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歷史軍事 > 漢鄉 > 第一三六章迷失
?    第一三六章迷失

    經歷了這么多事情之后,云瑯終于認識到了實力的重要性,他迫切的想要建立自己的勢力。

    以前還以為只要自己做到與世無爭就會,就能與這個世界上的所有人和平相處,現在看起來,明顯是自己想多了。

    大漢朝——是一個實力為尊的地方!

    大匈奴——是一個記打不記吃的地方!

    西域人——是一個畏威不懷德的地方!

    總之,在這個近乎原始的世界里,道理大不過拳頭,尤其是遇到劉徹這種喜歡動拳頭多過喜歡講道理的皇帝,有了實力,挨起揍來都能多抗幾下。

    不過啊,這樣做也有弊端,那就是容易被人家一鍋端,而劉徹是最喜歡干一鍋端這種事情的。

    因此,云瑯覺得現在開始慢慢的布局,慢慢來,萬萬不敢學主父偃走倒行逆施的路子。

    也不知道皇帝對重建一個山門是什么看法,還是等弄清楚了皇帝的想法之后再做。

    太弱小的時候不妨聽話一些,沒壞處!

    云瑯看了一眼天上的明月,就裹著毯子躺在箭樓里的皮毛堆里,霍去病不在,他只有睡在城墻上才覺得安穩。

    至于曹襄,他早就睡得不省人事,對于一個貴公子來說,只要在邊地,沒有一個地方是安全的。

    只有被兄弟守著,他才敢入睡……

    留在邊關,對曹襄跟云瑯來說都是一種煎熬!

    夜晚的受降城非常的安靜,只有身邊的這條大河在嗚嗚咽咽的流淌,因為月亮興起的波瀾拍在城墻上,讓云瑯驚疑不定,遲遲不敢入睡。

    都說明月出天山,云瑯看不見天山,只看見霧靄沉沉的遠山,遠山不知在何處,白日里看不見,在月光下卻影影綽綽的仿佛近在眼前。

    這些山大半是虛幻的,是黑暗的影子,或許還有云瑯心頭的陰霾。

    一夜無眠,天邊浮現魚肚白的時候卻沉沉睡去。

    早起的曹襄瞅著沉睡的云瑯,輕輕地嘆息一聲就去了城墻,在這里沒什么好依靠的,能多做一點就多做一點。

    天亮的時候霍去病也早早醒來了,烏騅馬就站在他的身邊,鐵矛就插在他的身畔,弩弓沒有上弦,弩箭卻早已準備好了,只要翻身踩踏一下弩弓上好弩弦,就能立刻擊發。

    從水草豐美的河曲到祁連山下的鏡鐵山,騎都尉大軍需要穿過茫茫的西海地以及居延部。

    這是一片茫茫的荒野以及戈壁灘,大軍想要穿過這片人跡罕至的地方,需要極大的勇氣。

    趙破奴的雙眼通紅,就在昨日,他發現自己居然迷路了,現在他僅僅知道,自己如果想要到達祁連山,只能一直向西走。

    昨日傍晚的時候,他忐忑不安的將自己迷路的事情告訴了霍去病,霍去病僅僅表示知道了,就下令全軍休息。

    腳下的青草已經變得非常稀疏,淡黃色的沙土已經連片出現,趙破奴很擔心,如果帶著大軍無意中走進了沙漠,這將是一個毀滅性的錯誤。

    “找到當地人了么?”

    霍去病喝著稀粥淡淡的問道。

    趙破奴有些絕望的搖頭道:“沒有,這里似乎是一片死地,沒有人煙。”

    “匈奴降卒怎么說?”

    “他們說這片地方經常有大風吹過,不是經常居住在這里的人是沒法子分辨道路的。”

    霍去病皺眉問道:“胡人怎么說?”

    趙破奴搖頭道:“他們說從未來過這里,將軍,我們回頭吧,末將實在是不能分辨去路,甘愿受罰!”

    霍去病輕笑一聲道:“如果砍掉你的腦袋能夠讓我大軍找到正確的道路,我并不介意這么做,只是殺了你也沒用,畢竟,人力有窮時!”

    趙破奴低下頭無言以對。

    李敢站起身四面瞅瞅道:“這個鬼地方真的很奇怪,無論向哪一個地方看都是一個模樣。”

    霍去病笑道:“不可能一樣的,總有不同之處,按理說我們只要朝正西走,就該走到祁連山!”

