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放浪地球 > 第一百二十三章:神秘空間
    波濤陣陣、遼闊無邊的大海配上灼熱的陽光、清爽的海風、湛藍色的天空、郁郁蔥蔥的椰子樹林,還有那遠眺可望的小島,再加沙灘上一個個身材火爆、穿著三點式泳衣的美女...

    新都會占地極大,地上卻只有三層,設計師為了讓整個建筑看上去飽滿些,所以在設計上每一層都有近二十米的挑高,地下都是vip場所,自然空間布置上也不會差到哪里去,每層也有二十米的高度。

    天堂會所處于地下六,怎么說離開地面也有近百米了,但目前的一切,卻讓馬平安感覺自己并非在地下,而是正站在夏威夷群島的海灘上一樣。

    “想不到吧...哈哈,我第一次來也嚇了一跳呢...”

    王玨似乎早知道馬平安會有這種反應,哈哈笑著拍了拍他肩膀。

    旁邊已經有幾個穿著三點式的美女侍者迎了上來,將幾人分別引到了不同的更衣室。

    更衣室里的奢華自然不用多提,引著馬平安入內的美女的服務也不消多講,很是吃了幾把豆腐之后,馬平安迅速脫下了那套別扭的行頭,換上了一套沙灘短裝。

    到了新都會馬平安便已經知道,舒婷那小妞絕對是耍著自己玩呢!

    在這種vip級別的的方,名人出沒實在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就算有名如他,那些訓練有素的店員也不會露出一絲詫異之情。

    門外,王玨早已守候在那,看見他出來,熱情的一攬馬平安的肩膀,指著海灘說道:“走,先去海邊看看海浪,來個日光浴,等會再吃個海鮮大餐,嗯,這里的龍蝦和生蠔可是頂級的,一般地方可吃不到喲...”

    馬平安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感覺中,他指得哪里又是什么海浪了,明明是那些美女的波濤洶涌之處...

    “這可是連聯盟總部都沒有的技術,叫做虛擬真實。

    你看見的這個空間,其實大概只有三平方公里左右才是真實的,其他的,比如遠處的大海、小島、天空,都是用這技術模擬出來的。”

    王玨一面帶著馬平安逛著,一面胡吹著。

    雖然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這所謂的虛擬真實究竟是怎么回事,但能在馬平安這樣的家伙面前顯示一下自己的知識度,無疑還是一件很光彩的事情。

    當然了,旁邊兩個美麗的服務生也是他使勁表現自己的原因之一。

    三個女孩已經換上了泳衣在沙灘上那舒適的充氣式床墊上躺了下來,幾個女侍者正幫她們往裸露在泳衣外的肌膚上抹著防曬蜜。

    三人中,舒婷穿的三點式泳衣最為火爆,原本蜜色的皮膚在陽光下顯得極有活力,幾乎完美的S型曲線讓馬平安都不由得在心底暗暗贊嘆了幾句。

    思思身材最為嬌小,但盈盈一握的纖腰、挺拔的雙峰、雪白的肌膚,幾樣結合在一起,絲毫不遜與舒婷。

    云鶯穿的最為保守,一件連體式的泳衣將她身上幾乎大部分部位都遮擋了起來,但馬平安只看了她一眼,一股子性感的氣息便撲面而來。

    那種性感是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那雙光滑毫無瑕疵的玉足,宛若削成的雙肩,以及那輕輕咬著的下唇和那副懶洋洋的笑容,便讓人不由自主生出一種想撲上去將她摟在懷中的沖動...

    但最讓馬平安注意的卻并非她們三個,而是在她們身邊出現的另外一個女孩。

    她五官說不上有多美,卻極為精致,只是皮膚白的近乎有點透明,看上去似乎有些病態,但卻額外給她添加了一種楚楚可憐的感覺。

    云鶯、舒婷、思思都已經是美女中的極品了,但卻也無法完全遮掩她的光芒。

    看見馬平安和王玨走近,云鶯等三人笑吟吟的朝他們招了招手。

    她們身邊的女孩卻露出了一絲訝異的神色,看著馬平安,把嘴湊到了云鶯耳邊,不知道在說些什么。

    說了幾句,云鶯嬌呼了一聲伸手出去輕輕的在她身上捶打了一下,而后二人格格嬌笑了起來。

    等馬平安和王玨都走到了身邊,云鶯才掠了掠額頭散落的秀發,笑著介紹道:“賓得先生,介紹一下,這位司馬如小姐,是這個天堂會所的老板,也是司馬家族的繼承人。

    很巧,今天她正好在這里,聽說你來了,非要認識一下,你可是人家心目中的偶像喲,格格...”

