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歷史軍事 > 漢鄉 > 第一七八章世上沒有白占的便宜
?    第一七八章世上沒有白占的便宜

    馬老六瘋了一樣在荒原上奔馳,此時的馬老六似乎早就忘了胯下戰馬是他最好的兄弟這回事。

    馬屁股上已經血跡斑斑,即便如此,他依舊拼命地將鞭子抽在他昔日的好兄弟身上。

    “天皇耶耶啊,天皇耶耶啊,不得了了……”

    棗紅色的戰馬脖子伸的老長,他雖然不明白昔日的老兄弟今天為什么會如此殘暴,為了少挨兩鞭子,他努力的將四蹄騰空,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在荒原上奔跑。

    “天皇耶耶啊,天皇耶耶啊,怪不得騎都尉不要命了。天皇耶耶啊,耶耶也不要命了……”

    自從發現皇帝的龍旗出現在白狼口一百里以外,馬老六就留下兩個斥候在路邊跪迎皇帝,負責給皇帝開路,聽候使喚,他自己騎上馬,一刻不停的向白狼口狂奔。

    這個消息一定要稟報屯將知道。

    大漢皇帝已經來到了邊地,這就說明大漢邊地的軍隊在皇帝眼中全都是廢物,要不然皇帝也不會御駕親征!

    馬老六雖然不識字,卻是一等一的聰明人,在軍中混了這么多年,他明白一個道理——皇帝都來督戰了,邊軍?如果不能戰死估計也會被皇帝斬首!

    這個時候還說什么功業,說什么戰功,說什么得失,如果不能干凈徹底地把右賢王的兩萬人殺光,等皇帝親自動手之后,邊軍只有羞愧的自殺這一條路好走了。

    怪不得騎都尉那個猥瑣的軍司馬前腳還在跟他這個大老粗討論誰來背黑鍋好些的話題。

    下一刻,霍去病就帶著受降城里的所有軍卒就來到了白狼口,到了白狼口,連休息一下的意思都沒有,就一頭扎進了荒原。

    皇帝來了,再說誰背黑鍋的話,那就很沒意思了,到了這時候,誰的花花腸子多,誰在砍頭的時候會被多砍幾刀!

    任何花招都是在皇帝看不見的情況下才有效,在皇帝親臨戰場的時候,邊軍的戰爭就徹底的回歸了本質,軍隊也自然而然的會變得純粹。

    廝殺,勇猛的廝殺才是將士們唯一的作用,至少,在皇帝眼中留下一抹強悍的身影,這道身影就會在皇帝的心里留下永久的印痕,且不可更改。

    當馬老六再一次摔倒在烽燧前面的時候,嘶啞著嗓子吼道:“屯將,陛下來了!”卻沒有聽見幕煙回答。

    忽然聽見頭頂有人輕聲道:“怎么?發現皇帝來了?”

    馬老六剛剛答應一聲,就猛地從地上竄起來想跑,一雙粗糙的大手卻捂住了他的嘴巴,很快他就被人捆的結結實實,嘴里綁上牛皮繩子塞進了一輛裝滿了草料的牛車。

    云瑯笑瞇瞇的瞅著遠處正在忙碌的搬運東西的幕煙,朝曹襄揮揮手就進了烽燧。

    紅泥堆砌成的烽燧,在這片平坦的曠野里顯得格外高大。

    云瑯穿過骯臟的邊軍居住地,來到了烽燧的頂部,這里依舊不夠高,看不見霍去病他們的影子。

    幕煙愉快的將兩架床弩安置在烽燧頂上,笑呵呵的對似乎在看風景的云瑯道:“多謝軍司馬,有了這東西,匈奴人想要拿下烽燧不多留下兩百具尸體可不成!”

    云瑯笑道:“我特意給床弩配備了磷火箭,一旦戰事不利,你還能用床弩發射火箭點燃草原。

    雖然這里距離草原遠了一些,點燃近處的草原,還是能讓匈奴后退一些的。”

    幕煙笑道:“那是自然,一旦烽燧不保,某家定會做好與奴賊同歸于盡的準備。”

    云瑯笑道:“那也不一定,我的戰車會留在烽燧下面,幫助你作戰,只有我們已經傾盡全力了,依舊不能改變戰事,你才能做最壞的打算。”

    幕煙認真的看看云瑯抱拳道:“這是自然,軍司馬都不惜身,幕煙一條賤命,就陪著軍司馬留在這里又如何?”

