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放浪地球 > 第一百六十章:驚變,菊花教的刺殺!
    卡座區。

    馬平安正在跟舒婷等人調笑著,余光卻突然發現遠處有烏壓壓一大群人正在朝自己走來。

    “誰這么不識相?”

    馬平安臉色一沉。

    他所在的位置,已經是卡座區的邊緣地界了,看這群人過來的方向,顯然是來找他的。

    “怎么了?”思思問道。

    說話的工夫,這群人又離馬平安等人近了不少。

    一旁,司馬如看到這樣的場景,臉色微冷。

    “我去把紙醉金迷的老板給叫過來。”

    “不用。”

    馬平安搖了搖頭。

    “我倒是想要看看,他們想做什么?”

    無論在什么地方,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總是最多的。

    特別紙醉金迷這里幾乎到處都是每天閑的沒事干,精力無處發泄的年輕男女,看到這里有樂子,很快就聚集了一大堆的吃瓜群眾。

    不過這些人看起來就來者不善,絕大多數的人根本沒有湊上去的想法,只是遠遠地看著,時不時還交頭接耳小聲議論幾句。

    這邊的動靜很快就引來了一整隊紙醉金迷的安保人員。

    紙醉金迷的安保人員雖然沒有持有槍械的資格。

    但他們手里的改良麻醉槍,警用軍用電擊器這樣的玩意兒可不少,甚至隊長的身上,還掛著好幾枚震蕩彈。

    趙鑄身邊的人要么是紈绔子弟,要么是溜須拍馬之輩,又哪里見過這樣的架勢?

    絕大多數人都心中發怵,下意識的將目光望向了人群最中間的趙鑄。

    “怎么回事?”

    安保隊長望向這群人,冷聲說道。

    就在所有人都有些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趙鑄緩緩從人群當中走出,無所謂的擺了擺手。

    “陳隊長,不用緊張,我又不是來鬧事的。”

    “趙公子?”

    似乎也認得趙鑄的身份,那位陳隊長的表情有些猶豫。

    “不要讓我難做。”

    “你看我像這么不懂規矩的人嗎?”趙鑄反問道。

    安保隊長深深地望了趙鑄幾眼之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點了點頭。

    “好吧,但如果真的有人在這里鬧事的話,我是不會留情面的。”

    安保人員緩緩退去,這樣的場景,引起了周圍人的一陣驚嘆。

    “不愧是趙公子啊,連紙醉金迷都要賣給他面子。”

    “那是當然,趙家的牌子擱在這呢...”

    雖然這個安保隊長并不能代表紙醉金迷,但是這樣的面子,也不是誰都能有的。

    聽著周圍幾乎片刻不停的夸贊聲,趙鑄也不由得有些得意。

    “趙公子?”

    馬平安一開始還有些好奇,是誰想找自己的麻煩。

    當他看到,帶著這么多人氣勢洶洶朝自己走過來的人,居然是先前那位指定配角的時候,他也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

    你這不是在送臉給我打嗎?

    “有事情嗎?”

    馬平安還沒有開口,思思就先說話了,她的語氣冰冷無比,絲毫不掩飾自己的厭惡之意。

    她知道這個趙公子的目標是她,但她沒有想到的是,這個趙公子居然這么惡心。

    自己都很明確的表明,自己的老公是馬平安了,他居然還厚顏無恥的湊上來。

    至于一旁的舒婷,司馬如,還有見到其他人過來,故意戴上紗巾隱藏了部分面容的云鶯,望向趙公子的眼神同樣是厭惡無比,像是見到了極為惡心的蒼蠅一樣。

    這樣的畫面,讓那些圍觀的人,甚至是趙鑄身邊的狗腿小弟們,都愣住了。

    平日里,他們見到一個這種級別的頂尖美女,都極為費勁。但現在,在這一個小小的卡座里,居然一下子就出來了四個?

    這也太浪費資源了吧!

    趙鑄也有些發愣。

    他原本以為這個男人能擁有‘薇薇’和另外的一個美女,就已經是難得的艷福了。

    可誰曾想,居然還有兩個?四個美人,他吃得消嗎?

    甚至就連隱藏在角落里的情圣和董驍都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場景。

    前者自然不必說,他所撩過的妹子雖多,但哪里能跟眼前的這四位相比?

    至于董驍,他從小就貪花好色,追求過的貴族小姐不在少數。

    可別人要么嫌棄他腎虛體弱,要么嫌棄他太二了,他的追求從來都沒有成功過,只能開啟‘撒幣’模式,去用錢來買女人的真心。

    現在,他看到馬平安身旁圍繞的這些頂尖美女之后,頓時就震驚無比的瞪大了眼睛,驚為天人。

    “乖乖,這個賓得馬,未免也太厲害了吧!”

