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放浪地球 > 第九十五章:聯盟新偶像
    “賓得.馬先生,請問您對這次的事件有什么看法?”

    “首先聲明,我是一個守法的遺民,并且作為賓得家族的成員,我很尊重自己的名譽!”

    閃光燈中,馬平安很有風度的朝著提問的記者點了點頭,滿臉痛惜的神色:“這是我第二次來到新拉薩,沒想到竟然會被無辜的指控為罪犯,并且遭到了如此粗暴的對待!”

    他將嗓門放大了些:“這不僅僅是對我個人的侮辱,更是對我的家族――一個為聯盟做出過卓越貢獻的家族的侮辱!

    比起我個人來,我更不允許家族的榮譽受到損害!這也是剛才我為什么沒有投降的原因!

    因為我不想當罪犯,哪怕只是一分鐘!”

    “賓得家族嘛?不是幾十年前就差不多死光了嗎...還有什么榮譽好說的...”

    那提問的記者在心里嘀咕了幾聲,但他也是聰明人,很快就醒悟了過來。

    大家都記著當事人那預選賽霸主的身份,卻忽視了他也是一個大家族的繼承人。

    雖然賓得家族后來因為一場空難而毀于一旦,但畢竟曾是聯盟的科技巨頭,這樣具有傳奇性地故事也是極有噱頭的好料啊!

    馬平安環視著身前的記者們,眼中精光閃閃,在龍影那高大而又極富線條美的身軀襯托下,整個人忽然變的極有氣勢。

    在和那些名門望族交道打多了之后,馬平安對聯盟社會的理解又上了一個臺階。

    在聯盟,一個好的家族背景可以給你帶來地不僅僅只是榮譽,還有地位、尊敬、甚至還有金錢。

    在對賓得家族這個背景的利用上,他原來已經犯下了輕視地錯誤,現在有這么好的機會,當然要加以彌補了。

    一個在毀滅中重生的家族,一個曾被稱之為聯盟科技之星的家族,再加上一個臥薪嘗膽、鉆研科技幾十年的家族繼承人,這是一個多么具有吸引力的招牌啊。

    不僅僅能讓馬平安在招納人才時更有說服力,而且還能很好的為他即將從智腦處得到,并且即將使用的高新科技做個掩飾。

    當然,這一切都建立在馬平安對三個老頭地信心上。

    能給予他這么一個身份,那么三個老頭肯定已經做足了工作,絕對不用擔心會落到個被揭穿的下場。

    看見大部分記者已經將自己的話錄制了下來,馬平安滿意的點了點頭,駕著龍影往前走了幾步。

    他將地上那張被撕毀的機甲駕駛許可證揀起來揮舞了幾下:“我非常懷疑。我遭到的不公正待遇其中有特殊的原因!

    大家可以看看,在沒有任何儀器的情況下,那位軍官先生竟然用肉眼就可以判斷出全息證件地真假,簡直就是天才啊...”

    記者群里響起了一陣輕笑聲。

    這種全息證件極難仿制,有著特定的檢查程序。

    首先,要將全息證件上的證件編號輸入一個特殊的儀器中,證件上方的全息圖像就會放大,并且出現證件持有人的指紋圖像,持有人將手指貼在圖像上,如果符合,儀器就不會報警。

    如果有人說看一眼就知道真假,那肯定是在蒙人了。

    “目的!我相信,任何行為的產生背后都會有一個目的存在,那么,我們尊敬的瑪姬所長、和屠熊先生、包括了那位軍官先生。他們的目的何在呢?

    或者說,有這樣三個身份特殊的人物參與,我是否應該懷疑是聯盟賦予了他們指示呢?”

    馬平安不動聲色的將這事情往聯盟總部腦袋上套了套。

    他當然相信,就算真的是聯盟總部指示地,他們也有的是辦法可以將自己和這事情撇清。

    這樣做,其實只是為了給自己再套上一個護身符而已。

    因為連馬平安自己都不知道,這瑪姬.阮究竟是否只是為了看上龍影,還是為了出口氣而來對付自己,她身后究竟還有沒有其他的背景存在。

    但有了這句話,就算有個別人真想對自己下手,也絕對不敢胡來。

    畢竟人言可畏,自己要真出了事情,恐怕別人第一個聯想到的就是聯盟總部。

    “當然了,我相信作為遺民的領袖,我們聯盟尊貴的理事長和那些日夜為遺民社會操勞的領導們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但我并不排除有這樣或者那樣的小團體,正在違反聯盟的法規,正在利用權利謀取著私利...”

