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歷史軍事 > 漢鄉 > 第一八三章焰火時效
?    第一八三章焰火時效

    火牛陣這種事云瑯早就想對匈奴人使喚了……

    沒想到,還沒有輪到他來用,匈奴人就先對他用了。

    這些牛其實都是匈奴人的軍糧,現在,一下子變成了殺人的利器。

    眼看著牛群在木樁陣里橫沖直闖,它們可不是脆弱的戰馬,一個個皮糙肉厚的,撞,擠,拱……十八般武藝下來之后,云瑯的木樁陣就蕩然無存了。

    好在匈奴人不知道火牛陣在使用的時候首先就需要一個相對狹窄的空間,像這樣在空曠的草原上使用,結果就是牛群在肆虐了一番之后,就紛紛奪路而逃,向著其它沒有阻攔物存在的曠野狂奔而去。

    匈奴人或許沒有指望火牛陣能給漢軍帶來多大的殺傷力,只要能破除這些阻礙戰馬奔馳的木樁陣,對他們來說就是勝利。

    這因此,在牛群將木樁陣撕開一個巨大的裂口之后,右賢王想的跟云瑯一樣,也選擇了全軍突擊。

    早在牛群剛剛離開的時候,烽燧上的弩車就開始用最高的標高向天空漫射。

    粗大的弩槍飛到高空之后,就掉頭下落,此時,粗大的弩槍已經變成了一柄柄熊熊燃燒的火炬,落在地上之后,粗大的弩槍還會爆裂,儲存在弩槍桿子里面的火油就四處飛濺,很快,每一枝弩槍的落點都會形成一大片火場,而后,這些不相連的火場在北風的吹拂下就連成了一片。

    匈奴人的戰馬剛剛跑起來,就被火海給隔絕在烽燧的另一側,眼看著匈奴人再一次亂作一團。

    漢軍將最后的石彈,弩槍全部投擲進了匈奴軍陣中……

    霍去病看看不遠處的云瑯,見這家伙依舊沒有動彈的意思,只好耐著性子等云瑯發出最后的全軍出擊的軍令。

    云瑯遺憾的瞅瞅戰車上的時香,見匈奴人將要從混亂中解脫出來,見一群蓬頭垢面的軍卒跳上戰馬之后,他就第一個策動挽馬,于此同時,三百余輛戰車依次開始動彈,在戰車后面,是騎都尉的混合騎兵緊緊跟著戰車。

    何愁有驚奇的發現,云瑯前進的方向并不是匈奴人沖過來的地方,而是東邊的白登山方向……

    也是唯一一處沒有被著火的地方。

    “這是要跑啊……”何愁有目眥欲裂,他萬萬沒有想到,云瑯竟然真的敢不戰而逃!

    他很想跳到云瑯的戰車上去,把云瑯活活的撕碎,卻驚奇的發現,云瑯跑的比任何人都快,直到此時,何愁有才看清楚,別的戰車都是由兩匹挽馬拖拽的,只有云瑯的戰車是四匹最強壯的戰馬拖拽的。

    因此,當他的戰車跑動之后,就如同一頭狂暴的巨獸無可阻擋!

    戰車上那面紅色的戰旗在混亂的戰場中非常的醒目,不用號令,剩下的戰車就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跑。

    云瑯的戰車所到之處枯草低伏,快速旋轉的鉸刀將高出車軸的灌木,雜草全部斬斷,在荒草萋萋的荒原上留下了一道極為明顯的道路。

    何愁有站在顛簸的戰車上,單手抓著鐵壁弩,死死的盯著云瑯的后背,他準備再給云瑯十個數的時間,如果他還沒有撥轉馬頭從側翼向匈奴大軍發起沖鋒,他就會果斷的扣動弩機,將云瑯當場射殺。

