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歷史軍事 > 漢鄉 > 第一六零章阿嬌的第一樁生意
?    第一六零章阿嬌的第一樁生意

    不理睬就是阿嬌攆客人走的方式,她從小就這樣,并不因為高看云瑯一眼就有所改變。

    大長秋雖然是長門宮的大管事,他對三萬顆雞蛋也沒有什么概念,直到在云家看到了慢慢一屋子的雞蛋,他才明白,就靠長門宮里有資格吃雞蛋的六個人,沒可能把這些雞蛋全部吃光的。

    堆積如山的食物,對大長秋這種見慣世面的人來說,沖擊力很大,如果是一屋子的金銀,他反而不是很在乎。

    手里握著一枚碩大的鵝蛋,大長秋笑道:“明年,長門宮里也能有這么多的蛋?”

    云瑯苦笑道:“如果阿嬌的想法成為了現實,你家的蛋要比我這里多一倍。”

    大長秋不斷地將手里的鵝蛋拋起,然后接住,慢悠悠的道:“陛下來長門宮三趟了……”

    云瑯點點頭道:“阿嬌本來就是絕世佳人。”

    “與佳人什么的無關,陛下想要美女,什么樣的得不到?還不至于為了一個美人在一個月中連續出宮三次,他只是喜歡跟阿嬌在一起罷了。

    這是他自幼兒時期就養成的習慣,只要阿嬌不發火,不糾纏,陛下還是非常愿意跟阿嬌親近的。

    一月相會三次,呵呵,宮里面的那些妃子,夫人都沒有這樣的榮幸。”

    “一枚雞蛋五個錢,鵝蛋十個錢您看如何?”

    宮闈秘事不適合云瑯這樣的外人聽,云瑯不知道大長秋為什么要跟他說起這些,云瑯還是決定不說這些事為妙。

    大長秋沒好氣的對云瑯道:“你難道不覺得陛下臨幸長門宮比你這幾個雞蛋更重要嗎?就陛下賞賜下來的錢,就比你養十年雞賺的錢要多。”

    云瑯皺眉道:“不覺得,陛下有錢,可是陛下的錢也不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還不是百姓耕種種出來的,商賈經營買賣出來的,工匠做工做出來的。

    貨物與銅錢相等的時候銅錢才算是錢,才算是有價值的,一旦沒了類似雞蛋一類的貨物,陛下有多少錢也沒用啊。

    所以,我們現在只談一個雞蛋五個銅錢,余者不談。”

    大長秋愕然道:“似乎有點道理,你的意思是從今后阿嬌就不該要陛下的錢?”

    云瑯皺眉道:“沒必要用那些賞賜下來的錢,阿嬌越是把自己看的高貴,她的地位也就越超然。

    無所求,便不會受制于人。”

    大長秋拍拍云瑯的手道:“你比司馬相如高明一百倍,這些蛋就按照你說的價錢的一倍算吧。”

    云瑯笑著搖頭道:“我覺得我也很高貴!”

    大長秋大笑起來,指著云瑯道:“阿嬌說你看似謙卑,實則高傲無比,果然如此。”

    云瑯陪著笑臉道:“已經活的不容易了,要是再為錢彎腰,那就太不值了。”

    大長秋嘆口氣道:“人還是活的有骨氣一些比較好,雖然會損失一些東西,卻落得一個痛快。

    老夫這等閹人就沒機會挺直腰板做人了,那一刀,把什么精氣神都給割掉了。”

    云瑯看著大長秋道:“在這個世界上,我最尊敬的一個人也是閹人……他的精氣神可沒有丟掉。”

    大長秋愣了一下,仔細的看了云瑯一眼,發現他臉上已經浮現了一絲哀痛之色,就不再問了,拍拍他的肩膀,就出了倉庫。

    劉徹的桌案上放著兩枚蛋,一枚雞蛋,一枚鵝蛋,這兩顆蛋非常的普通,跟集市上的雞蛋,鵝蛋沒有任何的區別,劉徹卻看的很仔細。

    張湯跪坐在墊子上,低著腦袋瞅著地面,隨時準備回答皇帝的問題。

    半晌,劉徹才抬起頭道:“這么說,還真的有人家雞蛋,鵝蛋到了吃不完的地步?”

    張湯連忙道:“至少云氏就是,微臣親自查看過,他家的雞蛋,鵝蛋已經裝滿了一間倉庫。

    即便如此,云氏的家仆還每人,每日有一顆雞蛋的份例,微臣已經求證過了,屬實。”

    劉徹抬起頭瞅著未央宮高大華麗的藻頂幽幽的道:“阿嬌說她近日采購了一大批雞蛋,問朕要不要,還說一枚雞蛋十個錢,一枚鵝蛋十五個錢,還需要一手交錢,一手拿貨,更需要朕派人去長門宮去拉。

    你來告訴朕,阿嬌什么時候開始干商賈的勾當了?”