    馬平安又小小的拍了一下高層的馬屁,而后控制著龍影一握拳頭,將右手高高豎起,慷慨激昂的說道:“如果真有這種人存在,我們又任由他們將聯盟變成了特權的社會,那么我們普通遺民的權利如何保證?又有誰來保證?

    如果今天諸位沒有到來,他們真的使用了可滲透制劑的話,那么這附近幾十萬的遺民的生命安全由誰來負責?”

    在一片贊同聲中,馬平安伸出手指,指著瑪姬.阮和屠熊的方向:“所以,作為對這一小撮蛀蟲的警誡!對于那幾位的行為,我保留控訴的權利,并不排除使用法律手段!

    當然,我不要求得到任何的賠償,我只要求得到公正...絕對的公正!

    這不僅僅是對我一個人的公正,而是對所有的遺民、那些和我一樣努力生活著、努力為自己理想而奮斗著的普通遺民的公正!謝謝大家!”

    馬平安的聲音雄厚有力,現場平靜了數秒,而后響起了稀稀拉拉的掌聲。

    很快,這掌聲就連成了一片,不僅僅是馬平安面前的這些記者,也包括了千千萬萬正在觀看著節目的遺民...

    遺民聯盟已經有了近千年的歷史,聯盟初期提倡的‘為人類生存而不懈奮斗’‘自由、公正、公平’等等口號早已成了空談。

    而在聯盟用娛樂、偶像事業來填補遺民心靈上空虛的政策下,那些由聯盟培養扶植起來的明星們給遺民帶來的也只是感官上的愉快而已。

    而且千篇一律的作風、幾乎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俊美外表和刻意制造出來的八卦早已讓遺民們有些厭倦了。

    此時,馬平安小小的顯露了一把卓越的口才和演講能力,講述的話又正好貼近那些最底層遺民的心底,頓時引起了他們的共鳴。

    加上馬平安自身的外表也很是出色,原本就很有偶像的潛力。

    就連馬平安自己都沒想到,他這一段話和逼真的‘演出’,竟然會使他在一夜之間成了無數遺民的偶像。

    甚至在日后,有好事的崇拜者給了他一個聯盟男神的稱號,用來和聯盟有史以來最成功的偶像云鶯媲美。

    而馬平安代表的賓得家族,也成了4114年初網絡上最熱門的搜索關鍵詞。

    賓得家族那些光輝的歷史、為遺民聯盟科技事業做出的貢獻通通被翻了出來。

    一時間,這個因為空難而消失的家族風頭之勁,連機甲總決賽也的消息也比之不上。

    甚至連賓得家族原先所在的冰藍城,也發起了‘歡迎賓得回家’的活動。

    至于馬平安‘衣錦還鄉’的時候如何風光,這些就是后話了,暫且不提。

    龍影有著擴聲功能,馬平安這一番演講,瑪姬.阮和屠熊聽的清清楚楚。

    兩人都是聰明人,自然知道這些話對他們意味著什么。

    等馬平安說完,掌聲響起,他們的臉色已經不能用難看來形容了。

    而旁邊那些記者卻還沒放過他們,仍舊是問著一個個讓他們尷尬無比的問題,比如:

    “屠大隊長,如果賓得.馬先生真的控告你們,您認為會是以失職罪呢還是以傷害未遂罪?”

    “瑪姬小姐,在聯盟監獄,是不存在探望規定的,您對您的幾位丈夫還有什么話要說嗎?”

    “兩位對賓得.馬先生所暗指的幕后人物有什么說法嗎?”

    “按照聯盟‘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的規定,兩位難道就不想先對著大家說些什么嗎?”

    “......”

    這些記者幾乎直接就將他們當成了罪犯,一個個尖銳的問題就那樣當頭砸了過去。

    也難怪,雖然他們沒有來得及動用可滲透制劑,但現在全聯盟都已經知道整件事情來龍去脈,只是因為記者及時趕到才沒有最后實施而已。

    捅出了這么大一個漏子,加上馬平安又宣揚一定要追究到底,這種情況下,聯盟是肯定要找出幾個替死鬼的,而他們這些當事人就是最好的人選。

    瑪姬和屠熊還好些,他們身邊那個年輕的軍官則已經腳都軟了,可憐巴巴的看著兩人,似乎想從他們臉上找出些脫身的辦法來。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