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放浪地球 > 第一百七十七章:此消彼長,鄭天的絕望
    隨著時間的流逝,新魔都督察隊分部跟鄭家的沖突愈演愈烈。

    鄭家雖然是聯盟排名前列的頂尖家族,綜合實力遠在新魔都督察隊分部之上。但它畢竟不是新魔都本地勢力,只要一調動太多勢力進入新魔都,就會受到新魔都督察隊和三大家族的合力打擊。

    因此,面對馬平安這根本不講道理的以勢壓人,家大業大的鄭家一時間居然想不出破解的辦法,只能憋屈無比的被動承受著,想盡一切辦法減少損失。

    在這段時間里,鄭家內部可謂是流言四起,幾乎所有鄭家的年輕子弟心中都憋了一股氣。

    ——從來都只有他們鄭家欺負別人,什么時候輪到別人騎在他們頭上拉屎撒尿了?

    鄭天的資歷和威望本就不足,根本壓服不住鄭家的人,再加上有心人的刻意推波助瀾,很快,鄭家內部就充滿了質疑的聲音。

    “怎么回事?鄭天到底行不行啊!被賓得馬欺負成這樣都不敢反擊?還有沒有點血性了!”

    “誰知道呢,起初鄭天跟賓得馬對著干的時候,我還覺得他有點本事呢,現在看來...呵呵吧,沒那個金剛鉆,就不要攬這個瓷器活啊。”

    這些人未必不清楚對目前的鄭家來說,盡量避免跟新魔都督察隊直接沖突,選擇隱忍和韜光養晦才是最好的選擇。

    但問題是,家族利益跟個人利益,在很多時候并不是完全一致的。

    鄭家跟賓得馬的沖突明面上的導火索是鄭天拒絕繳納維穩費,實際上是鄭家跟賓得馬背后的聯盟總部的一次博弈,抵制新魔都督察隊分部的也不僅僅是鄭天,還有鄭家的不少高層。

    在這段時間里,鄭家的不少人因為賓得馬的舉動而損失慘重。

    這些人既不能去找聯盟英雄賓得馬動手,又不敢找那些鄭家高層的麻煩,也只能把心中的怒火都傾瀉在鄭天這個背鍋俠身上了。

    此時此刻,鄭家分部,鄭天的辦公室里。

    鄭天正望著桌上的一份報告,神色陰沉無比。

    ——這上面記載了不少鄭家人議論他的言論。

    “少爺。”

    那位唐裝老者小心翼翼的湊近一步。

    “您不要被那些小人的話給影響了。”

    “我明白。”

    鄭天點點頭,可他的臉色依然難看無比。

    “我只是不明白,如果是外人,這樣故意編排我也就罷了,可現在就連我們鄭家的自己人都不理解我。”

    “只要家族的掌權者還支持您就夠了,至于那些只敢背后傷人的墻頭草...”

    說到這里,老者的神色有些嚴肅,也有些不屑,“您不需要他們的理解,只需要服從。”

    “唉。”

    過了許久,鄭天長嘆了一口氣,伸手扶了扶額頭,顯然是有些疲憊。

    如果不是這段時間的經歷,他根本不會想到,當他心心念念的權力真的到手之后,這種感覺居然會是如此的痛苦。

    別說是成為鄭家家主,帶領鄭家崛起成為聯盟霸主,甚至是復辟帝制,成為皇帝了,就連一個根本不被他放在眼里的賓得馬,都是這么難對付的人。

    在這段時間里,鄭天幾乎是親力親為,事無巨細,每次鄭家商鋪有損失的時候,他都第一時間要求送上來損失報告。也正是因此,他才知道這些天鄭家的損失加起來有多恐怖。

    ——那是一個比維穩金還要翻上幾倍的巨額數字。

    雖然那些家族高層們的支持,讓鄭天的心中還有不少信心,但有時候,他也難免會有些懷疑和恐慌。

    “您說,我當初拒絕給賓得馬維穩金是不是做錯了?”

    “少爺。”

    唐裝老者的表情有些苦澀。

    “事到如今,我們已經沒有別的選擇了,鄭家跟賓得馬的沖突現在已經不僅僅是我們兩方的事了,整個新魔都的世家大族們幾乎都在關注這件事情。

    我們如果勝了,新魔都督察隊的威信就蕩然無存,聯盟總部借賓得馬之手收攏新魔都勢力的計劃也會失敗。

    但如果我們失敗了,不光鄭家要淪為笑柄,您作為這次事件的引火索,肯定也會被家族重重責罰,徹底喪失再進一步的可能性。”

    “我明白了。”

    鄭天無力的點了點頭,他用余光瞥了一眼桌上另一份記載了鄭家這段時間損失的報表,眼神苦澀無比。

    “現在,就看誰先熬不住吧。”

    ......

