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放浪地球 > 第二百二十二章:這是少將!
    一路走上四樓,還未進門,馬平安便聞到一股濃重的夾雜著藥材與淡淡的鮮血混合起來的味道。

    有點兒難聞。

    門口擺著倆盆仙人掌,長勢看著還不錯,蔥綠蔥綠的,看著極為喜人。

    打開門走進去,一頂頂白色的紗帳沿著門口一直在往里延伸,因為正好是早上,這會兒一位位穿著白色馬褂的醫生正在看病歷,時不時掀開紗帳看床上的人一眼,再看看掛在床頭的病歷確定這幾天傷勢沒有復發。

    偶爾看到有傷口裂開的,便立即囑咐跟在身后的護士給其更換紗布,重新換藥,免得傷口因為發炎二次感染。

    因為在這里的都是職業軍人,有些傷勢不太嚴重的早早的起床聚在一起開始打牌,醫院里沒有任何的娛樂活動,再加上通訊早就斷了,只剩下了局域網,游戲什么的也早就不能玩了,只剩下最原始的娛樂活動。

    賭資倒是有點新奇,是煙。

    一位年紀稍大的老醫生走了過去,專門負責放風的士兵躺在病床上重重的咳嗽一聲,床上的煙立即被藏了起來。

    老醫生面無表情的走過去,隨意的聞了聞,說道:“來吧,哥幾個自覺的把東西交出來,要是不交就延長出院時間。”

    “反正就照你們這樣子,一輩子也別想出院。”

    沒等士兵們辯解,老醫生就指著站在人群中的一個瘦弱的漢子:“猴子,就是你,自覺點把東西交出來,不然你甭想出院了。”

    被稱作猴子的士兵一臉無辜的說道:“老爺子,這次真不是我藏的,我啥也沒有啊。”

    老醫生立即投去贊賞的眼神:“嗯,不錯,猴子你做的不錯,我做主你可以提前一天出院,我算算啊,你還有一個月,快了,繼續努力,我看好你。”

    隨后攤開手放在眾人面前:“來吧,這次誰藏的?交出來這次我就當沒有看見。”

    緊接著雙眼一瞪,看著眾人:“別讓我自己找啊!”

    人群中一個士兵小聲的說了句:“狗鼻子。”說著把藏在被子掀開,十幾根煙正安靜的躺在那里。

    交到老醫生手中,恨恨的看了他一眼,隨后他看向放風的士兵:“你下次能不能換個方式提醒,每次都用同一招,狗鼻子能不知道么。”

    放風的士兵躺在床上舉了舉手,表示無奈:“怪我咯。”

    老醫生收好手中的煙,便接著往前走,同時低聲跟在身旁的護士說道:“精神狀態還不錯,這些人再休養幾天就可以出去了,不過還是要管好,別讓他們往死里抽。”

    護士無奈的擺擺手:“管不住啊,都是大老爺們,我總不能跟著他們到衛生間去吧。”

    老醫生眼睛一瞪,兇道:“你是醫生,醫生的眼里沒有性別,這點還用我說?”

    一老一少逐漸走遠,賭局又再一次開啟。

    這回放風的換人了。

    馬平安也在慢慢朝里走,不時的哀嚎聲在他耳邊響起。

    他走到一個已經雙腿截肢,同時腹部又在不停流血的傷兵床榻前,醫生正在做緊急救治,但是那個出息量,所有人都明白沒的救了。

    雙腿被截肢,腹部的傷口又那么大,能活到現在已經算的上運氣好了。

    馬平安按住正在奮力搶救的醫生的肩膀:“停下吧,讓我跟他說說話。”

    馬平安坐在床榻前,看著已經開始吐血的士兵,笑了笑:“還有啥愿望?盡管說。”

    傷兵看著馬平安嘴里吐著血,嘴角咧開:“想抽根煙,我們隊長總說不會抽煙的男人不算男人,俺總不信,可這會兒我覺得我都要死了,到時候要再見著隊長了,隊長問俺會抽煙不,我說我不會,指不定又要挨批。”

    “長官,能給一根不。”

    馬平安伸出手,跟在他身后的督察兵立即將口袋里的香煙掏出放在他的手上。

    不算好煙,但也不差。

    馬平安將煙點燃,輕輕吸了一口,慢慢朝傷兵的嘴巴放去。

    站在身后的醫生剛想說話,馬平安立即轉頭,瞪了他一眼,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傷兵重重的吸了一口,立即便一連串的咳嗽,看來是真的不會。

    隨著他的咳嗽,嘴里的鮮血開始不停的噴涌。

    顫顫巍巍的將煙蒂往嘴里塞,此時他已然是進氣多,出氣少。

    “俺叫王大北,長官,俺不后悔。”

    煙蒂輕輕落下。

    馬平安掉在地上的煙踩滅,重新點燃一根,夾在他食指間,起身,離開。

    “好樣的,隊長肯定不能批你了。”

    王大北宛如睡著了一般,手上還夾著一根未熄滅的煙,青煙慢慢的升起在空中緩緩飛舞,飄蕩。

    馬平安繼續往里走,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臉龐,臉上重新帶起些許笑意。

    見著有人圍在一起,馬平安立即往里鉆,也不顧有人在罵。

    一包煙丟在床上,立即就有一副牌發到馬平安的眼前。

    “三個K!”

    人群頓時一愣,隨后便立即炸開。

    “狗日的你一定是出老千!”

    “這牌一共才三個K!”

    馬平安正聲道:“咋的,還不許我運氣好了?”說著,將放在床上煙統統籠在手里,笑瞇瞇的看著眾人。

    煙被收走了,眾人的注意力立即轉移到了馬平安身上。

    見著馬平安肩上的軍銜,齊齊一愣。

    有人艱難的開口試探:“賓,賓得馬少將?”

    馬平安笑著點點頭。

    此時已經查看完畢的老醫生帶著一票護士以及一些年輕醫生也在往這邊走,見著人又聚在一起,老醫生更是一陣小跑。

    看到馬平安手中拿著煙,老醫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伸手就抓。

    “都說了不許抽,咋的,都聽不懂人話是不是。”

    馬平安愣住了,還沒人敢在自己手里搶東西呢,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辦。

    “看啥看,沒見過老頭子我啊!”

    “小兔崽子!”

    身后的督察兵反應也快,立馬掏出腰間的手槍指著老醫生:“老頭,你罵誰呢!”

    “這是我們賓得馬少將!”

    馬平安立即站起身,攔下身后的督察兵:“干什么你?這是醫院,面前的這個是醫生,你想干什么?”

    “滾出去!”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