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長得太好看了怎么辦 > 第二百三十四章 機會難得,給你們補習吧!
    桐須真冬雖然是老師,但日本的老師并不會管學生之間談戀愛的事情。

    所以此刻就算她看到了宮崎結弦和千反田愛瑠兩人異常親密的舉動,也不會做諸如華夏高中老師那樣喝停兩人,進而叫家長的舉動。

    反而是她自己有些尷尬。

    沒辦法,誰叫桐須真冬單身是時長二十多年的單身貴族呢?

    千反田愛瑠三兩步就跑到了講臺上,這時她發展宮崎結弦并沒有跟著自己過來,便立刻轉頭瞪了一眼宮崎結弦。

    無奈,宮崎結弦只好起身朝講臺走去。

    然而,還沒等他走到講臺上,桐須真冬就已經從講臺上拿起了一根鋼筆,并且還面無表情地說著驚喜的話語:“太好了,找到了~”

    如果你能稍微笑一笑,說不定我還能相信你真的很驚喜……

    宮崎結弦忍住了自己想要吐槽的欲望,他在不斷提醒自己這是他們的班主任。

    即便RB的班主任沒有華夏管的寬,但也還是不要輕易得罪為好。

    千反田愛瑠也停住正準備幫忙的念頭,轉而靜靜地站著,微笑的看著桐須真冬。

    不得不說,桐須老師的意志力還真是強大,即便被宮崎結弦和千反田愛瑠一起盯著,她也沒有半分慌張。

    轉頭看了宮崎結弦和千反田愛瑠每人一眼,桐須真冬平淡地說道:“既然找到了鋼筆,那我就離開了。你們兩個也不要在學校待太久,記得早點回去啊…”

    話畢,桐須真冬便準備轉身離開教室。

    千反田愛瑠連忙應答,并且準備目送桐須真冬離開。

    宮崎結弦看了眼窗外依舊下個不停的雨水,思考了兩秒,便對已經走到教室門口的桐須真冬喊道:“桐須老師,您準備怎么回去?”

    聽到這話,桐須真冬轉頭看向宮崎結弦,神情有些疑惑。

    千反田愛瑠也有些疑惑地看了宮崎結弦一眼,同樣不清楚宮崎結弦這樣問的原因。

    見此,宮崎結弦解釋說:“如果桐須老師是開車回去的話,請務必載我和愛瑠一程!如果您沒帶傘,準備冒雨回去的話,也請等一會,因為待會我妹妹會送傘過來,到時候可以借您一把傘。”

    話畢,宮崎結弦就抬眼看著桐須真冬和千反田愛瑠的神情,以此來猜測這兩人的心理狀態。

    桐須真冬是成年人,大概率是會開車的。

    如果她家離學校比較遠,那她應該是開車來學校的,這樣的話,有車子就不用擔心下雨的問題。

    而如果她家離學校比較近的話,那她有可能是走路來學校的,這樣的話,桐須真冬大概率今天是沒有帶傘來學校的。

    所以她才沒有第一時間離開學校,而且在教學樓這里等雨停下來。

    這個猜測,宮崎結弦覺得最有可能。

    當然,也不排除桐須真冬是有事情才這么晚了都沒有開車回去的可能。

    果然,他看向桐須真冬的時候,這位漂亮的女班主任小臉一紅,表情也不復剛剛那般淡然的神態。

    千反田愛瑠此刻聽了宮崎結弦的解釋之后,也明白了他對桐須真冬的善意。

    不過,為什么對誰都這么好啊!要不是知道桐須真冬是老師的話,千反田愛瑠都可能以為宮崎結弦是桐須真冬的追求者了……

    等等,不能生氣!那樣不優雅…千反田愛瑠皺起的眉頭,隨著自我安慰慢慢展開。

    安撫好自己的心態之后,千反田愛瑠就笑著對桐須真冬說道:“桐須老師,這里只有我們三個人,請不要有所顧忌,我和結弦君都不是愛嚼舌根子的人,不會把這事情說出去的!”

    桐須真冬思考了兩秒,抬眼看了下千反田愛瑠,最終選擇相信這位風評很好的學生。

    不過,你們倆都已經親密到可以稱呼對方名字的程度了嗎?

    唔,我好酸吶!

    心中吐槽了一下,桐須真冬便對宮崎結弦回答道:“因為我租住的公寓離學校不太遠,所以我上班時候都是不開車的……”

    “也就是說,桐須老師沒帶傘咯?”宮崎結弦替桐須真冬說出了后半句,“這樣的話,那老師您就等等吧!到時候我會借給您一把傘。”

    “實在是麻煩了!”桐須真冬轉頭看了眼窗外沒有絲毫減弱的大雨之后,便立刻對宮崎結弦說道。

    并且,說著她就彎下了腰。

    桐須真冬穿著黑色的職業女性制度,下身是西裝裙,上身是領口不大也不小的襯衫加西裝。

    因此,她微微俯身彎腰的舉動,就讓站在她身前的宮崎結弦能夠看到一點她衣服下的光景。

    眼睛下意識隨著男人的本能朝桐須真冬衣領內看去,看了之后,宮崎結弦連忙轉頭,并且對桐須真冬說道:“桐須老師,您不必這樣。平時您也幫了我們不少忙,我們這算是回報你了。”

    說完話,他就伸手攙扶起桐須真冬,并且心中不由暗暗感嘆了句‘真是悲哀啊!’

    還莫得愛瑠的大……

    等等,同齡人中,愛瑠的規模似乎已經算得上是很大了。

    小薰的也不大,跟桐須真冬的差不多大小。

    櫻島麻衣的似乎還可以,但也莫得愛瑠的大。

    所以,在胸前規模這方面,自己似乎可以對愛瑠這樣說?

