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歷史軍事 > 漢鄉 > 第七十章一花一世界(第三章)
?    第七十章一花一世界

    “劉陵當然需要那首歌,那個該死的女人一到長安就讓人到處傳唱這首歌。

    曲子好聽,韻調簡單,又朗朗上口,現在連水井邊挑水的婦人都會唱這首《美人歌》。

    云瑯,我不是早就告訴你了,要離這個女人遠點嗎,你不但不聽話,反而給她寫歌,不出事則罷,一旦出事,那就是滔天大禍。”

    長平氣咻咻的坐在案幾后面,大聲地喝罵。

    往日里云瑯一定會認慫,這一次,他沒有多少反應,淡淡的道:“一個弱女子去了虎狼窩,我不知道她將會遭遇什么樣的事情,只想在她走之前,給她一點安慰,在草原上午夜夢回的時候,還有那么一兩件可以思念的事情,一兩個可以思念的人,也讓她對大漢國的恨意不要那么深。

    說句您不愛聽的話,和親這事我好像很難接受,不論有什么理由,不論和親有什么樣的好處,我可能不是干大事的人,總是容易把注意力放在那個可憐的婦人身上。”

    長平左右看看,不由得笑道:“你可能真的招女人喜歡,一個男子最初領著四五百個婦人孺子,在冰天雪地里謀生,確實不容易。

    你再看看你交往的人,就知道你的女人緣不錯,卓姬就算了,那就是一個商賈,在你眼中無足輕重,我只是奇怪連阿嬌那種眼高于頂的人都對你優容有加,真是怪事!”

    云瑯想起自己前世被人發了那么多的好人卡,不由得喟嘆一聲道:“我可能真的是一個好人,明知道身邊的女子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我卻不自量力的想要去幫助,想要去保護,雖然很多時候我并沒有什么多余的心思,最后造成的事實,就是我是色鬼。”

    云瑯的一句話把長平逗的哈哈大笑,上氣不接下氣的道:“早就有人說了,長安三輔有一個色中餓鬼,家中豢養著四五百婦人供他一人享用。

    開始我還以為說的是別人,還跟她們一起討伐來著,后來才知道那個人居然就是你!”

    云瑯幽怨的看著長平道:“萬一劉陵上位了呢?”

    長平一下子愣住了。

    云瑯繼續道:“以前我們送去的都是羊羔一般的女子,羊羔進了虎狼窩能活多久?

    劉陵不同,她可不是什么羊羔,她是一頭母豹子,現在收起爪子裝羔羊,一旦需要她露出爪子的時候,你看那些粗鄙的匈奴女子是不是她的對手。”

    長平見云瑯一直在看她,就怒道:“你本來想說把我送過去是不是?”

    云瑯無奈的道:“您要是早幾年過去,現在早就成匈奴的大閼氏了,說不定軍臣單于的骨頭早就能當鼓槌用了,現在的匈奴單于說不定就跟曹襄一樣看您的眼色做人。

    所以啊,從太祖高皇帝開始,送人就送錯了。”

    長平的眉毛都豎起來了,低聲怒道:“你是不是還認為早在冒頓單于在白登山索要太祖高皇后的時候,就該把太祖高皇后送去?”

    云瑯攤攤手道:“如果是那樣,哪里還有什么匈奴,陛下現在早就是大漢匈奴帝國的皇帝了。”

    也不見長平如何動作,她的雙臂撐一下地板,身子就從矮幾后面飛過來了,前伸的虎爪一下子就扣在云瑯的咽喉上,一只腳稍微在地上撐一下,就用一只手將云瑯牢牢的按在地上。

    低聲道:“這是最后一次警告你,如果再膽敢對皇室不敬,下一次,就沒有這么便宜的事情了。”

    說完話,手一抖云瑯就一下子從大廳里滑到外面去了……

    云瑯揉著脖子,笑嘻嘻的從地板上站起來,撣撣不存在的灰塵,就得意洋洋地下樓了。

    臨下樓的時候他看的清楚,長平正在仰首看屋頂,估計剛才的那一番話對她的沖擊很大。

    想想也是,嬌弱的女子去了匈奴人那里,就是被人欺負的對象,如果是女間諜去了匈奴人那里,后果恐怕真的很難預料。

    云瑯覺得自己至少拯救了大漢國的很多弱女子,所以,在遇到宋喬的時候,云瑯神秘兮兮的道:“你要感謝我,我可能又救了你一命!”

