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歷史軍事 > 漢鄉 > 第一七六章跟風押寶
?    第一七六章跟風押寶

    (衛伉殺奴一百年才能湊夠人頭,這不是錯誤啊,我開始寫一百五十年的,換一種意境讀書啊,五十年,一百年,一百五十年對衛伉沒區別啊!!!!!)

    當幕煙再一次見到馬老六的時候,幾乎要認不出來了。

    那個彪悍的如同豹子一般的家伙,剛剛走進烽燧就一頭栽倒在地上。

    幕煙大吃一驚,向外面瞅瞅,看不見另外兩個人,連忙問道:“可是遇見匈奴了?”

    馬老六呵呵笑道:“他們在三十里外,派人去接吧。”

    幕煙瞅著馬老六深陷的眼窩道:“你都干了些什么?”

    馬老六笑道:“在受降城就沒有合過眼……”

    惱怒的幕煙哪里會猜不到是怎么回事,憤怒的將馬老六丟在地上吼道:“別告訴我你在受降城的五天都在胡作非為!”

    馬老六努力從桌子上取過水罐,猛猛的喝了一罐子水,放下水罐道:“有今日沒明天的,放肆也就這一次,不過,真的很過癮啊。

    知道不,耶耶把軍司馬賞賜的一錠金子花的干干凈凈才回來的。”

    幕煙抬腿在馬老六的屁股上踢了一腳道:“你干脆死在青樓里算了!”

    馬老六笑道:“死在里面其實也不錯,要不是想著你整日里擔驚受怕的沒個定數,我真沒打算這么早回來。”

    幕煙見馬老六開始說正事了,就板著臉道:“受降城怎么說?”

    馬老六笑道:“開始的時候,軍司馬云瑯希望我們去點燃草原,他們趁機尋找戰機撈軍功。

    你也知道,我們白狼口是沒有什么資格跟人家談條件的,都要死的人了,誰還在乎背負什么惡名,所以我就答應了。

    后來不知怎么的,受降城里的大軍,開始全軍出動了,而軍司馬云瑯也沒有再說點燃草原的事情。

    我覺得事情不對,就趕緊回來了,你知道不,我走的時候啊,霍將軍也開始向咱們白狼口出發了。”

    幕煙皺眉道:“出了什么事情?”

    馬老六搖頭道:“不知道,不過呢,這個變化對我烽燧是很有好處的,我們只要多等幾天就會知道。

    現在,就讓某家大睡一陣,匈奴人不來莫要喚我!”

    馬老六說著話就艱難的爬起來,努力爬上了烽燧,來到自己狗窩一般的床鋪跟前,轟然倒在上面,轉瞬間就鼾聲如雷。

    劉徹扶著長劍從戰馬上跳下來,長長的紅色披風拖在地上,拂過地上的碎石,雜草。

    衛青瞪了一眼那個想要幫皇帝把披風拉起來的宦官,走到劉徹身邊道:“陛下,今日還有三十里路沒有走,不宜在此地逗留。”

    劉徹瞅瞅依舊在行軍的大軍,微微搖搖頭,就從草叢里撿起一顆骷髏頭拿在手上道:“這是我漢人,還是匈奴人?”

    衛青打量了一下那顆干枯的骷髏道:“是匈奴人!”

    劉徹聽衛青說的如此干脆,流露出很感興趣的樣子繼續問道:“何以見得?”

    衛青笑道:“陛下,請看這顆骷髏顱骨上的三角孔,人的顱骨極為堅硬,匈奴人的狼牙箭不能射穿顱骨,能造成如此傷口的只有我大漢的破甲利器破甲錐!

    這樣的羽箭普通將士并沒有配備,能配備破甲錐的,大多是我大漢軍中的善射者。”

    衛青說著話,就從背后的箭壺里取出一枝破甲錐,輕輕地塞進骷髏顱骨上的破洞,結果,破甲錐的三角形孔洞正好容納半只箭頭進去。

    衛青笑道:“破甲錐深入顱骨寸半,這人死定了。”

    劉徹滿意的點點頭,隨手丟掉顱骨笑道:“既然不是我大漢子民,曝尸荒野也是應有之意。

    小黃門匆匆的端來銅盆,伺候劉徹洗手,用白絹擦干手之后,劉徹就瞅著荒草中時隱時現的白骨道:“這里該是一個戰場吧!”

