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放浪地球 > 第一百五十二章:最難消受美人恩
    一小時后,馬平安趕回了自己的莊園里。

    舒婷、思思、云鶯等人顯然是已經等了他很久了,馬平安還沒下車,就已經迎了出來。

    舒婷這丫頭更是在馬平安剛下車的時候,就尖叫一聲,迫不及待的朝他撲了過來,隨后整個人如同一個大號的樹袋熊,結結實實的掛在了馬平安的身上。

    “色狼,你今天真的是干的太棒了!”

    舒婷的小臉紅撲撲的,臉上滿是興奮的笑意。

    “鬧什么呢?快下來。”馬平安笑罵道。

    不過舒婷的身子香香軟軟的,身材也好,豐滿的胸膛一直擠壓著馬平安的胸口,結實修長的大腿纏在他腰上,感覺不錯不說,還有一股若有若無的馨香氣息一直往馬平安的鼻子里鉆。

    這家伙只是口中拒絕,但實際卻是絲毫沒有掙脫的打算。

    “就不下。”

    舒婷得意洋洋的望了馬平安一眼,不松手不說,甚至還用手臂把馬平安的脖子環繞住,整個人抱得又緊了幾分。

    “你...”

    馬平安還待說話,但他突然又感覺身上一緊。

    原來思思這小妞不知道什么時候也湊到了自己的身邊,雙手從舒婷跟馬平安中間穿過,從側面也抱住了馬平安。

    “這...”

    馬平安一臉懵逼,不清楚這群姑奶奶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不過不同于舒婷的笑語嫣然,思思臉上的表情,帶著一絲濃郁到抹不開的擔憂。

    甚至在她剛抱住馬平安的時候,她就“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看著思思嬌俏的面容哭的像一只花貓一樣,眼淚還一直往自己身上蹭,馬平安也顧不得自己身上十幾萬一件的衣服了,連忙安慰了起來。

    “思思,怎么回事?誰欺負你了,來,告訴我,我幫你收拾他好不好?”

    馬平安在這里苦口婆心的安慰著,但思思只是淚眼朦朧的望了他一眼,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想法,甚至還隱隱有越哭越大聲的跡象。

    馬平安有些頭痛。

    他并不怕女人對他態度不好,也不怕女人處心積慮的針對他。

    他就怕女人哭。

    特別還是自己的女人。

    不遠處,胡思和王玨望著眼前的這一幕。

    一開始,胡思的眼神還有些羨慕,羨慕大馬哥能坐享齊人之福,

    但當他看到眼前的場景時,心中的羨慕就淡去了不少。

    他可沒有馬平安這種哄女人的本事。如果他的女人不說個為什么,就哭成這樣的話,他怕不是要頭疼死。

    至于王玨,則是幸災樂禍的望著眼前的場景。

    “哈哈哈,讓你浪,現在沒轍了吧?”

    馬平安根本不清楚思思的悲傷到底從何而來,也就無從哄起。

    他的目光有些煩躁的隨意朝周圍一掃,正好看到了幸災樂禍的王玨,心中一動,立馬就有了主意。

    當你不知道該怎么辦的時候,為什么不找個背鍋的呢?

    緊接著,馬平安望著王玨的方向,開口問道。

    “思思,是不是王玨這小子欺負你了?沒事,我幫你揍他一頓。”

    王玨:“......”

    被馬平安這么一插科打諢,思思眼中的悲傷被沖淡了不少。

    馬平安見狀連忙趁熱打鐵,又多哄了好幾句,很快地,“噗嗤”一聲,思思終于破涕為笑。

    “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你到底在哭什么了吧?”

    馬平安無奈的聳了聳肩。

    舒婷輕哼一聲,有些留戀和不舍的從馬平安身上下去,思思則是將小臉埋在了馬平安的胸口處。

    “大馬哥,你不知道,我今天到底有多怕,我真的好怕以后再也見不到你了。”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馬平安也只能苦笑一聲。

    他自然了解天地機甲的恐怖性能,做什么事情之前都做了周詳的計劃,但思思卻不知道,在天地機甲跟測評機甲交手的時候,她肯定是擔心的夠嗆。

    望著思思,舒婷,甚至一旁的云鶯臉上都殘存的擔憂神色,馬平安心中暗嘆了一口氣,因為輕松扳倒鄭玄而生出的一絲自得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在這個亂世當中,哪怕是那些頂尖勢力,都隨時有可能傾覆,更何況自己的根基還這么薄弱?

    而且自己身邊還有這么一大幫子人呢,每走一步,都需要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好了好了,反正這次事情也算是過去了,我們的賓得馬可又是大獲全勝哦。”

    見場上的氣氛有些沉悶,云鶯連忙站出來打圓場,她望著不遠處的馬平安,絕美的臉上多出來了一絲笑意。

    “上次賓得馬可是說好了,要請我們去‘紙醉金迷’的,結果他這個主人半路上就跑了,這次我們可不能讓他再賴賬啦!”

    “好說好說。”

    這次聯名機甲的合作,馬平安的收益可是按十億計算的,他自然是闊氣無比,大氣的擺了擺手,做出了一副不差錢的模樣。

    而且他也知道大家之前擔心了很久,需要找個地方發泄一下,笑著開口說道。

    “正好,那就把那位司馬小姐也叫上吧。”

    馬平安的話音剛落,就感覺自己腰間的部位,傳來了一陣劇痛。

    “嘶。”

    他倒吸了一口涼氣,低頭一看,卻發現舒婷正一只手捏著自己腰間軟肉的地方,狠狠地一擰。

    “謀殺親夫啊你!”