    云瑯哈哈大笑一聲,拍拍幕煙的手就下了烽燧,現在,他需要立刻開始準備戰車來回奔馳的堅硬路面了。

    烽燧下,劉二捏開了馬老六的嘴巴,一身女子盛裝的蘇稚很快就把一碗藥給馬老六灌下去了。

    雖然馬老六不斷地向外噴氣不愿意喝這碗不知名的藥湯,到底他的中氣有限,吹了一些惡心的泡泡之后,那一碗藥的一大半就被馬老六喝了一個干凈。

    蘇稚在邊上點了一枝時香笑瞇瞇的對驚恐不安的馬老六道:“再等一刻,藥效發作了,就會放你走,你放心這不是毒藥,只是讓你暫時說不了話,三天后藥效過了你就能說話了。”

    馬老六覺得嗓子干澀的厲害,澀聲道:“為何?”

    蘇稚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

    馬老六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的眼睛越睜越大,又開始劇烈的掙扎,還想要大聲的說話。

    劉二在旁邊開始敲鑼,并且開始大聲的申斥軍卒們必須加快進度,一定要在日落之前把所有的戰車組裝完畢。

    馬老六明顯的覺得自己的嗓子越來越澀,越來越干,等到那枝時香完全燃盡之后,他一張嘴就只能發出嘶嘶的喘氣聲。

    蘇稚微微一笑,就轉身離開。

    馬老六被兩個軍卒夾著離開了草料車,丟在烽燧口子上,然后就被他的兩個大呼小叫的同伴接手扶著走進了烽燧。

    幕煙聽說馬老六回來了,急忙從烽燧頂上下來急急地問道:“可有什么發現?”

    馬老六悲憤至極,張大了嘴巴吼道:“嘶嘶!”

    幕煙大怒,抓著馬老六的肩膀搖晃著道:“現在不是玩笑的時候,快說,到底發現了什么?”

    馬老六努力的大叫道:“嘶嘶嘶……”

    幕煙惱怒的把馬老六丟在一邊道:“馬虎子跟潘亮呢?你不至于把他們丟在外面,自己回來吧?”

    “他的嗓子壞了,這幾天要好好地喝水,三兩天之后,嗓子就會恢復,這是腎水不足的緣故。”

    云瑯從門外走進來,捏開發傻的馬老六的嘴巴,朝里面看了一眼,就對幕煙如此說道。

    幕煙嫌棄的瞅瞅馬老六道:“這家伙去受降城來回跑了八百里地,僅僅休養了兩天,就被我派去當斥候,最重要的是這家伙在受降城里沒什么出息,這才把身子弄出毛病來了。”

    云瑯似笑非笑的看著馬老六道:“我說呢,原來被受降城青樓稱之為“種人”的好漢,就是這位啊,難得,難得。

    只是事事都需要有節制,美人窩就是英雄冢,這個道理身為好漢的還必須要明白啊。”

    幕煙狠狠的瞪了馬老六一眼,就朝云瑯拱手道:“不知軍司馬今夜住宿在何處?”

    云瑯瞅瞅外面的天光,嘆口氣道:“你依舊按照你的章程做事,我們今晚會結成車陣,作為烽燧的外圍。”

    幕煙拱手道:“如此辛苦軍司馬了!”

    云瑯瞅瞅馬老六又道:“火攻是馬老六給我們出的主意,我思前想后覺得這個主意確實不錯,只是,我騎都尉對周邊的地理不熟悉,想請屯將借幾個人給我,好去勘察一下放火點。”

    幕煙點頭道:“敵強我弱,只好如此了,我手頭的人手也不足,馬老六是我白狼口的好漢,雖然此次荒唐了一些,比起別人我還是更加相信他。

    這兩天這家伙的嗓子壞了,不能聒噪,應該是最好的帶路人選,不如,就派他去可否?”

    云瑯點頭笑道:“自然是妙極,人中之龍馬老六,肋生雙翅就上天,這句話雖是戲言,我也是聞名好久了。”

    馬老六的眼珠紅彤彤的,抱著幕煙的胳膊嘶嘶大叫,幕煙擦試一把臉上的口水,惱怒的吼道:“這是軍令!”

    吼完了就再一次上了烽燧,這個關鍵時刻,幕煙準備吃住都在烽燧頂上,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等烽燧的軍卒都散去之后,云瑯瞅著馬老六笑道:“我的那錠金子可還好用?”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 批量注册支付宝赚钱20 沈阳酒店物品回收赚钱么 短网址赚钱是什么 亿赢彩票网址 小白赚钱宝典那时烟花 刷反水赚钱平台 做婚宴菜赚钱吗 麻将赌钱平台 菁优网教师做题赚钱 挂机赚钱真实吗 七牛娱乐游戏 养小耳猪赚钱吗 房地产怎么去赚钱吗 金龙彩票安卓 太阁立志传4赚钱秘籍 城市模式游戏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