    說到偶像兩字,司馬如頓時紅了臉,一雙小手伸到了云鶯臂下,撓起了癢來,看情形,兩人極熟的樣子。

    馬平安心頭卻是一陣驚訝,這段時間,他對聯盟各大勢力的情況很是做了一番了解,這個司馬家也是他重點關注的對象,卻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更沒想到司馬家在新魔都也有產業。

    在聯盟中,象王家這樣的的方巨閥為數眾多,但司馬家卻是豪門中的異類。

    這個家族極為神秘,據說至今也沒人見過他們的家主。

    他們和王家不同,并沒有在某個聚居地擁有自己的根據地,也沒有固定的地盤,他們完全是靠遍及全聯盟的商業網絡支撐著豪門的名頭。

    據說在所有賺錢的行當,都有他們的參與,就連聯盟機甲集團這樣的巨型企業中,也有他們不少股份。

    傳說中,司馬家的財富在全聯盟已是無人可比,從某種角度上來說,雖然稱不上是全聯盟最有權勢的家族,但卻可以說是全聯盟最有財勢的家族了。

    然而,由于他們的低調作風,以及極少真正控股一個企業,大多都是在背后操作的原因,他們在聯盟并不出名,只有那些對商業極為熟悉的人士才知道他們的存在。

    念如電轉,在腦海中將司馬家的情況迅速的理了一遍。

    馬平安在驚訝中回過了神來,極有風度的超著司馬如點頭示意了一下,而后盤腿就坐在了思思身邊的沙灘上,扭頭和她調笑了起來,再也沒看司馬如一眼。

    反倒是司馬如不時偷偷看著馬平安,眼神中帶著一絲好奇。

    幾個人嘻嘻哈哈的曬了會日光浴,幾個女孩便提議下水游一會。

    馬平安在小時候就被老頭子們特訓成了怪物,游泳也是其中一項,幾個泳姿下來,又博得了幾個美女的滿堂彩。

    相比之下,王玨雖然游的也是不錯,但和他比起來卻是遠遠不如,心中也不免小小的頹廢了一把。

    和這變態的家伙在一起,還真沒自己出彩的機會啊...

    游完泳,一頓豐富的海鮮大餐過后,幾個女孩約著一起去做正流行的spa,王玨帶著身邊的美女侍者也不知鉆去了哪個角落。

    馬平安身邊哪個雖然也很不錯,但憑他現在身邊極品美女一堆,卻也沒多大興趣,只是懲了懲手足之欲,便將她趕到了一邊,一個人閑逛了起來。

    這個天堂會所處在地下百米深處,卻有如此光景,馬平安心里也是好奇的很,此時閑來無事,正好用來探訪一番。

    會所左右都顯得遼闊無比,根本看不見邊際,但根據王玨所言,實際地面積也就在三平方公里左右,那如果走到底,卻又應該是個什么地方?

    心里帶著這個疑問,隨便選了一面,馬平安便沿著海灘走去。

    但約莫著才走出了一公里左右,幾個身影就從海灘內部急急的奔了過來,攔在了馬平安身前,卻是幾個全副武裝的保鏢。

    領頭的一個朝著馬平安鞠了個躬,極為恭敬的說道:“抱歉先生,會所的開放區域到此為止,前方為禁區,為避免不必要的危險,請勿進入。”

    馬平安看著這幾個家伙,心中卻更是好奇了起來。

    他自小對各類武器極為熟悉,又跟著亂想老頭廝混了一段時日,眼光極為高明。

    此時一眼便看出,這些保鏢身上裝備的全部都是最頂尖的裝備。

    這樣一套裝備,別說用來作為一個小小會所的警衛使用,就算聯盟的特戰隊的超級精英也絕對比之不上,而且看他們緊張的樣子,這會所還真是有些怪名堂了。

    馬平安為人好奇心極重,原本只是一時無聊,此時卻是真的想摸摸這個會所的底了。

    當然,他心中也有底,有那司馬如在,就算出了什么紕漏也無關緊要。

    只是看來這沙灘兩面都有人嚴密看守,又怎樣才能避過他們的耳目呢?