    趙破奴的嘴巴動了一下,見霍去病的臉色不好看,又閉上了嘴巴。

    李敢哈哈一笑道:“正西我們倒是知道,問題是,我們要是走錯路,東繞西拐的,天知道會走到那里去。

    這片地方奇怪的緊,如果誤入沙海那就糟糕了。”

    霍去病遺憾的從懷里掏出一個小盒子,打開看了一下,指著西方道:“那里就是西方……可惜啊!”

    李敢湊到霍去病身邊瞅瞅他手里的盒子,發現這是一個很怪的東西,他從來都沒有見過。

    霍去病把手里的指南針遞給李敢感慨的道:“我當年年少無知兩次嘲笑你父親失期的事情,結果,阿瑯說這是沒辦法的事情,是不可避免的。

    我還有些不服氣,認為我們有司南,就不該迷路,結果,阿瑯給我打造了這個指南針,我在中原,不論任何時候再也沒有迷過路,認為此生我不可能會迷路。

    阿瑯卻說,光有指南針該迷路的時候還是會迷路,還說我們對這個世界的認知太膚淺,在未知的地方,即便是有指南針也于事無補,因為我們沒有一種被他稱作標準地圖的東西。”

    李敢把玩著指南針,就像是一個得到了新玩具的孩子,霍去病說了什么話,他一句都沒有聽進去。

    “這東西不論怎么轉動,都能找出南北來!”

    霍去病見趙破奴也湊過去了,就搖搖頭下令道:“全軍后撤,回到昨日修整的地方,等我們確定了路線之后再說去鏡鐵山的事情吧。”

    趙破奴明顯的松了一口氣,他真的很怕霍去病一意孤行,最后葬送掉這支大軍。

    見霍去病下令了,來不及繼續觀賞指南針,連忙匆匆的去傳令了。

    “我們出來的時候應該把阿瑯帶來的,他一定有辦法給我們指出一條道路來的。”

    李敢小心的把指南針還給了霍去病,嘴上卻低聲嘟囔著。

    霍去病笑道:“阿瑯能來受降城,并且敢指揮戰車殺入匈奴大營,這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我不知道他當初是鼓了多大的勇氣才敢出城殺敵,總之,如果那一夜偷襲敵營的不是你我,他寧愿看著偷襲敵營的人全軍覆沒也不會出來的。

    所以啊,我們就不要強人所難。

    我們兩個想要榮耀只能馬上取,阿瑯,阿襄不同,他們一個學識淵博,一個身家豐厚,沒必要學我們。

    他們兩個想要榮光易如反掌,說起來,是不放心我們他們兩個才不遠萬里來到受降城。

    說起來,是我們對不住他們。”

    李敢笑道:“過命的交情說這些話就見外了。”

    霍去病瞅著開始整頓兵甲準備出發的將士們,搖搖頭道:“阿瑯是一個很有想法的人,也是一個做事情非常有規劃的人,這些天以來,軍陣上的無常變化,給了他很大的困惑,他現在做的事情,與他的生存之道有很大的差別。

    兄弟間生死相托算不得什么,但是啊,我們現在都是一大家子人,再讓兄弟不斷地付出,那就是我們的不是了。”

    李敢皺眉道:“那怎么辦?阿瑯,阿襄不在,你我敢這么肆無忌憚的離開受降城?

    反正現在我們都是拴在一根繩子上的螞蚱,先過了這一關再說。“

    霍去病聽了哈哈大笑,拍拍李敢的肩膀道:“你想的倒是簡單,也好,過了這一關再說。”

    李敢跟著大笑,打了一個唿哨,喚過自己的戰馬,縱身躍上戰馬道:“回到昨日出發的地方,我們再細細的考究,看看哪里不對,說不定就能找出那條該死的道路來。”

    騎都尉行軍速度極快,不一會,就消失在地平線上了。

    諾大的荒原再次安靜了下來,猛地,在距離霍去病營地不遠的地方,冒出一顆稚嫩的面孔來,見大軍消失不見了,就朝身后大喊道:“老祖宗,老祖宗,將軍他們走了……”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 试玩赚钱app排行榜6 当你拼命的赚钱喊麦 恒发彩票首页 重庆辣椒酱代理赚钱吗 山西龙城麻将游戏 刀刀烈火可以赚钱吗 捕鱼大师pc 大话西游新区商人赚钱方法 广东麻将十三幺牌型 fg美人捕鱼作弊 好物分享群 很赚钱吗 全民红中麻将一元 jdb财神捕鱼技巧 菜市场卖牙膏赚钱吗 开家庭式幼儿托管赚钱吗 微信捕鱼达人怎么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