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女頻頻道 > 我家娘子猛于虎 > 第647章 生根發芽
    如果有秘方,蕭皇后當然不會放過這機會。

    但,皇帝也不想想,人家謝顯和蕭寶信是怎么個膩歪勁兒,后院干干凈凈連個通房小妾都沒有,一天天眼里除了朝堂上那些個胡子拉茬的男的,就剩花容月貌,傾國傾城的蕭寶信了。

    誰像皇帝花樣翻新,世家四妃進宮,又開始折騰全國選秀了。

    目前各州府送上了上百人,人家皇帝可一點兒都不貪,全收下了,各種折騰,和人謝顯能比得了?

    別說秘方了,仙丹靈藥也不好使啊,她一個人能折騰出孩子那就怪了。

    怎么想的?

    偏偏就在這時候后宮傳出喜訊,淑妃何七娘有孕了。

    后宮一片歡騰——至少表面上。

    太皇太后自然是高興,玄孫有望了,賞賜就跟流水一般往淑妃殿里搬。她的政治嗅覺沒有那么敏感,甚至可以說是沒有,一輩子傻白甜靠兒子上位做了太后,兒子死了又靠孫子,最機靈的腦瓜子也就是知道自己以后全都要倚仗永平帝,沒上趕著給人家添堵。

    劉貴妃死前生了十七郎,才過了周歲沒多久親娘就死了,緊跟著親爹又死了,好在在殘酷的皇位之爭中親兄長新安王上位,剛一登基就給妯親妹子封了長公主,親弟弟不過兩歲就已經封了豫章王。都在太皇太后跟前養著。

    太皇太后只差沒當眼珠子了,一心照料宣城長公主和豫章王。

    宣城長公主到太皇太后跟前都已經十三四了,跟太皇太后再親也有限,反倒是豫章王自小就在太皇太后跟前,養的白白嫩嫩,跟觀音身前的童子似的,誰都不黏,就黏太皇太后,走一步跟一步。

    太皇太后一律不管后宮事,全權皇后負責,倒也不給人添亂。

    蕭皇后也往何淑妃宮里送了賞賜,只不過前腳送去,后腳就聽人說了,何淑妃一樣沒用,全都鎖庫里了。

    如果是金銀玉器倒好,用不用的正常,連她送去的一應補品也都放著任其發霉,這就不正常了。

    在蕭皇后看來樁樁件件都是證據,當初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何淑妃下的黑手。

    蕭皇后恨,可是并不急著動手,有比她更急的呢。

    褚貴妃受了何淑妃的栽贓嫁禍,沒道理只有自己憋肚子里難受,查出來沒幾天蕭皇后就‘開誠布公’的和潘貴妃聊開了。

    褚貴妃問心無愧,自然相信蕭皇后所說,事后她也多方查證了,的確如此。

    自此就恨上了何淑妃。

    不過是小有姿色,仗著和皇帝是表兄妹各種享著特權,裝癡充憨的,她頂看不慣。最惡心的是,你有心針對皇后就做的干干凈凈的,做什么把她扯上?

    褚貴妃在宮里的身份再尊貴,自己的底子自己知道,不過是褚家三房的庶女掛嫡母的名下,哪怕她進宮受寵,褚家也并未將全部資源給予她,全力支持。

    真讓皇帝疑心上了,她又沒有青梅竹馬的情誼,可不就是一死嗎?

    沖著就是讓褚貴妃和蕭皇后兩敗俱傷去的啊。

    褚貴妃恨的牙癢癢,可也知道自己勢單力孤,不好下手。

    蕭皇后與褚貴妃彼此觀望,就看誰先忍不住下手了。但凡見著面就是相互往對方心上捅刀子,說的都是何淑妃做的那些個缺德事,比的就是忍功與耐力。

    然而,沒等新秀女進宮滿一個月,在四妃位置上不聲不響的齊德妃有孕了。爆出來懷孕的時間居然比何淑妃還要早上小半個月。

    蕭皇后除了欣慰,就在心里想了,該是時候找蕭寶信問問‘秘方’的事了。她就不信這種情形下,皇帝還能讓她一個人折騰出孩子來,怎么也得配合配合不是?

    ###

    蕭皇后有她自己的打算,本來自己失子最大懷疑的對象便是何淑妃,如果這時候何淑妃的肚子出了什么問題,那皇帝第一個懷疑的就是她。

    她是想替孩子報仇,可并不想為了那樣一個賤人把自己也給搭里。

    她賭的是人心,只要那根刺扎進褚貴妃心里,她就不信沒有生根發芽的一天。

    能順利生出來,不見得會順利長大,總有一天,她會大仇得報。

    這不是一種妥協,而是謀算,君子報仇,十年未晚,即便褚貴妃等得起十年,她也要看看其他人是不是等得,老天會不會有報應。

    如果沒有,那時候她再出手,皇帝又怎會疑心到她?

    蕭皇后想的長遠,覺得心縫都開了。甚至何淑妃懷孕的消息沒傳出來之前,她還不知道該如何自處,反而是消息爆出來,她心里有了底,有了成數。

    所以,有了全盤的計劃,就把蕭寶信召進了宮里。

    如果是旁人邀約蕭寶信可能就推了,現在不是因為胎象不穩,臥床在家休息。實在是這些天每天都收到貼子,要到謝府親自給她慶賀,見到那些人說的那些話她都覺得挺有負擔。

    總感覺,一切都太快了。

    而她顯然還未做好心理建設承受另一波打擊——萬一再有哪個冤孽債找上她,投到她肚子里呢。她承受不來啊。

    可是蕭皇后,她沒法拒絕。

    倒不是高高在上的身份地位,蕭皇后失子之痛未愈,她又懷有身孕要親自道賀,她又怎能推脫。

    結果一見面……

    蕭寶信都懷疑自己聽岔音兒了,生子秘方?

    謝顯算嗎?

    可是,不能外借啊。

    “哪里有什么生子秘方,”蕭寶信臊的滿臉通紅,這話題聊起來尷尬,能說無他,勤之故么?

    不能?

    不能她就沒什么好說了啊。

    “可能、可能也是我經年習武,身子底子好?”這么說好像也挺招人恨。

    可是真沒辦法了,再說就要被和諧了呀。

    蕭皇后也不過隨口問問,萬一真有不更好了?

    “倒不是我,是皇上,非說表兄表嫂定然是有生子秘方,讓我向你求子呢。”蕭皇后笑,說不出是嘲笑還是純粹覺得招笑。

    “我這不就夫唱婦隨,趕緊迎阿嫂進宮。”

    “娘娘說笑了。”蕭寶信不著痕跡地打量皇后,氣色比之前可是好多了,起碼臉上有了血色,精氣神兒也好多了,她還以為宮里接連兩個高位妃子有孕,皇后會氣不順,不成想倒是她多慮,小人之心了。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