    他一拳砸在了面前的桌子上。

    “合作!”

    “必須要跟他合作!”

    “滴滴。”

    一聲輕響。

    馬平安也顧不得眼前莫名其妙的這群人,低頭朝個人芯片望去。

    當他看到個人芯片上,記載的一行信息時,臉上就露出了吃驚的表情。

    “公司出事了?”

    馬平安的話語,將在場的所有人都給驚醒。

    當趙鑄看到馬平安的身邊,居然有這么多位頂尖美人的時候,他的心中就已經萌生了退意。

    畢竟,能吸引到這么多頂尖美人的男人,又哪里會是什么泛泛之輩?

    就算是找麻煩,也要等他再調查清楚了動手。

    現在馬平安的話語,正好給了他一個臺階下。

    “是這樣的。”

    趙鑄清了清嗓子,正準備找一個合適的理由,把這件事情給解釋清楚的時候。他的屁股,卻不知道被誰給狠狠地踹了一腳。

    猝不及防之下,趙鑄的身子一個趔趄,在一股難以抵御的沛然巨力的挾裹之下,朝馬平安的方向猛撲了過去!

    “砰”的一聲巨響,趙鑄的腦袋狠狠地磕在了卡座上,他的手無意識的胡亂掙扎著,將桌上的食物托盤滑的七零八落,各種酒水小食位置偏移,噼里啪啦砸落一地,破碎的玻璃和酒水食物飛濺,整個卡座變得凌亂無比。

    馬平安深深的望了一眼已經被砸出來一個凹陷的卡座,嘴角微微抽搐。

    這小子,頭還真硬啊...

    趙鑄被撞得七葷八素,口中發出了一陣痛苦的哀嚎聲。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緩過神來,從口中發出低沉的怒吼聲,整個人如同一只擇人而噬的獅子。

    “這是誰特么干的!”

    “趙公子。”

    周圍的人紛紛湊了過來,想要先把趙鑄給扶起來。

    馬平安也拉住了趙鑄的一只手,似乎是想要攙扶一下他。

    而就在這一刻,變故發生。

    先前那位相貌普通,一直跟在趙鑄不遠處的男子,潛伏了這么久,終于等到了合適的機會。

    他的身形微弓,整個人如同一只獵豹一般,猛地竄起,從趙鑄腿上踩過,在短短一瞬間就欺身而上,到了馬平安的面前。

    寒光閃爍,他的袖子一抖,就無聲無息的浮現出了一柄雪亮的匕首,朝馬平安的胸口處刺了過來!

    這么近的距離,這名殺手又是蓄勢待發,馬平安本不該有反抗的機會。

    但奇怪的是,他竟然如同早就準備好了一般,不緊不慢的把趙鑄的胳膊一抬。

    “噗嗤”一聲,匕首沒入肉體的聲音響起,趙鑄慘嚎起來。

    鮮血飛濺,在短短的一瞬間,這柄匕首就幾乎貫穿了趙鑄小半個手臂,不可謂不鋒利。

    但哪怕這柄匕首再鋒利,也被趙鑄手臂的骨骼卡住了片刻。

    而這樣的機會,從小經歷地獄訓練,戰斗經驗極其豐富的馬平安自然不會錯過。

    在那位殺手試圖把匕首抽離的那一刻,馬平安的另一只手就抓住了一瓶破碎了一半的紅酒,酒液連著散碎的玻璃碎片,全部潑在了殺手的眼睛里,而后猛的一刺,一扭...

    再下一刻,馬平安猛地起身,身形一個閃動,騰空而起,繞過了地上的趙鑄,手掌并刀,“啪”的一聲,干脆利落的擊在了殺手的后頸處,將他徹底打暈。

    變故發生的實在太快,在場的人幾乎都沒有反應過來。等他們回過神后,馬平安已經干脆利落的解決了戰斗。

    那些紈绔子弟們又哪里見過這樣的場景?

