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放浪地球 > 第七十八章:竟然被看破了虛實
    由于馬平安的參賽資料上掛著的是野獸冒險團的名字,所以也無須避開王玨和舒婷。

    和毒蝎聯絡了一下,帶著他們一起將彼得.瑞奇安頓了下來,而后就到了自己新買的那小別墅中.

    “以王仲文的脾氣,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師傅,如果明天你抽中他,沒有把握的話,還是棄權算了吧!”剛坐下,王玨就一臉擔心的看著馬平安。

    馬平安在房間里踱來踱去,看看那暗紫紅的流蘇窗簾又看了看那宮廷式的沙發和鏤花的地毯。

    思思還真有本事,幾天功夫就將這別墅收拾的干干凈凈,該配的東西也全配齊了,此時這間原本空空蕩蕩的屋子已經充滿了家的味道。

    他深深呼吸了一下,似乎要把這家的氣息融入體內,半響才吐出這一句話來:“嗯,就按你說的吧,要不我棄權算了!”

    而后看著王玨那明顯帶著點失望的眼神,又搖了搖頭,加了一句:“唉,可是我答應婷婷要拿個冠軍的,就算明知道打不過也得博一博啊!”

    舒婷原本坐在這屋子里就有些別扭,不時的扭著腦袋看來看去,在心里挑著馬平安那青梅竹馬小情人的毛病,卻也沒把兩人的對話聽在耳朵里。

    但此時馬平安這句話一說,小妞馬上轉過頭來,眉開眼笑的說道:“對對對,你不拿個冠軍我才不答理你呢!”

    王玨頓時松了口氣,馬平安心頭卻是微微一跳。

    這兄妹兩個看起來都是對自己很有信心的樣子。

    但在知道那臺帝王的可怕、而今天自己又明顯的得罪了王仲文之后,他們這種信心究竟是從何而來?

    想想就算光憑著自己那假冒的‘機甲改裝大師’的身份,對于他們來說也應該是個不可多得的助力了,應該沒有理由要自己去送死才對啊...

    忽然心頭靈光一閃,自己可以做比賽分析,別人自然也可以。

    雖然大部分分析只是針對著機甲的性能而已,但也不排除會有人將駕駛員的因素也考慮進去。

    如果是這樣,在精確的電腦面前,自己那個擁有奇怪預感的小秘密也就并不是秘密了。

    馬平安的推測一點都沒有錯。

    其實在舒婷將那次她在機甲秀場與馬平安比賽的錄像分析交給王玨后,他就也已經知道馬平安有著一種古怪的直覺。

    舒婷雖然只是因此對馬平安多了一種特殊的信心而已,但王玨卻早已料定,如果要對付那臺帝王,或許只有馬平安有這個本事。

    此時在新魔都浦東,王仲文正站在一間黑暗的屋子中,面前,只有一個超大型的屏幕還閃亮著。

    他身旁站著兩個人,一個是王棟,另外一個卻是云鶯。

    “仲文,叫你來主要是讓你仔細看看這臺龍戰士的比賽分析!”

    王棟的背影看上去極為寬厚,聲音也是如此。

    王仲文看了看屏幕上那臺黃色、體型笨拙的機甲,不屑的說道:“爸爸,有必要嗎?無論是什么機甲,帝王號對付他們都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啊!”

    王棟寒著臉說道:“我已經告誡了你不止一次,任何時候都不能掉以輕心,你仔細看看那些數據!”

    王仲文見他似乎有點生氣,趕快應道:“是!”

    屏幕上,龍戰士的幾場比賽錄像被一段段的剪輯了開來。

    在屏幕左側,根據每個場景的不同,機甲的各項數據也被列了出來。

    在龍戰士和巨石的那場比賽中,屏幕左側閃起了一排極為顯眼的紅色字體‘防御強度九百能量度以上’。

    “九百能量度!”

    王仲文不由得嚇了一跳,而后又看見在龍戰士擊中對手的畫面中,出現了另外一排字幕‘攻擊強度三百能量度,但攻擊方式未知,束子加能陰極波護罩對其無效!’

    王仲文仔細盤算了一下,自己的帝王攻防強度都達到了五百左右,但如果去掉束子護罩的話,實際的物理防御強度也就在三百左右。

    也就是說,同一部位最多只能挨人家兩槍,不由得驚呼了一聲:“見鬼了,這臺機甲這么厲害?”

    “這么大驚小怪干嘛!”

    王棟不滿的看了他一眼:“根據分析,這臺龍戰士有99%的可能也是末日前的武器,它的攻防性能看來只在帝王號之上,如果沒有電磁波發射系統,你是穩輸的!”

    王仲文頓時又高興了起來:“對啊,我還有電磁波系統呢,它再厲害,打不中我又有什么用?哈哈!”