    ......

    回到方才休息的沙灘,王玨等人依舊未歸,馬平安靜靜的坐了會,目光卻不斷的朝著四周掃視著。

    會所號稱三公里見方,一面為海,與海相對的一面則是一堵高達數百米的懸崖,那來時的山洞就開在懸崖底端.

    那個方向,應該沒什么好摸索的的方,要有線索,必然也是在那懸崖高處了。

    但懸崖陡峭筆直,除了在半山腰上偶爾會有幾棵迎客松斜斜而下外無遮無擋,在眾目睽睽之下,馬平安再有能耐也無法避過眾人目光爬上去而不被發現。

    左右兩側則是無邊的沙灘,以馬平安所在為中心點,一直到目力所窮之處都未見盡頭.

    但馬平安根據剛才的情況略莫估計了一下,只要走出去一公里左右便會有人前來阻攔。

    而沙灘和懸崖之間,除了這一公里左右的空間之外,其他處都密布著一叢叢的熱帶灌木和椰子林,郁郁蔥蔥的綠色中點綴著一簇簇色彩濃烈的熱帶花卉,充滿了熱帶海濱的奔放氣息。

    此時已是下午時分,來會所的游客明顯多了起來,兩公里長的開放區域中,已經搭起了一個個遮陽傘,下海游泳的人也是絡繹不絕。

    馬平安左右看了看,終于拿定了主意,起身往海中走去,游出去百十來米后,深吸了一口氣便潛入了水中。

    他泳術極佳,一個深潛便能游出近百米,需要換氣的時候則仰面而浮。只將嘴唇露在水面之上,在波濤洶涌的海面上,根本讓人無從發覺。

    十數分鐘后,已往東邊游出了千米之外。

    馬平安方自得意,卻發現前方海水似乎有些古怪,在水下卻也看不真切,等到游到近前才發現,面前有一道大網擋住了去路。

    那一根根黑色金屬織成的細絲上還閃著幽幽藍光,在水下拖曳出數米之遠,宛如一條條觸手揮舞不休,一看便知道觸碰不得。

    馬平安只能往下潛去,但這海水雖然是假的,卻也極深,一個深潛下去也見不到底,那網卻一直未絕,兩面也是一望無盡,無奈之下,只能往岸上而去。

    幸好此時應該早已過了前頭遇到阻攔的的方,好歹也算是闖過一關了。

    上岸之后,左右看了看,果然毫無人跡。這才放心往東而去。

    走了大約一公里左右,穿越了好幾叢椰子林和一塊塊兀突的礁石,馬平安越加贊嘆起來。

    雖然明知道這海是假的,但一切的一切都又是那么真實,別說那些熱帶海邊獨有的植物,就連那一塊塊礁石上都有著幾百年沉積的水銹,甚至連那咸咸的海風也一般無二。

    此處已離那熱鬧的沙灘浴場有不少距離,喧嘩聲漸離漸遠,終于被海風的呼嘯聲全部掩蓋了下去。

    前方依舊是一往無邊、蜿蜒曲折的沙灘,金色的沙子,在陽光下閃爍著點點光芒,配上旁邊碧綠的熱帶樹木和塊塊黑色的礁石,美得好似夢境一般。

    再往前行了百十米路,前面幾步路的地方變得狹窄了起來,一大塊礁石占據了半塊沙灘,里側的椰子樹林也突兀的橫出來不少。

    馬平安眉頭皺了皺。那種古怪的第六感忽然從心底冒了出來,身子毫無來由的往前一沖,閃電般的趴在了沙灘之上。

    只聽見上方傳來嗖嗖嗖的輕響,混在海風聲中幾不可聞,半晌之后方才停歇。

    馬平安又等了幾秒,確認已無聲息之后才爬了起來。

    他知道又觸碰到了什么機關,此時想再掩飾身跡恐怕也是為時已晚,索性大搖大擺的往前而去。

    剛走了幾步,面前有一道水波般的光芒閃動了起來,在空中出現了‘禁止前行’四個血紅大字。

    馬平安略微猶豫了一下,還未決定是否要繼續前行,只聽見身后傳來氣流波動的聲響,一架懸浮車已經劃空駛來。

    馬平安微笑著轉過了身去,滿臉都是一個走錯方向的無辜游客的神情。

    懸浮車門一開,十數個身影便掠了下來,領頭的是一個身著黑色西裝,滿臉蒼白的中年男子。

    看見馬平安,先是一愣,而后上前了兩步,躬身為禮,說道:“您好,賓得先生,請允許我自我介紹一下,鄙人周昌,是這個會所的經理。”

