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歷史軍事 > 漢鄉 > 第一六八章孤獨的白狼口
?    第一六八章孤獨的白狼口

    伊秩斜躺在清涼的草席上,透過氈房中心的透氣孔瞅著漫天的繁星道:“我小的時候,最喜歡看星空。

    那個時候,我跟母親住在一個帳房里,里面還有很多別的女人,每一次她們都會把我放在氣孔底下,因為她們非常擔心晚上下雨……

    有時候,我的父親會進來,那個時候他一般都喝醉了酒,就像一頭野獸沖進了羊群……

    他滿足之后就會呼呼大睡,好幾次就睡在我的身邊,你知道不,我有一把小刀子,刀子不是很大,殺人卻足夠了。

    我曾經用小刀子在他脖子上比劃過好幾次,最后缺少的就是刺下去,或者切下去的勇氣。

    漢女,知道不,軍臣單于不是我最痛恨的人,我的父親才是……”

    劉陵坐在伊秩斜身邊笑道:“這不算什么,我的父親看過我初妝,長嘆一口氣道:汝為何姓劉!

    從那以后,我只要在他身邊,就會穿的嚴嚴實實,甚至會用綢布纏住胸口,就是不想給他任何機會!”

    伊秩斜無聲的笑道:“一樣的齷齪!”

    劉陵搖頭道:“這是權力帶給他們的勇氣,一個人追求權力的過程,其實就是追求自由的過程。

    而最大的自由莫過于號令天下,莫敢不從!”

    伊秩斜笑道:“你喜歡權力嗎?”

    劉陵點頭道:“很喜歡!”

    “你想要什么樣的權力?”

    “號令天下,莫敢不從!”

    伊秩斜笑道:“這是我的!”

    劉陵笑道:“自然是你的,這是你通過艱苦卓絕的斗爭得來的權力,如何能不是你的呢?”

    伊秩斜很喜歡這樣的對話,干脆用一只手撐著腦袋瞅著劉陵道:“既然是我的,你如何獲取?”

    劉陵笑著給伊秩斜蓋好毯子,軟軟的躺在伊秩斜的身邊道:“你通過征戰天下獲得無上的權柄,我通過征服你來獲得同樣的榮耀。”

    伊秩斜哈哈大笑道:“很難!”

    劉陵媚眼如絲緩緩地縮進毯子笑道:“不是很難……”

    秋雨颯颯的落在草原上,碧綠的草葉反射著柔柔的綠光,一只白皙的小手捏下一片草葉,含進嘴里之后,就有悠揚的曲調遠遠地傳了出去。

    伊秩斜去了右北平,劉陵就變得孤零零的,離開了伊秩斜,權力似乎也隨他一起離開了。

    這讓她覺得孤獨。

    如意抱著劉陵的兒子固結坐在毯子上,身邊還有兩只潔白的羊羔。

    如意撥開了羊羔,抱著固結來到劉陵身邊笑道:“翁主,你看云哥兒剛才笑了。”

    劉陵瞅了一眼兒子淡淡的道:“左大將那邊有消息了嗎?”

    如意的笑臉僵在臉上,訕訕的道:“沒有,單于去了右北平,左大將固守龍城,自從單于離開之后,左大將就不太理睬我們了。”’

    劉陵點點頭道:“也是,我們的權力來自于單于,單于不在,我們的權力就沒有了。

    這一點很糟糕,我們要早點改變一下。

    蒙查那邊進行的怎么樣了?彈查部有沒有降服?”

    如意笑道:“蒙查答應娶彈查部野河王的女兒,進展不錯,準備以五千只羊,五百頭牛為禮,野河王已經答應了。”

    劉陵搖頭道:“邀請大巫師過來,就說我答應給他五十個少女。”

    如意點點頭就抱著固結呼喚過兩只小羊羔去了大帳。

    ‘蹉跎不起啊。”

    劉陵輕嘆一聲。

    現在有的一點恩愛都是奪位時全力以赴的幫助伊秩斜獲得的,這點恩愛,隨著伊秩斜王位穩固之后,也就會逐漸淡去。

    身為皇家子,劉陵豈能不知帝王的情愛是怎么回事,一旦情愛淡去,再加上年老色衰,伊秩斜處理她不會比處理一個老婢更加的麻煩。

    蒙查已經很努力了,自從那晚抱著蒙查大哭了一場之后,蒙查似乎在一夜間就長大了。

    屠耆王的名號在劉陵不懈的努力下,伊秩斜已經還給了蒙查,只是,說起屠耆王的領地,牧奴,伊秩斜絕口不提。

    好在劉陵得到了軍臣單于的寶藏,派遣蒙查,彭春去了一遭北海,起出了一些物資,劉陵這才算是有了一些活命的資本。

    如果蒙查能得到彈查部的幫助,就有機會恢復屠耆王舊有的領地以及部族。

    現在,劉陵極目四望,身邊也只有一個蒙查算是真正的自己人。

    “如果云瑯在這里就好了。”