    王棟哼了一聲,按動了手中的遙控器:“你先別得意,再看看這個!”

    屏幕變成了兩半,一邊是龍戰士,一邊是那臺國王級戰國。

    “這是兩個完全同步的鏡頭。”

    隨著王棟的聲音響起,屏幕上兩臺機甲同時活動起來。

    國王級戰國攻擊,龍戰士閃避,兩方的速度都是極快,根本無法用肉眼來分辨先后,但屏幕下方的一排數據卻讓王仲文再次大吃一驚。

    “念動反應速度-0.2,超人嗎?”

    “超人不超人我不知道,但這家伙肯定會是一個可怕的對手...”

    王棟背著雙手,臉若寒霜:“如果真象我們估計的那樣,他有著預感能力,那么帝王的電磁波發射系統對他也未必起作用!”

    隨著王棟冷冰冰的聲音,屏幕上出現了馬平安的臉。

    這小子正得意洋洋的揮著手,嘴里嘀嘀咕咕的說著什么‘多謝捧場’‘歡迎惠顧’之類的廢話。

    看來是在某一場勝利之后,正在忘乎所以的慶祝著。

    “但他還是有個致命的缺點...”

    屏幕上的錄像又切換到馬平安和國王級戰國那一場比賽最開始的時候。

    “他似乎對自己的能力并不能完全操控,在一開始的時候,會有很多破綻,如果你能抓住這個機會,就算是九百能量度以上的防御也抵擋不住帝王的連續攻擊!”

    王仲文看著比賽錄像,眼前頓時一亮。

    兩人都沒有發現,在馬平安的聲音傳出來的一剎那,云鶯的眉頭一皺,眼神中忽然泛起了一絲復雜的光芒。

    有可能是老天的故意安排,第兩天的四強賽的抽簽結果果然成全了他們。

    還是如同昨日一樣的賽場,但這次踏上去之后,卻有了不同的感覺。

    帝王號的機動性能和龍戰士的差不多,幾乎在同時,兩臺機甲都趕到了丘陵地帶。

    “眼睛還真是不可信的東西啊...”

    幾次攻擊都徒勞無功,馬平安操縱著龍戰士飛奔到一個丘陵后頭,深吸了一口氣,眼睛緩緩的閉了起來。

    看來要對付這裝著電磁波發射系統的帝王,自己那古怪的預感遠比自己眼睛要可靠的多。

    但這個敵人卻比昨天的國王級戰國要強大多了。

    幾乎在同時,帝王的黑色機身就出現了遠處,右手的槍械一抬,龍戰士就被一股巨大的沖力擊飛了起來。

    馬平安隨著機甲一陣翻滾,剛剛靜下心來找到的那一絲感覺又不翼而飛了。

    機甲內,主控系統的提示響起:“對方攻擊強度四百八十能量度,防御系統受損0%”

    馬平安卻知道,主控系統的數據并未將機甲外面的甲蟲外殼計算進去。

    照這樣的攻擊強度,只要同樣的位置再挨上兩槍,外殼就會被擊潰。

    而機甲本身的防御系統能否擋住這將近五百能量度的攻擊還未可知。

    在此時,預感卻有些不管用了,馬平安不得已又睜開了眼睛,龍戰士的身體一側,用另外一個部位擋了一槍,而后隨著那巨大的沖擊力遠遠彈開,在丘陵中間飛躍躲避了起來。

    剛剛遠離了一些,馬平安又用起了同樣的方法,但還是如同剛才一樣,一閉上眼睛,龍戰士的行動只要微微一滯,馬上就會遭到帝王的攻擊。

    接連兩次,攻擊的落點都極為精準,只差那么一點就重疊了,而且攻擊帶來的巨大沖擊力,讓馬平安根本無法靜下心來,沉浸到那美妙的預感世界中去。

    “媽的,這小子果然難對付的很啊...”

    似乎感覺到自己的預感無效,馬平安不由得大聲咒罵起來,駕駛著機甲滿場飛奔。

    帝王號不緊不慢的跟在龍戰士后頭,好整以暇的發起了著一次次的攻擊,而馬平安的反擊卻通通不知射到哪里去了。

    終于,在怒氣值滿槽的馬平安第五次閉上眼睛后,系統傳來了一個噩耗般的聲音:“右臂防御完全損壞,警告,警告!遠程作戰系統崩潰,無法使用!”

    “艸!”駕駛倉內,馬平安狠狠的揮了下手。

    看來自己原先的估計并沒有錯啊,在能完全靜下心來使用預感以前的這段時間確實是自己的一個壁障.

    此時遠程武器已經完全損壞,如果對方不近身,那么光能戰刀和腐蝕型能量也無用武之地,還有扳回來的機會嗎?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