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一術鎮天 > 第2069章 坑她的男人?
“你說什么?懷疑我是向陽大尊的弟子?這是在開什么玩笑,向陽大尊又是什么人?”

從煙樹尊者嘴里得到這個消息時,蘇夜的頭一個反應就是搞笑,其次就是狐疑。

什么向陽大尊向月大尊的,他根本就連聽說都沒聽說過好嗎,怎么就懷疑他是向陽大尊的弟子了,這特么不是瞎扯嗎?

然而,就算是他被鶴頂魔尊那些人懷疑了,這么隱秘的消息,煙樹尊者這個天族魔尊是如何得知的?

看著煙樹尊者那張一臉諂媚的老臉,蘇夜忽然感覺到了一種濃濃的陰謀味道。他總覺得在這個所謂的懷疑中,煙樹尊者即便不是始作俑者,起碼也扮演著某種角色。

他只是想不通,縱使這個所謂的懷疑真的是煙樹尊者自己搞出來的,煙樹尊者又想得到什么,他又能得到什么好處?這家伙可是真正的無利不起早,起早必有圖謀,絕不會白做無用功。

不過信息匱乏,蘇夜一時間也無從判斷,只得裝作一臉不以為然,順便向煙樹尊者打聽向陽大尊的底細。

煙樹尊者自然不會隱瞞,數語之間,就把向陽大尊的底細與經歷透露了個大概。

蘇夜聞言之后,也是驚詫不已,這世間竟然還有這種猛人?

十二品頂級魔尊,在同樣的三位十二品頂級魔尊、九位十一品頂級魔尊、數十位十品頂級魔尊外加數百位九品高等魔尊的圍攻下,居然還能重傷十二品頂級魔尊的九頭族族長,然后脫圍離去。

如果這是真的,蘇夜毫不懷疑,這位向陽大尊當年的修為已經達到了一種遠超同境界的巔峰,甚至可能已經觸及了十三品魔尊的門檻,這絕對是非常驚人的修為,堪可謂魔神之下的至強者了。

要知道九品魔尊號稱大部分魔尊的極限,超越了九品本身就已經是踏破了極限,往后每提升一點點都是在超脫自我超越極限,艱難無比困難程度不比凡人飛天差到哪去。

十二品頂級魔尊已經是當下已知的最高品級魔尊,數千萬年前也不外如是。所以很多魔尊已經判斷,十二品魔尊乃是繼九品魔尊之后又一個修為大極限。若能突破過去,本命大道必有一番更強烈的升華與蛻變,即便不能直接晉升混沌魔神境界,起碼也能為晉升魔神境界奠定基礎。

向陽大尊真能觸及到十三品魔尊的門檻,那真的是非常驚人了,魔神之下堪稱無有媲美之人了。

這等人物,即便是蘇夜也不得不為之心折。

“那些人的懷疑自然是無稽之談,你怎么可能會是向陽大尊的弟子呢?可是向陽大尊此人牽扯極大,一旦那些人認定…噢不,只要有一絲的懷疑恐怕都不會放過你,一定會想盡辦法對付你或者通過你找出向陽大尊以絕后患,你千萬要小心。”

煙樹尊者一臉鄭重而又一臉關切的樣子,好似真的從心底里關心蘇夜的安全,竭力在幫蘇夜考慮。

“好,我明白了。那你有向陽大尊的消息嗎?此人身為十二品頂級魔尊,難道真的消失了數千萬年徹底杳無音訊了嗎?”蘇夜像是接受了煙樹尊者的提醒與關切,順口又問了一句。

“沒有,不過你要是對向陽大尊有興趣的話,我倒是可以在私底下幫你打探一番,興許會有些消息?”煙樹尊者諂媚的說道。

蘇夜表情頓時玩味起來,“你有把握?”

“當然…沒有。”煙樹尊者被蘇夜的表情嚇了一跳,心中暗罵道,這該死的蘇夜還真是狡詐無比,居然真就對他產生了懷疑,這份心智真不像是一般的頂級魔將。

煙樹尊者不得不提高警惕。

“向陽大尊消失了數千萬年了,數千萬年足以讓一片遼闊的疆域發生滄海桑田的變化了,海枯石爛,陸沉為海,何況是一個人。這么多年的時間過去,向陽大尊始終沒有任何消息,別說是我,恐怕就是魔神出手,也未必能把向陽大尊找出來,我怎么可能有把握?”

