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歷史軍事 > 漢鄉 > 第一三零章人不可貌相
?    第一三零章人不可貌相

    監軍是一個讓所有將軍都討厭的存在。

    霍去病尤其討厭這個安排。

    何愁有就是這樣的一個存在。

    在別的軍伍中,即便是有類似監軍一般的存在,也是秘密的,見不得人的,將軍知道軍中有這樣的人存在,卻不說破,屬于兩相知的范圍,并不影響將軍發號施令,獨斷專行。

    騎都尉里的何愁有就比較討厭了,或許,皇帝認為騎都尉軍中的將軍年紀都小,擔心他們肆意胡為,所以就安排了一個類似保姆一般的角色。

    盡管何愁有已經表現的非常守規矩了,這依舊讓霍去病感到嚴重的不適。

    別人說想要殺誰的話,只要九成九是在圖一時口快,霍去病要說殺誰,說明他是認真思考之后得出了這個結論。

    加上他的那個膽大包天的性子,說不定哪一天看何愁有實在是厭煩了,就捅他一槍。

    云瑯跟曹襄兩個認為自己有職責勸說霍去病忘掉這事。

    何愁有可以病死,可以老死,可以吃東西噎死,可以從馬上摔下來摔死,就是不能死在陰謀之下或者軍陣之上。

    這中間的區別很大,如果是前幾種死法,皇帝說不定都會拍手稱快,要是死于后兩種原因,從皇帝到大臣,沒有一個人會放過騎都尉。

    何愁有在經歷了四代皇帝之后,早就成了一種象征,一種關于劉氏皇朝正統性的象征。

    劉徹不喜歡被祖先束縛,他卻必須認同祖先的選擇,以及祖先留下來的一些痕跡。

    何愁有就是附著在大漢朝身上的一道疤痕,雖然有礙觀瞻,卻代表著祖先的榮光。

    這件事必須跟霍去病講清楚!

    最想殺死何愁有的人就是云瑯,現在卻要千方百計的保護何愁有,想想都讓人心里很不舒服。

    當云瑯端著餐盤靠近霍去病的時候,霍去病無奈的抬起頭道:“我已經把那個想法忘記了,你就不要再提醒我了。”

    曹襄拎著一只烤羊腿一壇子酒靠過來道:“今天是李敢當值,我們好好的喝一頓,要不然,每一次話沒說幾句,酒先沒了。”

    “五天后,我會帶著一千騎兵出城去,城里的事情就拜托你們了。”

    霍去病接過酒壇子喝了一口道。

    “目標呢?”云瑯接過酒壇子也喝了一口。

    “鏡鐵山!”

    “目標是財貨,還是漢奴?”

    “漢奴,這些人與鬼奴不同,都是被匈奴人抓去的邊民,每一個漢奴的存在都是我大漢的恥辱!”

    對于霍去病這種習慣性的偉光正說法,云瑯早就習慣了,因為他本人就是這么想的,所以,讓人無懈可擊。

    “記得把人都帶回來,安置在受降城,我們這里的自己人實在是太少了,哪怕是那些被抓去的邊民跟匈奴女人有了孩子,只要邊民愿意也記著一起帶回來,我不嫌棄人多,只怕人少。”

    云瑯想了一下道。

    霍去病笑了,拿手里的盤子碰了一下云瑯的飯盤笑道:‘這么說你答應了?“

    云瑯點頭道:“去吧,我們總要出擊的,不如讓你主動走一遭,就算是不成功,我們也能積攢一點經驗。”

    “這次出擊,我準備帶李敢,趙破奴……”

    云瑯看看曹襄頓時笑了:“你看我,阿襄,謝寧哪一個能跟你出戰?

    不過啊,你最好把郭解帶上,這個人對于如何押送人員非常的有經驗,能幫你老大的忙!”

    “可以。”

    霍去病在得到了一個滿意的答案之后就很快活,抱起酒壇子喝的咕咚咕咚的。

    這讓云瑯極度懷疑他先前說要殺蛋頭的話,純粹是為了達到目前這個目標。

    “我娘說,以后離蘇建遠一點!”