    新魔都督察隊分部。

    比起鄭天這段時間的度日如年,煎熬無比,馬平安這段時間的日子可是過的無比滋潤。

    不得不說,有秘書就是好,俗話說得好,有事秘書干,沒事干....咳咳咳。

    雖然新魔都督察隊分部現在正處于百廢待興的狀態,幾乎有堆成山的公務需要處理,但是在柳纖纖跟郭隊長這兩位得力助手的幫助下,馬平安還是很快的就處理好了新魔都督察隊分部這個爛攤子,又成功過上了甩手掌柜的生活。

    而且更令馬平安欣喜的是,由于他之前將新魔都督察隊分部絕大多數貪污受賄的人員給清理掉了,現在的新魔都督察隊分部可謂是精簡無比,開支也比之前少了一大截。

    按照預算,新魔都督察隊分部賬上的錢其實早就該花完了,但一直到現在,新魔都督察隊分部賬上的錢還剩七千多萬。

    馬平安原本還想著在啃下鄭家這塊硬骨頭之前,先拿出自己的一部分資產,填補一下空缺的,可現在看來,完全沒有必要了。

    正當馬平安美滋滋的躺在老板椅上,一遍伸懶腰,一邊想著鄭天臉上表情的時候,一個動聽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賓得馬長官,有人求見。”

    馬平安的眉頭微皺。

    ——這可不是柳纖纖平時的工作態度。

    根據往常的經驗,她肯定會把來者的身份,目的,是否預約等信息全部登記好提前拿給自己才對。

    “誰?”

    馬平安開口問道。

    正當他還有些好奇的時候,云鶯就已經推開辦公室的房門走進來了。

    她一直走到馬平安的辦公桌前的地方才停了下來,一只手慵懶的撐著辦公桌的邊緣,一邊將絕美的臉蛋湊得離馬平安近了些,笑吟吟道。

    “賓得馬長官?您不會連我都不認識了吧?”

    “哪能呢。”

    馬平安雖然不知道云鶯過來干什么,但在他的辦公室里,他自然不會有太多的顧忌,笑著回答了一句之后,就站起身來,隔著辦公桌一只手朝云鶯腰間攬去。

    可云鶯似乎早有準備,輕巧的一閃身,就避開了馬平安“罪惡的大手”,“你可別打什么歪主意啊,我這次來,可是有正經事跟你商量的。”

    “哦?”

    馬平安眉頭一挑,神態也認真了些。

    “什么正經事?”

    云鶯似笑非笑的問道:“你不是要收維穩費嗎?”

    馬平安有些摸不準她的目的,隨意回了一句。

    “對啊,怎么了?”

    “這里有二十億。”

    說著,云鶯將手伸入隨身帶著的一個包里,拿出來了一枚不記名的電子芯片。

    云鶯的語氣平靜無比,但她說出的話語,卻讓馬平安的心臟狠狠漏跳了半拍。

    他現在也是以十億資產計數的富翁了,而且也知道王家遠比他想的有錢,可就這么隨隨便便的丟出二十億來,換做是誰都忍不住的會難以置信。

    而且最關鍵的是,最近新魔都的這些大家族們都對“維穩費”這三個字諱莫如深,誰會像云鶯這樣,趕著來給自己送錢?

    “這...”

    馬平安愣神了好一會兒,才擠出來了一句。

    “你這該不會是嫁妝吧?”

    “嫁妝?”

    云鶯面色古怪的望了馬平安一眼,故意扭了扭身子,展露出了她那完美的曲線。

    “真要拿了我的嫁妝,在金錢這方面,恐怕聯盟沒幾個人能跟你比了哦。”

    最難消受美人恩,馬平安雖然是一個來者不拒的厚臉皮性子,但這一刻,面對帶著巨款過來的云鶯,他居然罕見的有些不好意思。

    “這個...”

    “讓你拿著就拿著。”

    云鶯白了馬平安一眼。

    “我還不知道你?裝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實際上,心里比誰都激動吧?”

    馬平安訕訕的笑了笑,不過他還是動作誠實無比的將芯片上的錢全部劃到了新魔都督察隊分部的官方賬戶上。

    ——雖然錢在官方賬號,跟在馬平安卡上的效果其實是一樣的,但流程還是要走一走的。

    一直等繁瑣無比的轉賬手續都處理好了之后,馬平安的心中這才生出了一種奇怪的感覺。

    自己,怎么像是吃軟飯的一樣?

    不過馬平安也是一個干脆利落的性子,既然錢都拿了,也就不再糾結這件事情,將注意力集中在了云鶯窈窕有致的身段上。

    在接下來的半個小時里,云鶯雖然努力的保持著最后的底限,但還是被馬平安上下其手,占盡了便宜。

    一直等到云鶯整理完畢,面容羞惱的離開辦公室之后,馬平安這才又懶洋洋的躺回了老板椅。

    這才叫生活啊!

    老子就算吃軟飯,也吃的這么滋潤,整個聯盟找一個能吃出二十億來的?

    也就我了吧!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