    三十個數過去了,云瑯依舊沒有轉頭的意思,何愁有咬著牙正要扣動弩機的時候,猛地聽到了一聲巨響,他駭然回顧,只見剛剛還矗立在荒原上的烽燧,在一剎那間就炸開了……

    黑色的濃煙翻滾著向上翻騰,不僅僅如此,濃煙中不斷有大蓬的火星子四處飛濺,僅僅是一瞬間,烽燧附近就成了一片火海。

    何愁有眼看著一群剛剛沖到烽燧邊上的匈奴騎兵頃刻間就被火焰吞沒。

    “這是什么?”何愁有的眼珠子都要從眼眶中掉出來了,他相信,這絕非人力所能為。

    僅僅是一瞬間,一座堅固的烽燧就化作了飛煙。

    何愁有駭然看向云瑯,只見這家伙的跑的似乎更加起勁了,即便身后有這么大的動靜,他也沒有回頭看一眼。

    何愁有很想停下戰車想把這一幕看的更仔細一些,然而,被后面狂奔的戰車簇擁著,不得不繼續一路向前。

    烽燧炸開之后,一條火線迅速的出現在草原上,并且在草原上快速的蔓延,在北風的作用下,何愁有眼看著火線變成了一片,然后就快速的向匈奴人席卷了過去。

    見識過草原大火厲害的匈奴人,撥轉馬頭向東方狂奔……

    何愁有瞅著綴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匈奴人,終于明白了云瑯為什么會跑的那么快了,如果再慢一點,不是被大火追上,就是被匈奴人追上。

    火頭不斷地在草原上冒起,云瑯策馬狂奔,這時候沒人多說一句話,就連霍去病對逐漸靠近的大火也心存畏懼,不再想著怎么破敵了,只想著先離開火場再說。

    馬老六現在只想抱著云瑯的腳丫子狂吻,他萬萬沒有想到,當初云瑯隨意指定的那些放火點,會釀出如此威勢。

    他甚至覺得云瑯就是神人,只要是戰車奔馳過的地方,很快就會有新的火頭冒出來,逐漸在壓縮匈奴人的活動區域。

    剛想說幾句夸贊的話,就被迎面吹來的濃煙嗆咳的差點背過氣去。

    兩刻時間轉眼即過,當云瑯勒住韁繩,讓戰車停下來的時候,一條粗粗的火線已經把騎都尉跟匈奴人完美的分割開來。

    現在,只需要看著匈奴人逃命就好,騎都尉一干人可以待在上風位看匈奴人跟野火比賽速度。

    這場大火改變了騎都尉所有人對野火的認知,以前的時候,他們認為野火燃燒的速度不會很快,現在他們終于看到了,在北風的催動下,野火推進的速度并不比戰馬狂奔慢多少,尤其是那些隨風飄拂的火星,更是落在哪里,那里就會迅速的燃燒,一眨眼的功夫就會改變人們早先設計好的逃跑路線。

    想要在這樣的天災下活命,唯一能夠依仗的就是速度。

    全軍停下來了,所有人的都后怕的看著自己剛剛跑過的地方,兩刻時間,足夠騎都尉全軍跑出去十五里地。

    騎都尉跑的足夠快,實際上匈奴人跑的也不慢,也就比騎都尉慢了一瞬間而已,因此,當騎都尉完美的避開火焰之后,經驗豐富的匈奴人也只是被火焰輕微的騷擾了一下,上萬騎兵從剛剛燃起的火頭上踩踏而過,竟然生生的在火線上撕開了一道半里寬的生路,匈奴大軍居然還能保持陣勢從先頭猛士踩踏出來的活路上一涌而出。

    何愁有在云瑯耳邊陰森森的道:“匈奴人去了白登山,你將如何面對近在咫尺的陛下?”

    云瑯攤攤手道;“我盡力了。”

    何愁有冷笑道:“你放走了兩萬匈奴人,你認為陛下會聽你的辯解?”

    云瑯嘆息一聲道:“我做了我該做的事情。”

    何愁有跟著嘆口氣道:“這么做你或許對得起自己,對得起你的那些生死兄弟,你就沒有想過,這樣做對得起陛下嗎?

    陛下要的是全殲右賢王,現在,右賢王跑了,你該如何交代。

    聽我的話,自縛雙臂,去陛下面前請罪吧,也不知道我現在的話在陛下面前管不管用,總之,我會為你求情的。”

    云瑯沉默不語,只是瞅著夕陽,不知道在想什么。

    草原大火燃燒產生的煙霧籠罩了大地,將要落山的太陽在煙霧面前顯得軟弱無力,只能若隱若現的掛在山頭,再有半個時辰,太陽就會完全落山。

    而這場戰爭也終于告一段落了。

    至少云瑯是這樣認為。

    就在云瑯準備躺在戰車里小睡一會的時候,他又聽見了熟悉的匈奴人的馬蹄聲……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 加盟王萍面皮赚不赚钱 男的卖什么赚钱 新网站百度收录赚钱 英雄联盟 直播的豆能赚钱吗 大有彩票安卓 浦可可代理后怎样赚钱 67彩彩票网址 利用购物网站赚钱 淘宝给刷评论赚钱吗 安卓手机捕鱼达人金币 唯品会的赚钱手段 大众麻将游戏免费下载 网上赌博团队赚钱吗 2016年企业赚钱口号 uc彩票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