    劉陵哀嘆一聲,一腳踢飛了一只黑色的小羊羔,然后就大步流星的回到了帳房。

    再過一會,那個惡心的大巫師就要過來了。

    白狼口。

    屯長幕煙站在烽燧上,瞅著遠處的草原一言不發。

    長城就在他身后兩百里外的地方。

    白狼口的烽燧已經算是深入草原了,向東再走兩百四十里就會抵達白登山,如果向西再走四百里,就會抵達受降城。

    白狼口正處在兩地來往的必經之路上。

    也是右賢王回到西部河曲之地的必經之路,如果不走這里,就要向北再走七百里,繞過瀚海才能從黑山抵達河曲。

    幕煙已經接到了白登山發來的軍報,軍報上的消息不算是什么好消息,因為,匈奴人就要來了。

    以前的時候,匈奴人不是沒有來過白狼口,當初右賢王從河曲去龍城,就經過過白狼口。

    只要發現有大股的匈奴人經過,白狼口烽燧上的漢軍就會撤退,這已經是慣例了,只是這一次有所不同,白登山給的軍令是死守烽燧!

    一個小小的屯將自然是沒有資格質疑將軍們的抉擇,自從接到這個軍令,幕煙就覺得自己的生命快要走到盡頭了。

    在白狼口屯守多年,幕煙自然知道匈奴人是何等的彪悍,他與匈奴作戰的次數不少于十次,自然知道兩萬匈奴從這里經過之后,他這座小小的烽燧會是一個什么下場。

    手下的八十三個弟兄,長久的在一起生活之后,也就沒有什么必要來隱瞞他們什么了。

    幕煙能做的事情很少。

    把王柱,黃彥虎,馬老六三個斥候派出去,是他唯一能掌握的權力,剩下的兄弟自然只有跟隨自己戰死在這里了。

    “幕老大,我年紀大了,騎馬總是不得勁,讓李元代替我當斥候吧,他年輕,能跑!”

    幕煙回過頭,沒好氣的對馬老六道:“一命換一命,你打的好盤算啊。”

    馬老六吐一口濃痰道:“李元的婆娘還在等他回去呢,我呢?孤魂野鬼一個,兄弟們抱團死在一起也不錯,至少去了別的地方,不孤單,也沒人敢欺負。”

    “你不是總說著要嘗嘗女人是什么滋味嗎?沒嘗過就要死了,虧不虧啊?”

    馬老六怒道:“受降城那群狗日的,給他們的文書里面早就說了可以不給糧食,女人一定要來幾個,他們倒好,給的物資里面連母馬都沒有一匹。

    他們待在全是女人的城池里,想怎么干,就怎么干,讓我們兄弟在這里干耗著。

    我入他祖宗!”

    幕煙吧嗒吧嗒嘴巴道:“軍中不許有女人,這是厲禁,你不會不知道吧?”

    馬老六甩甩手上的鞭子,把烽燧上的石頭抽的梆梆作響,好半天才道:“耶耶們要的是物資,不是女人。我聽來送物資的受降城老兵說了,在受降城,一頭牛就能換一個女人,耶耶不是出不起一頭牛,他們憑什么不給我們辦事?”

    幕煙大笑道:“人家受降城可沒有少我們的補給,不但沒少,牛羊肉干還多給了。”

    馬老六仰天咆哮道:“那個要吃什么牛羊肉干,耶耶要女人,老天啊,給耶耶一個女人!!”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 天刀如何跑商赚钱快 大街小巷卖儿童电子琴的怎么赚钱 河北麻将app代理 腾讯打渔游戏赚钱嘛 去痘店赚钱吗 捕鱼大富翁斗鱼版怎么卖鱼币 腾讯小编通过什么赚钱 德州麻将规则麻 中国股市做中长线能赚钱吗 三国志8流浪军怎么赚钱 快发彩票首页 支付宝怎么赚钱到卡免费 街头小吃摊赚钱吗 全国最新网络捕鱼游戏 卖笔芯赚钱吗 成都麻将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