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放浪地球 > 第一百八十九章:盛宴(二)
    而在另一邊,耐心的等待了一天一夜之后,狂獅也終于開始實行計劃。

    原屬冒險團,以及這段時間在新魔都吸收的人手開始走出地下訓練基地,在新魔都吸收人手的時候,狂獅特意囑咐犀牛他們一定要挑那種獨來獨往,社交圈子不大的那種人,為的就是這一天!

    至于原本冒險團的人,除了他們各自的老家,新魔都這里壓根就沒有什么人認識他們。

    趁著夜色,三三倆倆走在一起,目標直指鄭家轄下所有的機甲。

    新魔都內沒有宵禁這一說,街上到處都是人。

    狂獅著倆個人,在鄭家的一家機甲店門口蹲了快半個小時了,店里的人還是沒有少,沒辦法,時間不等人,狂獅站起身,從風衣里抽出一把步槍,就往里走,臨了,對身邊的弟兄說了一聲:“別打人,就打那些機甲什么的,往死里砸,一臺機甲也別給他們留。”

    說著便帶頭走了進去,一槍轟在鄭家自己研發的最新款機甲獵豹三三零上,機甲因為沒有啟動,所有護甲就像紙一樣,頓時便成了廢鐵。

    轟鳴聲頓時把正在店里準備買機甲的人嚇了一跳,也顧不上什么形象不形象的,就往外面跑。

    這家機甲店的負責人看著狂獅有點想哭,這人他認識,上次也是這貨來砸的店,狂獅也無所謂這次是不是會被通緝,等到計劃完成之后,自己大不了再躲一段時間唄,反正督察隊都是自己人,怕個卵。

    槍口動了動,狂獅冷著臉看著負責人:“你,對,就是你,往我這邊走一點,別擋著我干活。”

    往機甲店的展臺丟了一顆炸彈,狂獅淡淡的道:“回去跟你主子說一聲,要不了我的命,老子就要他的命!”

    沒誰是傻子,這家機甲店的負責人臉上頓時精彩起來,這特么里面還有事情,不是人家故意來砸場子,人家特么是來尋仇的!

    放下心,負責人已經無所謂了,只要等到把這事往上一報,結完薪水立馬走人,這鄭家的錢實在是太難賺了,還有生命危險,給多少錢他也不干啊!

    本來世道就難,還故意往槍口上撞,那不是找死么。

    眼見毀的差不多了,狂獅叫上倆個跟班立即就往外走,回過身又是一槍把招牌給轟了。

    這里槍響之后,過去沒多久,鄭家的機甲店內紛紛來了一群蒙著臉,手上端著大威力武器的家伙,和上次一樣,不過比上次要更加的狠一點。

    槍一響就是幾千萬幾百萬的沒了。

    等到鄭家那邊收到消息的時候,所有的機甲店基本已經完了。

    鄭老家主紅著眼睛,這次也沒要開會,帶著人就到大街上找,想著只要讓他抓到一個,這群人,還有背后的人,都得死!

    鄭宇在收到消息的第一時間,就跑到了安全的地方,上次自己讓人做的事情肯定是失敗了,不然的話報復不會來的這么快,這么強烈。

    等到鄭老家主恢復理智開始召集所有人開會的時候,作為機甲店負責人的鄭宇,也同樣收到了消息。

    鄭家開會的同時,新魔都所有的媒體記者基本一家占據一個機甲店,說了許多話,但總的一句話的意思就是,鄭家基本已經完蛋了。

    新魔都券證所里,鄭家的股票在槍響的一小時后,開始狂跌!

    在短短倆個小時內,鄭家可以說損失了整整三千億,而鄭家在財力這方面,基本已經從魔都大家族這個圈子里,徹底的退出去了,完全沒有了競爭的資格。

    鄭家議事廳內,鄭老家主發著狠,瘋狂的拿著拐杖把一個不知姓名的年輕人往死里打,也不知道這年輕人在這個節骨眼上犯了什么錯,所有人心里默默的念了一聲,倒了血霉了這是。

    鄭宇在保鏢的保護下終于到了鄭家的莊園門口,車一停,鄭宇就開始狂奔。

    等到他跑到議事廳的時候,已經滿身都是汗,就像是剛從水里面出來一樣。

    鄭老家主看了他一眼沒說什么,手上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年輕人的運氣還算好,沒死,至于殘不殘的,在場的人里沒有人會關心,就算是被打死了,在他們想來,那也是活該。

    運氣畢竟是也實力的一部分嘛。

    鄭老家主擦了擦拐杖上的血,慢慢在主位上坐下,沉聲道:“誰特么能夠告訴,又是誰惹了那幫人,還是誰的兒子又在外面惹禍了!”

    “給我老老實實的都把事情說清楚!”

    見著老家主這幅模樣,鄭宇楞了楞,有點猶豫,最后還是開口說道:“還是上次那些人,我親眼看見一個和上次一模一樣的年輕人提著槍就進了我們機甲店。”

    “我們機甲店里的那些機甲又都沒有能源塊,完全就啟動不了!”

    “再具體的,我就不知道了,不過在我想來,他們應該是想把我們鄭家徹底清除出新魔都,不然沒人會這么瘋狂的在短時間內連續行動。”

    鄭老家主點點頭,雙眼赤紅,咬牙切齒的說道:“鄭夜,你帶人把我們鄭家地下基地的機甲店全部激活,現在,進入戰時狀態,只要不是事先告知我們鄭家的人來這里,一律給我殺光!”

    一直站在鄭老家主身后的年輕人點點頭,轉身就走。

    鄭家莊園的一個個暗門開始打開,一隊隊士兵開始從里走出,逐漸占據整個鄭家。

    火藥的味道開始越來越濃。

    鄭老家主突然看向鄭宇:“立即給我聯系賓得馬,我要親自問問他,他這個督察隊局長是怎么當的!”

    “一個月內我們鄭家的機甲店接連倆次都被人砸了,現在對方更是有可能已經往我們鄭家來了,他們督察隊的效率難道是生了銹的齒輪么!”

    鄭宇點點頭,頓時放下心來。

    現在已經不關他什么事了。

    立即撥通賓得馬的通訊。

    這會兒,馬平安正坐在機甲的肩膀上往營地移動呢。

    接通。

    鄭老家主深呼吸后,慢慢的說道:“賓得馬先生,我想問問你們督察隊到底是怎么干活的!”

    “人家已經持槍跑到我們鄭家的機甲店里大事破壞了!”

    “為什么我連你們督察隊的影子都沒有看見!”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