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歷史軍事 > 漢鄉 > 第七十章劉安完蛋了(萬字更新第二章求票)
?    第七十章劉安完蛋了(萬字更新第二章求票)

    云瑯知道淮南王劉安遲早就是一個悲劇!

    知道的事情如今被別人提起,心里就踏實了。

    當初看野史的時候發現劉陵是被放在鐵床上活活的給烤死的,這一次看來沒有什么機會了,畢竟人家成了匈奴的大閼氏,就是不知道伊秩斜鉛中毒的癥狀加深了沒有。

    霍去病正在醞釀他著名的河西之戰,衛青再一次出了右北平屯兵盧龍塞窺伺塞外草原,路博德正在一點點的蠶食南越國,山東那片地方去年遭了蝗災,今年還會發大水,然后山東百姓就會西遷,最終東部的文化就會向西北滲透,最終儒家會完成文化的大一統。

    曹襄,周鴻,薛亮等一群紈绔結伴去了長沙王的行宮,就連瘸腿的張連也很想見識一下云夢澤的妖精。

    云瑯沒去,家里的還有一個屁股爛糟糟的小妾要照顧呢,沒空干別的。

    蘇稚挨了打,一副占盡了便宜的模樣,上藥需要夫君親自動手,穿衣也需要夫君上手,哪怕是晚上睡覺,也要夫君跟她一起趴著睡才成,如果夫君仰面躺著睡,那就是一點都不憐惜她的表現。

    所以,云瑯這些天胸悶氣短的厲害。

    春日里風和日麗,云音跟霍光又去了長公主家,不用擔心,宋喬這些天夜以繼日的治療剩余的十九個腸癰患者,每天早出晚歸的,因此,云瑯就把蘇稚放在錦榻上,兩人坐在平臺上享受春風的吹拂。

    “夫君——癢!”

    蘇稚軟綿綿的叫一聲,云瑯就放下手里剛剛抄錄好的書本,掀開毯子小心的避開結痂的地方,幫她撓撓屁股,傷口正結痂呢,不癢才是怪事請,想當初云瑯剛剛來大漢的時候全身都是痂子,很理解蘇稚現在的感受。

    撓完癢癢,又發現蘇稚的干果盤子空了,又砸了七八個從西域弄來的核桃放在干果盤子里供蘇稚磨牙。

    云氏書房抄錄的第一本書就是淮南王劉安編篡的《淮南鴻烈》也就是后世人常讀的《淮南子》。

    抄錄成書之后,云瑯親自主持了裝訂,他本來想要弄成橫版的書,可是那些抄書的窮書生們,已經習慣了竹簡木牘的閱讀方式,到底還是弄成了豎版的。

    其中一位居然說,橫版書讀起來其實就是在不斷地搖頭,是在否決先賢文章,豎版書讀起來就是一個點頭承認的過程,在表達對先賢的敬意。

    而司馬遷對于云瑯要求橫版抄寫的要求嗤之以鼻,認為是云瑯智力低下的具體表現,因此,云氏抄錄的十幾本書,全部都是豎版!

    “晚世之時,七國異族,諸侯制法,各殊習俗,縱橫間之,舉兵而相角,攻城濫殺,覆高危安,掘墳墓,揚人骸,大沖車,高重京,除戰道,便死路,犯嚴敵,殘不義,百往一反,名聲茍盛也……故世至于枕人頭,食人肉,菹人肝,飲人血,甘之于芻豢故。”

    讀到這里云瑯放下書本,瞅著淮南方向嘆息一聲道:“學問人就該專心做學問,一邊想著學問,一邊又想著那個皇位,一心二用,豈能不死!

    明明知道戰爭是殘暴的,卻還要挑起戰爭,真說不清你到底是智者還是愚者。”

    正在貪婪的吃核桃的蘇稚沒有聽清云瑯的自言自語,丟掉核桃殼問道:“誰要死了?”

    “淮南王劉安,他要造反。”

    “哦,死就死吧,反正不關我家的事情,夫君,曹襄沒有把那個女婢給活埋吧?”

    “沒有,怎么了,你想要她死?”

    “才不是呢,我希望那個女婢能活著,好好地活著,最好長命百歲,如此,才能證明我的做法是對的。”

    云瑯給了蘇稚一個燦爛的笑臉道:“我就知道我家蘇稚是一個善良的好女子。”

    蘇稚撇撇嘴道:“與其關心一個別人家女婢的死活,我更關心咱家地里的葡萄,核桃,無花果,今年會不會結果。

    這核桃很好吃,比什么都好吃,要是多點就好了,夫君,你幫我把師姐的那份偷來,我還想吃。

    皇帝也真是的,賞賜侯爵,就給這么一點,夠誰吃的!”

    云瑯笑道:“侯爵家百二枚,這是定數,以前也有胡商從西域運核桃來長安,只是數量太少,且價比黃金,我家能有一百二十個核桃已經不錯了,你要想吃,我去長門宮要!

    你師姐的就留給她,不是一點核桃的事情,一家人總要相互愛護的。”

    “那就不吃了,一點核桃還不值得我夫君去跟別人彎腰,夫君,我渴了。”

    看著蘇稚用嘴叼著茶壺嘴喝水的可愛樣子,云瑯忍不住笑了,在他的那個時代,十八歲的閨女還只是一個上學的孩子,她卻要面對戰爭,疾病以及理念帶來的沖突……嗯,還有家法!

