是正理。

    阿嬌貴人掌管的長門宮對孤沒有威脅,藍田掌管的長門宮對孤王也沒有多少威脅。

    他們要尊榮,要富貴孤王給他們就是了,哪怕把他們捧得高高的也無所謂,畢竟,長門宮有不干涉朝政的傳統。

    可是啊,昌邑王進長門宮了……這是父皇在為難我,也在為難尚在襁褓中的昌邑王……

    孤王如果登基,昌邑王難逃一死,昌邑王如果……如果……登基,孤王也只有死路一條。

    所有的不仁來自于我父皇……”

    劉據說著話,眼淚在眼眶中轉圈,終究沒有落下來,話語聲轉而變得陰冷。

    “孤王百思不得其解,問過我母后,問過我舅舅,舅母,他們都啞口不言。

    啞口不言難道就能阻礙我知道事情真相嗎?

    我無論如何都想不到,導致我陷入如此地步的原因不是我劉據不夠好,也不是我劉據做了一些倒行逆施的事情,真正的原因居然是因為我父皇見不得我這個年長的太子!”

    狄山聞言大驚,連忙起身道:“殿下……慎言!”

    劉據擺擺手道:“沒什么,沒什么,今日只有你跟郭解,孤王如果連你們兩人都信不過,還能信得過誰呢?

    云瑯以前就對我不熱情,我以為是他清高孤傲的原因,知道父皇不喜歡我的原因之后,我明白了,云瑯看的很清楚,很清楚,他在我少年之時就看的很清楚!

    母后懇求他教授我學問的時候,他沒有教授經國之道,也沒有教授富民之策,而是選擇了最吃力不討好的農學。

    以前深恨之,現在不恨了,云瑯是對的,我表現得越是聰慧,越是眾望所歸,我父皇就會越發的討厭我。

    我如果像現在這樣表現的平庸,表現的讓父皇以為這天下還是離不開他,我才會有繼續走下去的機會。

    呵呵,在我父皇討厭我的時候,我成了太子,在我表現的桀騖不馴的時候,我入駐了東宮,在我不可救藥的時候,我父皇給我派來了名臣猛將做我的師傅。

    一樁樁,一件件的事情已經證明,我只有在表現的很差勁的情況下,才能得到父皇的優待。

    這些年來,孤王真的一無是處嗎?

    遠征滇南,遠征嶺南,孤王數次幾乎死在邊地,首封山國,孤王輕徭薄賦,聞聽常山國遭受了蟲災,孤王減衣縮食擠出錢糧來賑災。

    細柳營紈绔子肥馬輕裘招搖過市,欺男霸女幾乎成害,是孤王懲處了那些紈绔子,讓新豐市成了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的安寧所在。

    孤王代替父皇去河南賑災,過手的錢糧數不勝數,孤王可曾沾手過一個錢,一粒米?

    離開河南的時候,百姓們頂禮膜拜,我父皇不可能看不見,他看見了,然后呢?

    昌邑王就進了長門宮……”

    劉據說罷,將滿滿一杯酒倒進嘴里吞下,苦澀異常。

    郭解陪著劉據喝了一杯酒,放下酒杯輕聲道:“瑕丘江公希望殿下這里能多支持一些。”

    狄山冷聲道:“云瑯……開放了……涼州路?”

    郭解道:“云瑯被召回長安,遙領涼州牧,他的弟子霍光成了涼州牧長史。

    司馬大將軍府,長公主府的商隊已經為我所用。”

    劉據輕笑一聲道:“云瑯不知情?”

    郭解冷笑道:“不知情!”

    劉據又喝了一杯酒道:“假裝不知情吧?”