    宋喬面無表情的道:“哦,那就多謝你了。”說完就走,一刻都不愿意停留。

    云瑯倒退著跟上來道:“你怎么不問問我怎么救你了?”

    宋喬搖頭道:“無知是福。”

    說完話,特意轉了半個圈子,回自己的房間了。

    云瑯的臉皮再厚,也沒有追到人家閨房里面的道理,只好嘆口氣準備去看看菜圃,如果白菜再種不出來,今年冬天就只能吃腌菜了。

    蘇稚抱著一個好大的菜瓜坐在馬廄邊上的杠子上,甩著兩條腿一邊看一個老婆婆給一匹馬治傷,一邊吃東西,也不嫌棄馬廄里的濃烈的尿騷味。

    見云瑯過來了,就隨手把剩下的半個菜瓜塞馬嘴里,跳下杠子追過來道:“醫館!”

    云瑯不得不停下腳步,笑道:“已經找東方朔給你在富貴鎮找地皮去了,只要地皮弄好了,下雪之前,你就能有一家藥鋪,一家醫館。”

    蘇稚笑的眼睛彎彎的,抓著云瑯的胳膊道:“你真好!”

    云瑯笑道:“遂了你的意,我就是好人,不遂你的意,我就是無恥的騙子。”

    說完話又沖著那個白發婆婆努努嘴小聲問道:“藥婆婆不是一直在給阿嬌調理身體嗎?

    今天怎么有空給馬看病?”

    蘇稚道:“婆婆說了,她能做的都做了,現在就看老天的意思,還說子嗣之事與人品有關,要阿嬌貴人靜心養氣,有沒有結果時間會告訴她答案。”

    云瑯點點頭,這就能看出一個老醫生跟年輕醫生的區別了,年輕的醫生恨不得一開口就告訴你他能包治百病,老醫生則不同,只說盡力,至于結果還要看病患的運氣,讓你即便是明知道她做的屁用不頂,也沒出找她發脾氣,砸他的招牌。

    畢竟,你的病沒看好,完全是你人品不好,關醫生屁事。

    “喂,剛才看見你追著我師姐說話了,我師姐不睬你。”

    “關你屁事!”

    “你如果肯給我吃乳酪,我說不定就會幫你。”

    “你找廚娘去要啊,那東西腥味太重,我不喜歡,紅袖,小蟲的那份你不能吃,可以把我的那一份吃掉。”

    “那你要給我兩份,我師姐也很喜歡吃那種酸酸的乳酪。”

    “你可以連曹襄的那份也拿走!如果不夠的話,霍去病的也能拿走。”

    蘇稚翻著白眼道:“你這人好沒道理,我要,你就給一份,我師姐要,你就能毫不猶豫的連朋友一起給賣了。”

    “你要不要?”

    “要!”

    “這就對了,白吃還嫌核大,你如果真的想幫我,就告訴你師姐,我好想想起過血的一些事情了,如果她想知道,晚上我在天臺等她。”

    蘇稚一跳三尺高,歡快的道:“我也去!”

    云瑯面無表情的道:“你去的話,今晚的蛋糕就沒你的份了。”

    蘇稚一張臉頓時就垮了下來,揮舞著拳頭怒道:“云瑯,你就是天底下最無恥的混蛋!”

    吃過晚飯后,云瑯親自在天臺上安置好了紅泥火爐,以及茶葉,四樣精美的小點心。

    就在他剛剛把松果點燃的時候,宋喬戴著幕籬走上了天臺,很自然地盤膝坐在云瑯對面的錦墊上,等云瑯煮好茶給她倒了一杯,這才隔著幕籬道:“云師兄又想起來了什么?”

    云瑯邀請宋喬喝茶,見宋喬不得不掀起幕籬露出圓潤的下巴,就笑道:“一花一世界!”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 英雄杀官职怎么升 有赚网打码赚钱视频 游记可以赚钱吗 中天彩票游戏 水果捞怎么卖赚钱 女人会赚钱会花钱语录 约彩彩票游戏 facebook直播怎么赚钱 超凡娱乐代理赚钱不 777彩票网址 赚钱真他妈的累 在家一台电脑怎么靠谱的赚钱 河北麻将单机版 南昌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超级龙王捕鱼机 安全玩游戏赚钱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