    一身黑色鐵鎧的公孫敖甕聲甕氣的道:“回陛下的話,這場戰爭距離現在并不算遠,甚至不超過四十年,此地屬于云中郡所轄緣胡山,文皇帝后元二年,匈奴左屠耆王與宰相申屠嘉大戰于此。

    家祖參與戰事,據說,殺的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劉徹看了一眼公孫弘道:“將門世家,可敬可嘆!

    只是這一場大戰之后,我祖文皇帝就頒詔曰:長城以北,引弓之國,受命單于;長城以內,冠帶之室,朕亦制之。

    諸位愛卿,你們以為我祖文皇帝所命如何?”

    劉徹問的這句話明顯就不指望這些人來回答,誰都知道嗎,面前的這位皇帝有什么樣的雄心,是個什么樣的性子,只有傻瓜才會去評論文皇帝,不論對錯,如何評論都是大不敬!

    劉徹自言自語道:“當時國力衰弱,大漢支應不起連綿不斷的戰爭,所以,不論有什么樣的羞辱都只好忍下來。

    希望能通過和親,焐熱這群禽獸之心……”

    劉徹說到這里已經憤怒的不能自己,恨恨的抽出長劍,一劍砍碎那顆骷髏沖著衛青,公孫弘,公孫敖咆哮道:“朕要所有的奴賊都去死!”

    衛青等人單膝跪地拱手道:“臣等遵命,定不讓一個奴賊活命!”

    劉徹踩著一個小黃門的后背上了戰馬,冷冷的對衛青道:“加快速度,朕的心在燃燒,已經等不及要去看看奴賊到底是何等的張狂!”

    衛青與公孫弘對視一眼,然后點頭道:“微臣遵命!中軍,吹號,我們今晚要在安陶扎營!”

    中軍聽命,重復一遍軍令之后,就迅速的將將令傳達到了屯將,很快,低沉的號角聲響起,正在緩緩行軍的大軍,速度明顯加快,一萬兩千大軍鋪天蓋地一般向北方涌去。

    霍去病從來不是一個喜歡防守的將軍,他的騎兵大軍,在來到白狼口之后就丟下輜重,然后就馬不停蹄的向東方殺了過去。

    遲滯敵軍,不能被動的防守,邊戰邊退才是正理。

    幕煙眼瞅著霍去病帶著兩千五百騎兵進了荒原就感慨萬千,他對騎都尉的裝備武械羨慕到了極點。

    馬老六咬著甜瓜伸脖子朝外看了一眼道:“兩千五百人的鐵鎧,每匹戰馬身上都裹著皮甲,一水的破甲錐弩箭,弩弓,再看看人家背上的短矛都比我們的長矛鋒利,我在受降城還看到了大量的投石車,彈丸都是特意琢磨過的,鵝卵石,弩車這東西長安城守軍估計都沒有他們多。

    屯將,你就別眼紅了,什么人什么命,強求不得。

    我現在就盼著軍司馬云瑯來的時候能把投石機跟弩車都帶上,這樣一來,我們活命的希望會更大。”

    幕煙目送霍去病的大軍進了荒原最終消失,這才回過頭看著馬老六道:“騎都尉這算不算是空群而出?”

    馬老六丟掉薄薄的瓜皮擦一把胡須上的汁水道:“這必然是空群而出啊,這一次騎都尉賭的很大。

    屯將,這就讓我老馬看不明白了,以騎都尉軍司馬的性子,要他做出這么大的犧牲可能性不大啊。”

    幕煙右拳捶在左手心急躁的道:“一定有我們不知道的事情發生了,否則,騎都尉不可能如此的不要命!”

    馬老六笑道:“屯將,我們最好也做好準備,我總覺得能讓騎都尉這些嬌貴的子弟不惜性命的去作戰,后面的好處一定會大的嚇人!”

    幕煙看著馬老六重重的點點頭道:“說的在理啊,我們這些賤命即便是陪著那些膏粱子弟拼掉了也不虧。

    老馬,這幾天你一定要辛苦些,帶著斥候走遠一些,好好地把事情弄明白,我要給弟兄們一個明確的交代!”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 捕鱼达人4官方 外贸进出口 赚钱吗 拉粪车赚钱吗 王者捕鱼破解版 最火成本低赚钱快面食 永安期货赚钱吗 达人麻将外挂 工程公司工程怎么赚钱 街机捕鱼破解版无限金币 退休咋赚钱 学做糕点赚钱吗 兼职设计师赚钱 文章纠错改错赚钱 四川扑克麻将牌技教学 雷群怎么赚钱 利鑫彩票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