    馬平安齜牙咧嘴的罵道。

    “你活該。”

    舒婷瞪了馬平安一眼。

    “都有我們這么多姐妹了,你居然還想著別的女人。”

    她直接把云鶯也算進去了。

    馬平安沒有解釋自己是想要趁機再觀察一下那位司馬大小姐。

    反正他解釋了舒婷也不會信。

    而且舒婷其實也只是發泄一下心中的郁氣罷了,在狠狠地揪了馬平安幾下之后,她竟然乖乖的去聯系那個司馬如了,這倒讓馬平安感到頗為意外。

    ‘紙醉金迷’雖然是新上海有名的銷金窟,哪怕是最低級的會員卡,都需要上千萬的身家才能辦理一張。

    但以馬平安現在的吸金能力,就算他辦一張丟一張,每天辦每天丟都不在話下。

    而且他還依稀記得,在他剛成為聯盟英雄的時候,這個會所就給他送來了最高等級的鉆石貴賓卡,可以享有頂級個人服務不說,還有專屬的尊享優惠。

    只可惜,這張鉆石會員卡被他不知道弄哪兒去了。

    如果其他人知道,一張哪怕是身家十億、甚至是幾十億的富豪都沒資格使用的鉆石貴賓卡,就這樣被弄丟了的話,恐怕會當場發瘋。

    不過這種事情對馬平安來說,稀疏平常的很。

    這倒不是因為他丟三落四。

    而是因為,他手里的這種貴賓卡,實在太多了。

    跟其他的幾個銷金窟不同的是,紙醉金迷的消費主力是那些富二代和公子哥,還有各種名媛貴婦。

    如果能邀請到聯盟英雄賓得馬到這里玩的話,可想而知,以賓得馬的人氣,能給它招攬來多少生意。

    既然是出去玩的,眾人自然要好好打扮一番。

    馬平安的衣服都是思思細心挑選熨燙一件件放好的,根本不需要挑選,隨意拿出一套來,都極為妥帖。

    僅僅半分鐘不到的時間,他整個人就煥然一新。

    第二個準備好的是王玨,他的底子很好,雖然只是換上了一件款式普通的白色西裝,但依舊映襯的頗為俊朗。

    “嗯,不錯。”

    馬平安細細的端詳了王玨一陣,點頭贊道。

    平心而論,王玨確實很帥,帶出去也足夠有牌面,而且最關鍵的是,他沒有自己這么帥,也搶不了自己的風頭。

    馬平安一邊心里這樣想著,一邊望著王玨‘嘿嘿’直笑,搞的他頭皮發麻,心里毛毛的。

    以他們兩個的底子,不需要怎么準備,天生就有一股無形的氣質。

    至于胡思這個技術宅,跟不修邊幅的亂想老頭混了這么久,早就沾染了不少亂想老頭的習氣,穿著條短袖短褲,踩著大夾板就準備出發。

    不過在馬平安和王玨的齊心合力之下,胡思還是煥然一新,一身剪裁合身的小西裝得體無比,再配上一副金色圓框眼鏡,看上去倒也頗為文質彬彬,估計會受到不少人的青睞。

    足足半個小時之后,思思,舒婷,云鶯這才打扮完成。

    她們本來就是不施粉黛,就足以碾壓一眾美女的相貌,現在精心打扮之下,如同百花齊放一般,爭奇斗艷,看的馬平安眼睛都直了。

    “怎么樣?好看吧?”

    舒婷款款走到馬平安的面前,一只手環住他的脖子,身子往他身上湊得近了些。

    “太好看了!”

    馬平安嘖嘖嘆道。

    “我都有點不舍得我的老婆們出去給那些臭男人看了。”

    說著,他的狼爪就忍不住的朝舒婷肩上探。

    “去去去,誰是你老婆。”

    舒婷俏臉微紅,但嘴上還是絲毫不客氣的呵斥道。

    隨后,她仔仔細細的打量了馬平安一番,似乎是發現了什么一樣,雙手叉腰,嬌哼道。

    “你打扮的這么好看,又想出去勾搭哪家的狐媚子啊?”

    馬平安一愣。

    不是你們讓我好好打扮一下嗎?

    不過馬平安也知道,跟女人是萬萬不能講道理的,他伸手指了指舒婷明顯是精心挑選的服裝,舔著臉想要把這件事情給混過去。

    “你打扮的不也很好看嗎?”

    他原本只是隨便夸舒婷一下,岔開話題罷了,可誰曾想,聽了自己這句話,舒婷卻是杏眼圓瞪,柳眉豎挑。

    “你的意思,是我打扮這么久,是為了出去勾引別人了?”

    馬平安:“......”

    過了好一會兒,馬平安仿佛是認命了一般,無奈的開口問道。

    “好吧,那你說我應該怎么打扮?”

    “這才對嘛。”

    舒婷笑的如同一只偷到了雞的小狐貍。

    “跟我過來。”

    數分鐘后,馬平安對著鏡子,望著自己嶄新的樣子,陷入了沉思。

    此時此刻,他頭頂一個巨大的寬檐帽,帶著一個能遮住小半張臉的墨鏡,穿著一身寬松肥大的花衣服。

    看起來不像是去‘紙醉金迷’浪的,反而像是去海邊度假的。

    “怎么樣?我的審美還不錯吧?”

    王玨,胡思明智的選擇不發一言。

    思思,云鶯的臉上忍不住露出了一絲笑意。

    至于馬平安,則是一臉的生無可戀。

    過了好久,他才無可奈何的開口說道。

    “我的小祖宗啊,我們是出來玩的,你把我打扮成這樣,還怎么玩啊。”

    “你懂什么?”

    舒婷一揚臉,得意洋洋的說道。

    “你現在可是聯盟英雄,出入那種場合算什么事情?我這是可為了你的名聲著想。”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