    一個個嘴巴張得大大的,瞪大眼睛,想到自己剛剛還要與這樣的人物為敵,他們一個個都感覺心里發怵,雙腿也忍不住發抖。

    至于那些名媛貴婦,懷春少女們,看到這樣血腥的一幕,有的人捂住嘴巴,發出干嘔或者尖叫聲。

    還有的,則像是一點都不害怕一般,眼睛都不眨的望著馬平安的身影,表情花癡無比,顯然是把他當成什么隱士高人,或者聯盟特工了。

    趙鑄自幼嬌生慣養,先前被撞了那么一下,就已經疼得叫出聲了。

    現在他的整根手臂幾乎被匕首給貫穿,更是根本顧不得形象,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就趴在地上開始慘嚎了起來。

    馬平安的臉色更古怪了。

    他突然聯想起前世村子里,那些屠戶們殺豬時的場景。那些被捆住要被宰了的豬,可不就是像趙鑄這么叫的嗎?

    “喂。”

    馬平安先是用個人芯片聯系了一下聯盟醫療隊,隨后,他蹲下身子,饒有興致的拍了拍趙鑄的臉龐。

    “你怎么這么慫啊,就你這,還想跟我搶女人呢?”

    “不就是一點小傷嘛,大不了,我賠你一張創可貼唄!”

    “你......”

    趙鑄手指顫抖的指著眼前的馬平安。

    他渾身劇烈的哆嗦著,已經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了。

    “你...是...是個...魔鬼...嗎?”

    到了這個時候,趙鑄對馬平安幾乎是已經恨之入骨了。

    他怨恨無比的瞪著馬平安,瞪著,瞪著...

    可瞪著瞪著,他突然發現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經過了剛才短暫的戰斗過后,眼前這個男人的墨鏡已經下滑了不少,自己可以看清楚他的部分面容了。

    “趁此機會,記清楚這個人的相貌,到時候秋后算賬,豈不是美滋滋?”

    這樣想著,趙鑄一邊強忍著手臂處的疼痛,一邊仔細的觀察起馬平安的相貌。

    可不知道為什么,眼前的這個男人,自己怎么越看越熟悉...

    突然,趙鑄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臉色一僵,心中“咯噔”一聲,有了一股不妙的預感。

    該不會,真的是那位吧...

    可是,自己不至于這么倒霉吧。

    正當趙鑄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思思,舒婷,司馬如,還有戴上了紗巾的云鶯就都湊到了馬平安的面前。

    開始擔憂的檢查馬平安渾身上下,有沒有受到什么樣傷害。

    反觀趙鑄這邊,他的手臂都被捅穿了,血都要留一地了,還沒有人敢過來安慰。

    這般對比,當真是讓趙鑄萬念俱灰。

    羨慕歸羨慕,趙鑄的余光還不忘觀察馬平安那里的場景,當他看到戴著面紗的云鶯時,先是一愣。

    隨即,他的渾身上下就開始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先前,他只是感覺角落里那個戴著面紗的人很漂亮而已,根本不敢朝聯盟女神的方向去想。

    但現在,感覺眼前這個藏頭露尾的人看起來有點像聯盟英雄賓得馬的時候,再往這一方面去聯想,他就一下子認出來云鶯的身份。

    連帶著,也猜出來了,自己今天得罪的人到底是誰?

    “咕咚”一聲,趙鑄喉結滾動,咽下一口吐沫。

    如果是平時的話,一個沒有實權的聯盟英雄,他得罪了就得罪了,但現在是什么時候?聯盟英雄被刺殺的時候!

    而且最關鍵的是,這個刺殺聯盟英雄的人,居然是跟著自己來的!

    趙鑄的面色慘白一片,渾身上下冰冷無比,如墜冰窟。

    他只是紈绔,只是喜歡意氣用事,但卻不是傻子。

    在聯盟即將分崩離析的這個節骨眼上,聯盟英雄遭到刺殺,而且刺殺他的人,還是跟著自己過來的。

    他幾乎不用思考,就能猜得出來,這件事情曝光之后,會發生什么樣的事情!

    別說他保不保得住,就算是整個趙氏家族,想要從這場風波里脫身,也是極為艱難的事情。

    “完了,全完了。”

    趙鑄的瞳孔渙散,眼睛幾乎沒有焦距,哪怕整個紙醉金迷充滿了讓人興奮和溫暖的氣體,他也感受不到一丁點的暖意。

    他扭過頭,望著已經暈倒在地的刺客,眼睛中,浮現出了刻骨的恨意。

    都是因為這個王八蛋,如果不是因為他,我...

    就在趙鑄用污言穢語,瘋狂的問候著刺客的祖宗十八輩的時候,

    他突然發現了一件事情,眼睛陡然亮起。

    或許,自己還有希望?

    他發現的事情很簡單,那就是,這個刺客,穿的是布鞋。

    可從剛剛他屁股上挨的一腳,那觸感堅硬無比,應該是皮鞋,而且是特制的那種!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