    “你睡一會,我去一趟長門宮,淮南王的事情牽涉太多,咱們家有淮南王昔日的部下,我去問問這些人會不會受到牽連,如果有,也好早些跟張湯打招呼,看看能不能把他們排除在外。”

    云瑯把毯子給蘇稚掖一下,喊來紅袖在一邊照看,就準備下樓。

    “夫君!”蘇稚揚起上身喊住云瑯。

    “怎么了?”

    “如果夫君一定要去長門宮,順便帶些核桃回來……”

    蘇稚說完這些話,羞愧的厲害,連忙用毯子把自己包的嚴嚴實實。

    云瑯莞爾一笑,答應一聲就下了樓。

    阿嬌家的蓮花池子里已經有荷葉漂浮上來,只有手掌大小,卻綠中帶紅生長的旺盛,再過一段時間,這里又將是荷花滿塘的盛景。

    云瑯站在蓮花池子邊上欣賞了一會,就見大長秋從主樓里走了出來。

    “貴人召見!”

    “其實沒必要打攪貴人,這些事問您也是一樣的,云氏當初在臥虎地大戰的時候收留了一些淮南國傷兵,如今這些傷兵的戶籍都在云氏,就問有沒有什么瓜葛?”

    大長秋走近了一點站在云瑯身邊道:“淮南王劉安,王后荼,王太子劉遷,王子劉建這些人都需要陛下親自處置,任何人說情可能都不得好下場。

    至于淮南八駿中的左吳、蘇飛、李尚、晉昌這四文士,雷被、伍被、毛被、田由四個武將該如何處置要看廷尉府如何斷決,不過,我勸你還是不要過問的好。

    你本來就不得皇太后喜愛,加上淮南王太子劉遷原本娶了皇太后親生女修成君的女兒,卻以各種理由搪塞不肯同房,最終逼迫修成君接回女兒,被皇太后引為奇恥大辱。

    這時候你如果想要替淮南王說項,恐怕不妙。”

    云瑯笑道:“剛才我與蘇稚在平臺閑聊,說起淮南王的事故,蘇稚說——關我家何事,我以為她說的很對。

    因此呢,我剛才說的話,你直接理解為字面意思就好,我說的是我家收留的那些傷兵,那就一定是傷兵的事,不牽涉任何人。

    我也不會在您面前繞著圈子說話。”

    云瑯最后一句話說出來,總算讓大長秋臉上有了一絲笑意。把雙手插進袖子里笑道:“如果只是臥虎地傷兵的事情,如果無人問起,自然就沒事,如果有人問起,就說是我長門宮收留的,讓他們來問老夫。

    好了,既然沒事,那就進去探望一下阿嬌貴人也好,貴人正好無聊,說說你家送來的幾本書也好解悶。”

    “蘇稚頗喜吃核桃……”

    “沒出息的,你婆娘嘴饞,你堂堂永安侯就來討要?看來你正妻的那一頓板子還沒把你小妾的驕嬌二氣給消磨掉。”

    “她年紀還小……”

    “哼!”

    在大長秋鄙夷目光下,云瑯進了長門宮,在這座巨大的木質宮殿里轉悠了好久才來到阿嬌的書房。

    阿嬌今天穿的很整齊,跟她以往的慵懶風有了很大的不同,正襟危坐在矮幾前,提著毛筆正在抄書,見云瑯進來了,就放下毛筆,擦擦手道:“過來看看,我的字怎么樣。”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您在抄錄《道德經》?您不是不喜歡黃老之術嗎?”

    “我什么時候說我不喜歡了?

    只是陛下不喜歡罷了。

    當初竇太后喜歡,為了討竇太后喜歡,他也學了不少,不過呢,這種淡泊無為的法門畢竟跟他的性子不合,學這些東西讓他痛苦至極,卻又不得不學。

    他不喜歡,我也就離得遠一些。

    這幾年在長門宮幽居,倒是對這個法門有了很大的興趣,慢慢的感悟到了其中的精髓。

    這門學問其實呢,就不適合男子學,但凡是有一些雄心壯志的男子都不該讀,讀的上進心思都淡薄了,對國朝不是好事,畢竟,陛下就靠高官厚祿來吸引天下人為他效力呢。”

    云瑯連連點頭,阿嬌口中的劉徹才是最真實的劉徹,兩人從總角之年糾纏到現在,沒人比她更能了解劉徹了。

    阿嬌的字跡娟秀,中規中矩的隸書在她的筆下多了一絲嫵媚,以前寫在竹簡上還看不出來,如今落在紙上,就黑白分明的厲害,讓人一看就忘不掉。

    “抄書太累了,我用了六個時辰才堪堪把這《道德經》五千言抄錄完畢,你不是說有別的法子代替抄書嗎?

    現在就拿出來吧,這天下的書籍都該是這個模樣才對!”阿嬌深情的撫摸著她剛剛抄錄的《道德經》對云瑯道。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 小饭馆靠卖米饭赚钱 欢乐麻将怎么开二人房 加盟邮政村邮乐购怎么赚钱 三水做什么赚钱 创奇游戏怎么赚钱 大话2经典版赚钱吗 金牌培训打字赚钱 现在人们都怎么赚钱 gtasa手机版怎么赚钱 012彩票网游戏 天猫代销什么赚钱吗 麻将游戏界面怎么退 车险定损怎么赚钱 酒店售货机能赚钱吗 鸿运彩票游戏 代打最赚钱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