    郭解道:“不知情比知情要好,云瑯此人歷來圓滑,他自然會選擇。”

    狄山道:“昌邑王師啊……”

    劉據笑道:“我父皇喜怒無常,他也不敢肯定昌邑王就一定能成事。

    加之,他與長公主府,司馬大將軍府是斬不斷的聯系,沒有選擇。

    如果,我父皇此次封禪泰山,云瑯能以衛將軍的名義留在長安輔助我監國,就說明他不看好昌邑王。”

    狄山搖頭道:“云瑯……不會忤逆……陛下的,這……是他做……事情……的一貫模……樣。”

    劉據嘆口氣攤開手對自己最心腹的兩個臣子道:“你們看看,弱小才是我們的原罪。

    你們說說,此次監國該如何做?”

    狄山搖搖頭道:“殿下已經……說……弱小了,自然……俯首做……小。”

    劉據來洛陽,并非如同劉據猜測的那樣是來邀買人心的,而是來洛陽表明心跡的。

    準備用這種方式來告訴他的父親,萬事由他做主,他回到長安之后按照皇帝的旨意行事就是了。

    他相信,在他的身邊有無數雙眼睛在盯著他的一言一行,除過能在郭解,狄山這兩個跟他生死與共的人跟前說說心里話,在別人面前,最好裝出一副暴戾無情的模樣。

    東方朔騎著一頭驢子緩緩地從洛陽東門走進了洛陽城。

    初秋的洛陽城依舊炎熱,一人一驢兩仆從進了洛陽城之后,東方朔便尋找了洛陽城最好的客舍居住了下來。

    滿天下游玩了一年多的時間,心中掛念自己留在陽陵邑的妻子,遂有了歸來之意。

    匆匆洗漱之后,東方朔便蒙頭就睡,這一覺從下午時分一直睡到了入夜時分。

    覺得腹中饑餓,便喚來了店家,讓他準備一些飯食。

    不大功夫店家就端來麥飯。

    瞅著煮熟的麥子,東方朔哀嘆一聲道:“為何就不能去除麥麩,只吃白面呢?”

    店家非常的大氣,嘿嘿笑道:“那是長安貴人們享用的飯食,客人行色匆匆,將就一下罷了。”

    “沒有肉羹?”

    店家搖頭道:“沒有。”

    “沒有葵菜?”

    店家搖頭道:“白日里才有。”

    “無論如何給某家弄一些蜜水來下飯,否則麥飯粗糲不堪不易下喉。”

    店家搖頭道:“沒有蜂糖,如果客人想吃一頓好的,不妨去隔壁的宮室,那里的酒宴通宵達旦,但凡是有一兩分才學的人都可以去討一頓好吃食。”

    東方朔吃了一口麥飯聽店家這樣說,就笑著問道:“何處來的貴人?”

    店家挺挺胸膛驕傲的道:“太子殿下。”

    東方朔楞了一下,他知道皇帝將要離開長安遠赴山東封禪泰山,太子殿下無論如何也不該在這個時候離開長安。

    推開眼前的麥飯,對店家道:“既然如此,某家就去宮舍處用才學混一頓美食。”

    店家見東方朔似乎認真了,連忙道:“客人有所不知,這些天以來,想要進宮舍混飯吃的人不計其數,確實有被太子殿下迎接進門的才學之士。

    更多的人,卻是被打斷了腿,丟出來的騙子。

    以某家之見,客人還是吃了這碗麥飯,早些安寢來的平安。“

    東方朔大笑道:“你這狗才,既然想看某家的笑話,今日就讓你看個夠!”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 迅雷赚钱宝内网收益 有一台电脑能怎么赚钱 泉州开手机店赚钱吗 灯饰卫浴赚钱吗 蛇怎么赚钱 特区彩票网址 丫丫湖南棋牌 打几份工努力赚钱 怎么在微信转发广告赚钱是真的吗 前四后八自卸赚钱 微信捕鱼游戏大全免费下载 闲来安徽麻将有作弊器吗 20岁做什么销售赚钱 大话2贫民5开配赚钱号 怎么用手机积分赚钱 手机麻将作弊管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