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放浪地球 > 第二百二十七章:強大的意志
    人一生所想獲得的東西是多樣化的,如金錢,如權利,在得到這些東西時,甚至于超出自己的預想時,狂妄,驕傲這些復雜的情緒便會自主的在人的腦海之中冒出,一點點影響人原先的行動準則,破壞在達到預想之前給自己定下的準則,或者說,底線。

    當然,自滿或者說得意這些復雜的情緒出現在人身上,這是一個非常正常的現象,七情六欲使得每一個人都是不相同的,也造成了有人勤奮,有人懶惰,而為了控制,人的意志起了巨大的作用,而意志的強弱則造就了人與人之間巨大的貧富差距。

    而在另一個方面,生與死。

    在遇到巨大的危險時,一輛以高速運動的汽車正在向我們駛來,意志強的人,這個時候會極力運轉自己的身軀使得自己能夠躲避危險將即將到來的危險降到最低,而意志力薄弱的人,盡管會極力的運轉自己的身軀,但是當身體反應過來時,卻已經晚了。

    如同在戰場一般,聽到炮鳴聲時,有人會下意識的撲倒,遠離即將被轟炸的區域,而有的人則是呆呆的看著炮彈落在自己的身邊,隨后身體變成碎塊。

    一次次生與死之間的抉擇之中,造就出了強大的戰士,新兵與老兵之間最大的變化就是從炮擊來臨時如同無序的野狗一般到處亂跑,而老兵,則是仔細的聽著天空中有沒有極近的炮鳴,隨后才會做出反應,其中有倆個因素,意志的強弱與有無經驗,但是在這倆個因素之中,又以意志的強弱為主。

    新魔都最新組建的敢死隊已然趕赴戰場,其中每一個人的意志,都是極為強大的,或許每一個人的肉體與輻射獸相比仍舊顯得有些弱小,但是裝備彌補上了這一方面的差距。

    戰斗在八點鐘準時打響。

    東日菊花教也在八點鐘準時到達了新魔都城墻下方一千米外,在東日菊花教本部少將小騰加二的指揮下,他麾下的戰士開始沖鋒,想要以最快的速度登上城墻。

    此時的城門是敞開的,新開辟的陣地上也沒有一丁點光亮,一切都顯得那么的安靜。

    東日菊花教本部少將小騰加二皺眉看著城墻,看著前方的陣地,意外的安靜使得他舉得有些不對勁,立即下令所有人停下,原地戒備。

    因為本次在作戰在之前便定義為突襲登城戰,在沖鋒開始前,并沒有發射照明彈,就算是停留在原地的隊伍,也沒有開燈,這使得周圍的一切都在黑暗之中,你看不見我,我也看不見你。

    察覺到不對勁的東日菊花教本部少將小騰加二吩咐道:“立即發射照明彈,這里很不對勁。”

    身為副手的倉野立即點頭照辦,在戰時,所有的一切都由小藤加二負責指揮,他則是負責情報信息方面的問題,像傳令這種事,自然是由他來做。

    數發照明彈射上高空,發出耀眼的紅光,隨后緩緩向下滑落。

    短暫的光芒使得周圍所有隱藏于黑暗之中的事物全都暴露在人的眼睛中。

    peng嗒,一盞盞強光燈立即被打開。

    倆方人馬互相對視,沖在最前的人甚至就隔了三四米,能清晰的看見對方的面孔,黑洞洞的槍口伸在外面對準了自己,驚愕的表情在那一瞬間似乎短暫的凝滯。

    緊接著,槍聲劈啪作響。

    數不盡的手雷如同天女散花一般丟出,隨后落在地上發出一聲聲爆炸,慘叫聲短暫的響起后,立即便被槍聲爆炸聲所掩蓋。

    指揮官小藤加二的臉上也浮現出驚愕的神色,撇了一眼身旁的倉野,冷冷的說道:“戰后,你需要給我一個解釋。”

    眼前這一幕使得倉野明白自己的計劃失敗,倆個內應不是反叛便是已經身死,但是計劃所帶來的后果卻已經如同一座大山一般壓在了他的身上。

    戰斗結束后,切腹或許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倉野沒有逃避的意思,他重重的點點頭,默默無言,他已經做好了決定,就在這場戰爭中戰死,戰死與切腹相比,顯然結果會好上許多。

    柳生家的聲譽絕不能因為他而受到損失。

    一旦他戰死,沒有人再能用這件事做文章,即便是這部隊的指揮官小藤加二也不能再說什么,這是規矩,也是另一種意義上的潛規則。

    因為計劃的失敗而帶來的戰損,使得他再無別的選擇。

    無需馬平安下令,一臺臺機甲立即啟動,數萬臺機甲所發出的轟鳴聲在整片戰場中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小藤加二的臉色也在此時變得極為難看,經歷過輻射獸沖去的新魔都竟然還有這么多的機甲和戰士這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

    他身后的機甲團開始向前,原本正在向前的士兵逐漸后撤,一個個小隊在瞬間成形。

    機甲與機甲之間的集群戰斗在這片戰場上正式開始。

    馬平安站在城墻上,開始下達命令。

    “后方炮火陣地開始射擊,以最快速度射擊,原定目標位置。”

    轟鳴聲在城區內響起。

    一聲聲尖銳的哨聲在空中響起,那是炮彈劃破空氣的聲音。

    炮彈重重的落在地上,隨后爆炸,將它周圍所有的生物全都吞噬在火焰之中,沖擊波將周圍的生命震暈,甚至是震死。

    而遠在數十公里之外,敢死隊也開始了真正意義上的攻擊。

    一隊隊機甲如同飛蛾撲火一般沖進數量龐大的輻射獸群,使得輻射獸開始變得紊亂,狂暴。

    他們一邊退,一邊攻擊,希望輻射獸能夠被他們驚醒,然后攻擊他們,這是他們在這里的唯一任務。

    不奢求活著,只奢求計劃能夠成功。

    敢于直面死亡的人,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強者,這一刻他們的意志力如同奧運會的火炬一般,生生不息。

    攻擊,后撤,留下送死,繼續攻擊,后撤,留下送死,一步步的將輻射獸向前引誘。

    靈魂在這一刻得到真正意義上升華,強大的意志在這群人身上展現。

    戰爭中的無名者,時代中的無名英雄。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