    曹襄吃了兩口東西就把這個很不好的消息說了出來。

    霍去病波瀾不驚,繼續吃東西,云瑯則停下手里的勺子道:“這是為了什么?我們以前跟蘇建關系不錯啊。”

    “蘇建之所以能成為西部將軍府的大將軍,其實是公孫弘推薦的,也就是說,如今的蘇家,已經完全投靠在了公孫弘門下,與我娘他們做完了切割。

    我娘還說,公孫弘在去年十一月的時候上了一道《邊州無事疏》,里面說的就是邊州諸將輪換法,他提議,以后朝內的大將都會去邊州走一趟,少則三載,多則五年,就必須調換,最好能做到軍將一起調換,如果不能,也要做到換將不換兵。

    邊州守將回到長安之后,一般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值守各地大營,另外一個就是充任長安城防將軍,或者陛下大內的黃門將軍。

    看起來是對邊寨守將的照顧,實際上是為了減少叛亂的可能,這樣的奏疏,對大漢朝的穩定是極為有利的,即便是我亞父,我母親也沒有任何理由反對。

    所以啊,能給我們的唯一建議,就是離白登山遠點,因為從蘇建上任的那一天,他就要按照公孫弘訂立的規矩行事,不會出格的幫助我們的。”

    曹襄沒有拿出長平的信,就說明這些話是當面囑咐的,不可見于文字。

    也從側面說明了一件事,大勝歸來的衛青,并沒有表面上那么榮光,手下正在被公孫弘這些人逐漸剝離,他卻沒有任何辦法。

    霍去病因為年輕,所以他的身邊有一大群自己兄弟皇帝不是很在乎,如果霍去病在與匈奴的戰爭中立下了什么蓋世功勞,云瑯相信,他們這群人也一定會被皇帝拆分的七零八落,最后留下霍去病一個人在軍中。

    這些事只能嘆息一聲,不能做任何的改變,很明顯,公孫弘這樣做確實對大漢王朝是有利的,任何想要反對這個法子的人基本上會被扣上一頂心懷不軌的帽子,發配去某些地方種地,或者關在死囚牢里讓他骨肉化泥。

    傍晚的時候,云瑯被一個繡衣使者請去了何愁有的房間。

    這是云瑯第一次看見蛋頭一本正經處理公務的樣子。

    其實跟他處理公務的樣子差不多,一盞油燈,一張大桌子,桌子背后有一張椅子。

    大漢人喜歡用矮幾,然后盤腿坐在墊子上,這樣的姿勢云瑯自然是不能忍受的,沒想到,何愁有這種老牌大漢人也不喜歡盤腿坐在矮幾后面辦公。

    何愁有的篆字寫的很好,甚至有點梅花盛開的意思,這可能就是太宰告訴云瑯的梅花篆字。

    梅花篆字是指在篆字的基礎上,利用光線、距離、方位、色彩、水墨等筆法,將花鑲嵌字中,將篆字與梅花巧妙地融為一體。

    梅花篆字巧奪天工,富有遒勁、淡雅的文化內涵、樸厚灑脫的意境、枯中求腴的美感。

    最后達到“遠看為花,近看為字,花中有字,字里藏花,花字交融”的獨特藝術效果和深刻的藝術內涵。

    不得不說,太宰是一個藝術鑒賞水平很高的人,云瑯直到現在都清晰地記得太宰評論梅花篆字時臉上散發的那種圣潔模樣。

    在白絹上寫拳頭大小的梅花篆字,是一種嚴重的浪費……

    對于這樣的藝術模式云瑯是極度鄙夷的,因為他看了快一柱香的時間才連蒙帶猜的弄清了三五個字……

    在他看來,字這個東西最主要的作用就是記錄事件,傳播消息,增進人與人之間的交流。

    如果沒有了這幾種功效,就算不得什么字!

    “看懂了么?滿篇都是夸贊你們的話……”

    何愁有用一張廢棄的白絹擦擦手上的磨痕,得意的對云瑯道。”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 jk娱乐首页 天天推客赚钱是真的吗 美团外卖考什么赚钱 开北京赛车怎么赚钱 刷抖音赚钱真的假的 全民欢乐捕鱼1期 卖珍奇宠物赚钱吗 黄牛演唱会赚钱吗 做售前顾问赚钱吗 新潮彩票安卓 骑砍风云三国快速赚钱 怎么用微信赚钱不交押金 怎样共享带宽赚钱 668彩票游戏 京辰平台能赚钱吗 生产芽苗菜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