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放浪地球 > 第二百一十二章 :炮火舞臺
    槍炮齊鳴,烈火仍舊在大雨之中左右搖曳,灼燒著空氣。

    白磷彈的火苗附著在雨水上,一點一點的向外擴散,燒燼一切所有附著的東西。

    濃濃的黑煙從空洞,了無生機的戰場中間飄起,隨后又被雨點打散。

    肉塊被烤成了黑色的焦炭,絲絲肉香混合著焦味,再加上那濃重的火藥味令人有些惡心。

    血水從戰斗開始的那一刻就不停在流淌,不停的向外擴散,也許明年的今天,新魔都周圍的這一塊土地上的野草想來長勢必定是喜人的。

    生物的血液,肉體,骨骼,都要比傳統的肥料要好上許多。

    傳聞中血色的薔薇花,以及那艷紅的不像話的玫瑰,在古時大多用的都是尸體當做肥料,馬平安想著,這些輻射獸的尸體,血液,想來一定比人更好一些吧。

    隨著時間的推移,槍炮的舞臺漸漸落下序幕,一切再一次重新歸于平靜之中。

    機甲維修師門再一次徒手爬上機甲,給自己所負責的機甲給予一定的維修。

    后勤兵在上司嚴厲的命令下,拿著物資,往機甲陣地奔去。

    戰爭總是無趣的,凄慘的,可無論如何,在事件到達一定程度時,卻又是無法避免的。

    狂野的兇性使得數量龐大的輻射獸仍舊沒有退散,目光之中露著吃人眼神,虎視眈眈的盯著新魔都唯一的兵力。

    戰斗進行到這個時候,為數不多的督察隊也一一在陣地的最后方列陣,他們的任務不是為了狙擊輻射獸,而是人。

    即將發生的戰斗,一定會有人逃跑,白刃戰,肉搏,總是有膽小的逃兵抱著僥幸的心理想往回跑,督察隊的任務則是將這些敢于退出陣地的人,一一擊斃。

    在沒有收到撤退的命令之前,督察隊一個人都不會放過去。

    而一旦收到全軍撤退的命令,督察隊,也將成為真正意義上的斷后部隊,有死無生的斷后部隊。

    人類與輻射獸之間的戰爭從聯盟成立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延續著,唯有死戰,方有一線生機。

    數量及單個戰力的不對等,使得聯盟,再沒有第二個選擇。

    馬平安開始下達最后的命令,在這之后,他的指揮權將重新移交給指揮部。

    “后方炮擊陣地隨時可以開火,目標,四千米外,向外延伸至最遠距離再重新調回,洗地!”

    “所有戰斗序列,準備近身戰。”

    “祝,好運。”

    獸吼聲再一次響起,狂襲陡然而至。

    槍炮的舞臺再一次升起,在這末世一般的世界之中,給天地帶來最華麗的表演。

    以火光為飾,以生命為基,以轟鳴獸吼為樂。

    機甲啟動!

    馬平安重新操控機甲直起身子,將已經耗盡的彈藥匣彈出,背后的備用彈藥箱裝填進入其中,保險打開,能量爐開始運轉,機甲所有設備全面運行。

    機械的轟鳴聲開始響起。

    推進器之中噴射出淡藍色的火焰,強大的動能使得機甲的前進速度大幅度提升,倆把合金戰刀從后背之中抽出,金屬的摩擦聲在整個戰場之中回蕩,刺耳,卻又令人血脈噴張。

    機關炮的聲音響起,彈殼叮叮當當的往下落,先是與機身碰撞在一起,隨后輕輕的落在地上,彈跳一下,因為下雨天的緣故,緊緊的附著在土地上。

    上萬臺機甲一同往前。

    有的飛上高空之中,抽出背后的特大號狙擊炮,開始為輻射獸點名,大多數,則是抽出身后合金武器的同時,機甲上的遠程武器開始一刻不停的向外噴吐著火光。

    濃煙,高溫,爆炸,火藥,雨水,血,肉塊,在空中飛舞,在人間綻放最后的繁華。

    精銳的士兵開始走出陣地,小跑著往前,隨后立即有人將他們的位置補上。

    隨著越來越接近,怒吼聲開始漸漸響起,爆炸聲也越來越近。

    鋼鐵洪流與強壯兇殘的肉體撞在一起,瞬間,血液噴灑,機甲變成廢鐵。

    突進,再突進,攻擊,再攻擊!

    獸爪抓破裝甲,刺進機甲的機身之中,往外重重拉出,火化閃爍。

    不知名,也不知其外貌的機甲師用盡最后的手段抬起機甲的另一只機甲臂,向前揮舞,刺擊。

    刀尖捅進輻射獸的腹部,隨后橫移,暗黑色的鮮血潺潺流出,受傷的輻射獸狂怒的將身體直立起來,同時右爪重重下向揮出,機甲艙瞬間被穿透,其內的機甲師,左手堵著傷口,將腰間的手槍拿在手中,瞄準艙外。

    一連串的槍聲響起,但效果仍舊略等于無。

    他舉起槍,槍口對準自己的下巴,牢牢頂住,高喊一聲。

    “聯盟萬歲!”

    peng!

    槍響!

    脈搏漸漸消失,機甲核心程序開始啟動。

    機械音在艙內開始斷斷續續的響起。

    “檢測到機甲師已完全失去生命體征,按照聯盟機甲操作準則,機甲自爆程序開始啟動。”

    “倒計時,三秒。”

    三秒過后,爆炸聲響起,機甲周圍十米內再沒有一只機甲能夠完好無損的站立著,殺死機甲師的輻射獸更是成了碎塊。

    一片片機甲的碎片以超高速的動能向四面八方擴散,就像是幾個世紀前的破片手雷一般,給周圍的所有生物帶來致命的一擊。

    這樣的一幕幕,不時在整個戰場的各個角落上演。

    三臺機甲的三機聯動之下,更是不停的在收割著輻射獸的生命,一個失誤,一個小組的戰斗序列開始減員,隨后在指揮部的操作系統下,以就近原則重新組成一個戰斗序列,直到三十米內再沒有同伴,自殺式攻擊,成了最后的戰斗方式。

    火炮仍舊在不停的響起,但終究沒有將所有的輻射獸阻攔在那條由炮火所組成的鴻溝之外,數不勝數的輻射獸穿過炮火,加入戰團之中。

    在陣地上,十人小隊開始組建,抱著槍,身上綁滿了大威力炸藥,毅然往前奔行。

    爆炸聲開始更加的劇烈,且毫不停滯的響起。

    帶著自家小組的成員已經將整個陣線殺穿的馬平安回過頭,將所有的彈藥在瞬間傾泄向正在躲避的炮火的輻射獸,不看結果,帶著人,往回走。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