    張湯忽然想起云瑯以前問他關于商賈定位的為題,微微一笑,拱手道:“長門宮如今正在開墾荒地,興修水渠,移栽桑苗,動靜很大啊,如此一來,長門宮也就算得上是自耕農,農戶糶賣一點雞蛋,鵝蛋怎么就成商戶了?”

    劉徹的臉上露出笑容,又問道:“阿嬌給的雞蛋鵝蛋價格你覺得怎么樣?”

    張湯呆滯了一下,連忙道:“有些霸道!”

    “哈哈哈哈哈……”

    劉徹的大笑聲頓時就在未央宮里轟然響起。

    “未必,朕剛才找人查看了宮里的采買記錄,不查不知道,一查才知道朕每日里吃的雞蛋,一枚竟然需要二十錢,內庫居然就這樣支應了,給朕的理由是朕吃的每一顆雞蛋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十余枚雞蛋才能挑出一顆,所以二十個錢的買價并不算高。

    張湯,你覺得內庫管事們說的有道理嗎?”

    張湯俯首道:“正該如此!”

    “咦?你平日里不是最恨貪瀆之輩嗎?今天怎么就轉性子了?”

    張湯直起身子拱手道:“事關陛下衣食安危,多靡費一些,臣以為沒有什么不妥。”

    劉徹繼續靠在巨大的錦榻上,仰著頭幽幽的道:“當年先祖文皇帝為了減少宮中靡費,曾自耕籍田,以供貲盛,朕幾乎忘記了這樣的事情,如今,阿嬌準備效法文皇帝自食其力,朕以為可!”

    說完話又看看桌子上的兩顆蛋道:“云氏立寨不過一年多,能做到這種地步,實屬難得,這就是一只有本事的猴子,總是在那里跳彈。

    你看緊一些,莫要讓他行差踏錯,待他長成,朕自然會重用,大漢國國土廣袤,朕不怕有更多的人才跳出來。”

    張湯俯首應道:“喏!”

    一隊宦官來到了云家,大長秋大刺刺的走在最前面,來到云家的倉庫跟前,指著里面的雞蛋道:“給老夫數仔細了,少算一枚,老夫就拿你們的腦袋算賬!”

    倉庫里的貨物已經是長門宮的了,云家仆役自然只能站在一邊看著,梁翁很想幫忙去數一下雞蛋,鵝蛋,畢竟,又過了好幾天,家里的雞蛋,鵝蛋又多了不少。

    清點完數目,大長秋瞅瞅梁翁,見梁翁沒意見,就算是同意了,指著兩輛拉錢的馬車對梁翁道:“你家一輛,長門宮一輛,隨便挑一輛吧!”

    梁翁干慣了鐵匠,對于重量非常的敏感,瞅了一眼兩輛馬車壓出來的車轍,果斷的選擇了一輛車轍更深的馬車。

    大長秋笑道:“果然有云氏風范!”

    說完就轟走了那些拉雞蛋的黃門,找自家的車夫趕走了一輛馬車,看樣子是不打算把馬車還給皇帝了。

    云家自然不敢這么做,梁翁用最快的速度找人把一車銅錢搬下馬車,手里抓了一把把的銅錢,往那些小黃門的袖子里塞,家主說了,這是一樁長久買賣,可不敢把人都得罪光了。

    大長秋走了,小黃門們才算是松了一口氣,一個個面露笑容伸直了胳膊等著梁翁往他們的袖子里裝錢,這才是跟皇家做生意的模樣。

    長門宮大長秋根本就不懂怎么做買賣!!

    一個黃門首領模樣的人悄悄地問梁翁,能不能以后直接跟云氏交易,避開長門宮。

    梁翁小聲道:“您這么想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云氏哪里敢忤逆長門宮啊,您也看到了,有大長秋在這里,這件事恐怕是做不成的。”

    黃門瞅瞅不遠處的長門宮,沉重的點點頭,他也覺得這個主意不是很靠譜。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 手机单机捕鱼达人下载 地下城要到哪里赚钱快 下载捕鱼大富翁 头条号发小视频赚钱吗 178棋牌龙王捕鱼 相亲的微信公众号赚钱吗 搞来料加工赚钱吗 新能源汽车充电赚钱吗 帮人制作小说封面赚钱吗 母鸡下蛋赚钱游戏 手机游戏街机捕鱼 种什么菜过年好赚钱 2015赚钱的网络游戏排行榜前十名 问道 手游什么可以赚钱 财神捕鱼技术打法 体育赛事是如何赚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