    馬平安指了指他身后那一排全副武裝的保鏢笑道:“經理大人,我只是隨便逛逛,不至于這么大陣仗吧?”

    周昌依舊一副彬彬有禮的模樣,攤了攤手說道:“抱歉,賓得先生,這是我們會所的規定,前方區域有很大的危險性,是會所的禁區,這也是為了客人的安全考慮,如果給您造成了不快,請諒解!”

    “哦,原來是這樣,那還真不好意思了。”

    馬平安極有風度的朝他微微傾身示意了一下,轉身就走,擦肩而過時,還拍了拍他肩膀表示了一下歉意,。

    這道水波一樣的屏障后頭,肯定就是這個會所的關鍵部位了,就是不知道,海洋方向的遠處,是不是也和這面一樣,有著這么多的防護。

    看見馬平安走遠,周昌本來就毫無血色的臉更見蒼白,半響后才朝著身后說道:“調出所有偵控錄像,給我查清楚,他是怎么通過防護線的!

    通知小姐,她的朋友中可能有危險人物,另外,在這些人離開前,多派幾個泳女跟著,千萬不能再出岔子了!”

    那些保鏢點頭應是,紛紛離去。

    周昌往左右看了看,將手腕伸出,調出了身份芯片上的虛擬屏幕,在屏幕上飛快的按動了數十下,那水波般的光芒隨之隱去,等他踏了進去之后,水波迅速恢復了原樣,而后隱入了空氣之中。

    他卻沒發現,在他肩頭,多了一顆細小如塵埃的東西...

    和天堂會所相比,水波后面完全是兩個世界。

    依舊是一片巨大的空間,只是雜亂無章,到處都是林立的混凝土柱和裸露的鋼筋,好像是一個完成了一半的工的一樣。

    那水波似乎有著隔離光線的作用,外面如此明亮,到了里面卻只能看見淡淡的藍色光芒。

    但也幸好有著這光源的存在,才沒讓這個空間完全暗無天日,但由于在地下,整個空間的空氣中都帶著一點點潮濕的感覺。

    周昌往前急行,在一片混凝土林中左拐右拐了半天,才在一根毫不起眼的柱子前停了下來。

    伸出手,按在了上面,原本毫無異樣的柱面忽然閃動起了白色的光芒,而后一個輕輕的聲音響起:“指紋驗證通過,覓食者097號,允許通過。”

    話音剛落,混凝土柱面便毫無聲息的裂了開來,露出了一個圓形的空間,周昌一踏入,便重新關閉,合攏之后再也看不出半點痕跡。

    圓柱內,是一個銀色的空間,一道光芒從頂端射下,將他籠罩了進去。

    十余秒后,那聲音再次響起:“dna驗證通過,視網膜掃描通過,腦電波頻率對比驗證通過,完全確認身份,自毀程序取消,這里是接地九號通道,請輸入目標地,即將開始傳送。”

    也不知道周昌要去得是什么的方,這樣的防護措施,竟然比那古動物園地下基地的還要嚴密幾分...

    周昌在一個虛擬屏幕上按動了幾下,輸入了幾個數字,空間內的光芒一暗,一陣極為輕微的機械傳動聲響起。

    他整個人微微向上跳動了一下,說明這個空間正在急速下沉,不知道過了多久,那聲音又響了起來:“目的地已到,覓食者097號,歡迎您回家!”

    空間的門自動劃了開來,門外是一間封閉的屋子,在門口又經過了幾道極為繁瑣的認證程序,周昌走了出去。

    外面是一條走廊,走廊的盡頭停著一輛造型古怪,好像一支雪茄一般的車子,經過認證,周昌坐了上去,車前方的墻壁無聲無息的裂開,一陣吵雜聲傳來,門外...竟然是一個巨大的城市...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