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放浪地球 > 第二百零九章:強援
    資源的接管以及交接進行的無比順利,除了一些小規模的抵抗,再沒有任何阻擋,而小規模的抵抗,反擊,對于馬平安來說,又壓根算不了什么。

    全員倆千人,一個滿員機甲團,每一個都是精銳中的機甲師,全程的行動在真正的意義上做到了無傷。

    大量的物資被送進了戰時管理倉庫之中,在哪里,還有大量的后勤人員正在看守者物資,在新魔都沒有被輻射獸攻陷之前,整個新魔都就要屬倉庫最為安全。

    同時,新魔都總務長雷世行在發現馬平安的行動時,已經為時已晚,不得不說的是,一個好的傀儡絕對不會首當其沖的最在最前,這一點,雷世行做的很好。

    各家代表的質問在馬平安的行動過程中便已經發給雷世行,但是他一直等到了最后,等到所有的一切都明朗了,這才站出來,站在長官的位置上,沒有一點重量的詢問馬平安,為什么要這樣做。

    馬平安淡淡的說了句:“攘外必先安內。”便立即將通訊掛斷。

    雷世行對于馬平安的頂撞以及輕視絲毫都不在意,更何況現在整個新魔都完全只聽賓得馬的,他能怎么辦,難道還在這種時候跳出來和這個賓得馬少將爭權么?

    且不說能不能爭的過,他也沒有這個實力啊,身邊除了幾個僅剩的幾個親衛,所有士兵都給調到了城外,要么就在城墻上守備。

    就連現在自己的家里,到處都站著督察隊的人,督察隊是誰的人,這一點雷世行非常的清楚,最最關鍵的是,他壓根就沒有想過要和馬平安作對。

    只要他還活著,不亂搞動作,賓得馬就一定不會殺他,他這個名義上的新魔都總務長,還是非常的有用的。

    新魔都五十萬民眾,還需要他這個總務長出面安撫,賓得馬絕對不會讓他受到半點絲毫。

    雷世行想通之后,心安理得的打開一瓶紅酒,隨后剪了一根雪茄,愜意的點上,躺在躺椅上,半瞇著眼,神情愜意的享受著這一切。

    他從來就沒有想過要當大人物,當大人物多危險,還是小人物好,只要不礙著別人的發展,就能安安穩穩的過自己想要的生活,自個花這么多錢,用了那么的關系才弄到這個職位,可不是用來干活的。

    享受人生,才是他雷世行的座右銘。

    ……

    看著一車車的物資送進倉庫之中,馬平安嘴角一直抖動,在這個時候,物資才是一切,其他的,都是浮云,錢能買東西么?

    之前可以,現在恐怕是不行了!

    新魔都作為一個貿易基地,各種物資可謂是海量的,這也是為什么儲藏有可供五十萬人消耗三年的糧食,就算加上城外的三十萬流民,也可以支撐一年半。

    度過今年這個寒冬,等到糧食開春,到時候還會有大批的糧食進賬!

    看了看時間,已經凌晨倆點了,還有三個小時輻射獸就會到達,馬平安操縱著機甲轉身,帶著人往城外迅速趕去。

    “命令,城外一千五百米處機甲陣地集合。”

    “這是我們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戰,我希望你們都能活下來。”

    “祝好運。”

    對內通訊頻道開始響起眾多聲音。

    “收到,祝好運。”

    “收到,必勝!”

    馬平安開啟推進器,發出命令。

    “出發。”

    浩浩蕩蕩倆千之數機甲進發城外,通體漆黑的燭龍機甲如同黑夜之中的幽靈一般,集結,似乎要踏平眼前的一切一般。

    大雨仍舊在一刻不停的下著,將人類的所有痕跡沖荒野之中,馬平安看著數不清的生活垃圾順著水流飄進荒野之中,心中若有所思,但現在大戰在即,即便是知道了因為什么,也來不及了,只能等到一切平息之后再進行進一步的處理。

    倆千臺機甲的急速行軍所造成的聲勢如同萬馬奔騰一般,將流民群之中已然沉睡下去的人群紛紛驚醒,也驚醒了前方一千米處的戰士。

    馬平安打開戰時通訊頻道,及時發出指令。

    “賓得馬少將親衛前來支援,所有人員不得阻擋,立刻放行。”

    “賓得馬少將親衛前來支援,所有人員不得阻擋,立刻放行。”

    “賓得馬少將親衛前來支援,所有人員不得阻擋,立刻放行。”

    生怕有人沒有反應過來,馬平安一連說了三遍這才停下,要是輻射獸還沒來就自己內部就開打了,這城就沒有必要守了,也守不住。

    馬平安駕駛著機甲慢慢停下,走進陣地后方的陣地指揮部,拿起話筒,繼續下達命令。

    “所有親衛前往機甲陣地,組成戰斗序列。”

    “所有戰斗序列繼續休息,準備,輻射獸預計還有三個小時到達。”

    新的命令下達之后,整個陣地漸漸的熱鬧起來,再沒有之前那死氣沉沉的氛圍。

    倆千臺機甲的加入,無疑給了所有人一陣強心劑,那不是倆千個人,那是倆千臺機甲,每一臺機甲至少可以消滅一頭輻射獸,再看那架勢機甲嫻熟的樣子,又是賓得馬少將的親衛,一看就是精銳。

    往少了說,每人至少會消滅五頭輻射獸,加起來也有一萬頭了。

    他們看著機甲的身影在不停的向前,有人拿出香煙抽了一口,笑著道:“看來今晚是死不了了。”

    有人喝了一口烈酒給自己解寒,隨后又遞給身邊的兄弟,爽朗的笑道:“那些輻射獸能不能沖進我們營地都不一定了。”

    在各級長官的勸導下,熱鬧的氣氛在整個陣地之中逐漸平息下來,所有人聽從自己上司的命令,按捺著躁動不已的心臟強迫自己休息。

    一旦輻射獸來臨,就再也沒有休息的機會了。

    在整個陣地前方的五百米處,機甲陣地上,倆千臺機甲的突然加入除了剛開始有一點波瀾之外便迅速的平息下來。

    沒一個機甲師都是最最精銳的戰士,他們明白在什么時候該做什么。

    機甲師們在心中默念。

    活下來的機會更大了!

    雨夜,一片沉默,只有雨水洗涮大地的聲音響起。

    殺意彌漫。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