“只不過我手底下畢竟也是有些勢力,別的不行,在找人方面總也能幫上一點忙,多一個人幫忙尋找總是多一份可能的。”

蘇夜笑了,“說的也對,多一個人多一份可能。那就麻煩你幫我找找,有什么消息立即通知我。還是那句話,離開了幻神林,你可以到黑豹城找我。嗯,這點靈液就當做是你的辛苦費吧,我的靈液也不多了,你不要嫌少…”

蘇夜笑瞇瞇的又拿出了二十杯混沌之水,大約也就是兩千滴。這點混沌之水還不到他身上的九牛一毛,他口渴當礦泉水喝都不止這么點,不過他永遠也不會讓煙樹尊者知道他混沌之水真正的來源。

再次見到混沌之水,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已經嘗出了甜頭的煙樹尊者還是忍不住眼前一亮,神情有些無法自已。他從蘇夜手中已經得到過兩次混沌之水了,關于混沌之水,他對誰都沒提,哪怕對云深天尊也是一樣。

兩次混沌之水全都被他一個人服用吸收了。他已經明顯感受到自己數十萬年沒有寸進本命之力有了微妙的提升。

能直接對混沌魔尊的本命之力進行提升的寶物,在這世上可絕對是稀有至寶。他好不懷疑,若是有足夠的靈液支持,他一定能在百萬年內晉升高等魔尊,最終踏破極限,觸及頂級魔尊境界也不是沒有可能。

面對混沌之水,煙樹尊者自然不會拒絕,連句假意的客氣都沒說,當即就收了下來。收下來的同時,心里也暗松了一口氣,蘇夜這廝應該沒有察覺他的算計,否則也不會再給他這種珍貴的靈液了。

至于以后會不會察覺,那就不重要了。

向陽大尊太敏感了,其與九頭族之間的恩怨也沒那么簡單,等蘇夜察覺到這是他的算計,早已經泥足深陷了,到時候再想脫身已經沒有任何可能了。

煙樹尊者這才帶著一臉諂媚的笑容,心滿意足的離開了。蘇夜沒有立即離開,就在這桃花林中給柳顏傳去了一道訊符,然后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

過了一會兒,柳顏就來了。

相比于煙樹尊者,柳顏來得沒有任何掩飾。現在他與柳顏的關系,除了道侶關系不合適公開以外,其他的表現得再親近也不會有什么問題。

“出了什么事了,這么著急見我?”

柳顏笑吟吟走來,蓮步晃動之間,就到了蘇夜的身側,很是自然的挽起了蘇夜的手臂。

溫香軟玉靠近,蘇夜心頭也不禁是微微一陣蕩漾。這柳顏確實是一個魅力無限的女子,舉手投足之間就能讓人心頭火熱,也就難怪那些高等魔尊甚至頂級魔尊非要把她收入囊中。

蘇夜順手環住她,“聽說過向陽大尊嗎?”

盡管對向陽大尊的事情已經有了一些了解,但蘇夜信不過煙樹尊者,他還是打算從柳顏這邊再打聽一番,才比較放心。

“向陽大尊?嘶…你怎么會突然提起他?”柳顏聞言色變,反應相當激烈。她雖然沒有資格參與數千萬年前眾多亙古族高手對向陽大尊的圍攻,但當年之事太過震撼,向陽大尊這四個字對她依然有著非常巨大的影響。

對柳顏自然沒有什么好隱瞞的,蘇夜當即把煙樹尊者帶給他的消息說了一遍,甚至都不隱瞞煙樹尊者的身份。

柳顏耐心聽著,臉色一變再變,最后變成了一臉怒容:“可惡,這個煙樹尊者絕對不安好心,我現在嚴重懷疑,所謂鶴頂魔尊他們懷疑你是向陽大尊的弟子這件事,八成就是這個家伙在自說自話。甚至有可能就是這個家伙跑到了鶴頂魔尊他們面前挑唆。”

蘇夜訝然:“煙樹那廝乃是天族魔尊,他敢去面見鶴頂魔尊他們?”

柳顏一陣冷笑。

“跟你我也不隱瞞了,你可知現在的亙古族有多少人暗中跟天族人有勾連的?那些人為了利益什么事情都干得出來。所謂亙古族與天族是世仇,早就成了笑話。”

“也就是底層的一些修煉者不明真相,還在傻乎乎的想盡辦法跟天族人拼殺。”

“煙樹尊者暗中跟鶴頂魔尊等人進行接洽,這沒有任何值得奇怪的地方。”

終究是亙古族中的高層,柳顏對現在亙古族私底下做的一些事情簡直不要太了解。

蘇夜深吸了一口氣,“這樣的話,我就有些明白了。這件事恐怕還真就是煙樹那廝搞出來的。這廝恐怕是想借向陽大尊此人,將我推進一個大泥潭之中,既是試探我,也能渾水摸魚。最不濟,看著可能導致 的數十個亙古族產生混亂,對他對天族人也沒有任何損失吧?”

“可惡,這煙樹還真是歹毒。一定不能放過他。你找個機會把那個家伙約出來,我來對付他。不管這家伙有什么算計,總歸不能讓他好過!”

柳顏殺意凜凜,在她看來,煙樹這么做已經就是在坑她的男人,坑她的男人就該死,她會毫不猶豫的擊殺。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