    千反田愛瑠,我宮崎結弦愿稱你為最強!

    正這樣想著,宮崎結弦腰間的軟肉便被一只小手掐了一下。

    “啊…”宮崎結弦抬手捂住差點叫出聲的嘴巴,轉頭對千反田愛瑠露出一個疑惑不解的眼神。

    千反田愛瑠頓時氣樂了,她嘴巴湊到宮崎結弦耳邊,輕聲細語,溫柔地問:“你剛剛眼睛往看哪呢??”

    “唔…”宮崎結弦覺得自己可以死得明白一點了。

    幸好桐須真冬這時候正看著他們倆,這就讓千反田愛瑠有所顧忌,并沒有繼續對宮崎結弦動手。

    于是,宮崎結弦那立刻執行的‘死刑’就變成了死緩。

    桐須真冬自然看到了兩人的小動作,她心里著實有些羨慕。

    但是,沒遇到她心儀的人,桐須真冬也不想將就。

    畢竟,戀愛結婚是一輩子的事情。

    已經決定了腆著臉借學生的雨傘一用,桐須真冬也就沒了離開教室的心思。

    于是,她便對宮崎結弦和千反田愛瑠說道:“嗯,現在應該還有一些時間,不如我幫你們補習功課吧!就當回報你們借我雨傘的恩情。”

    宮崎結弦睜大了眼睛,“老師!不用了!沒關系,一把雨傘而已啊!”

    然后,他腰間的軟肉又被擰了一下。

    千反田愛瑠露出笑容,對桐須真冬甜甜地說道:“那就謝謝桐須老師了!”

    “不用客氣,我該謝謝你們才對。”桐須真冬點了點頭,“我的東西在外邊,我先去拿進來,你們倆把書翻開,我進來就開始補習。”

    “好的,桐須老師!”

    在千反田愛瑠的應答下,桐須真冬轉身離開了走出了教室。

    見此,宮崎結弦嘆了口氣,準備回到自己座位上拿出世界史的課本。

    千反田愛瑠見此,跟著宮崎結弦一起走著,并且還問道:“結弦君,剛剛為什么要拒絕桐須老師的?桐須老師雖然年輕,但她的教學水平在咱們學校可是數一數二的啊!”

    “你不是想要第一次月考拿到年級第一的成績嗎?桐須老師的免費補習不就是讓你完成目標的一大助力嗎?”

    “你是怎么想得啊!”

    千反田愛瑠話語中濃濃的關心,宮崎結弦自然聽得出來,所以他沒有半分責怪女孩多管閑事的意思。

    反而更加覺得千反田愛瑠不論是做女友,還是做朋友,都是非常合格、非常稱職的。

    但是,面對女孩這關心的話語,宮崎結弦卻沒辦法說出自己剛剛面露難色真正的原因。

    因為,他剛剛那舉動純粹就是下意識做出來的。

    那是身為學生對于補習的排斥的天性,這就好比是面對不喜歡的食物,人們下意識排斥的做法一般。

    總之,宮崎結弦并不是對桐須真冬有意見,也不是有什么別的心思,他就是單純的排斥罷了。

    所以,如果他對千反田愛瑠說出了這樣的實情,千反田愛瑠肯定會生氣,并且會一臉嚴肅地用很多大道理來糾正他的理念。

    這個過程,即便是自己挺有好感的千反田愛瑠,宮崎結弦也會覺得難受的。

    因此,面對女孩關心的目光,宮崎結弦露出一個微笑,對千反田愛瑠說道:“愛瑠,并不是你想得那樣,我剛剛是稍微有些不舒服而已,并不是不想讓桐須老師給咱們補習。”

    “桐須老師這么厲害,我巴不得天天讓她給我補習呢!”

    千反田愛瑠聽宮崎結弦這樣說,心中還有一些質疑,但不等她問出口,桐須真冬就走了進來。

    年輕漂亮的女教師一邊走一邊說道:“你想讓我天天給你補習,這是不可能的。”

    “因為我不接受補習的委托,工作之余,我不會接受任何補習工作的,除非有什么特殊情況,比方說現在…”

    宮崎結弦立刻露出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

    千反田愛瑠也沒有繼續追究宮崎結弦剛剛說的話的真假,她只是迅速拿出自己和宮崎結弦的書本,并且招呼宮崎結弦趕緊坐下來,好讓桐須真冬立刻開始補習。

    宮崎結弦很乖巧,隨著千反田愛瑠的動作坐下。

    桐須真冬見此,面色不變地朝兩人走了過來。

    千反田愛瑠立刻將嘴巴湊到宮崎結弦耳邊,輕聲叮囑道:“一定要認真聽桐須老師的補習哦!”

    宮崎結弦靈機一動,“那我聽話的話,有沒有獎勵?”

    “唔…之后再說吧…哎…有獎勵的!”千反田愛瑠見宮崎結弦的手伸過來,立刻改口道。

    這時候,桐須真冬坐到了兩人身前,她沒有理會宮崎結弦和千反田愛瑠的小動作,而是一臉正色道:“那么,開始補習吧!”

    “好的,老師!”

    隨后的二十來分鐘,便是世界史課程的補習時間。

    桐須真冬作為老師是真的厲害。

    宮崎結弦僅有的幾個疑惑,在經過一番詢問之后,盡皆得到了答復。

    “好了,今天就這個樣子吧!”桐須真冬收起教案,看向宮崎結弦,說道:“宮崎同學,這么長時間了,你妹妹還沒有過來,這有些不太正常吧…”

    千反田愛瑠一驚,立刻從知識的海洋里上岸,焦急地對宮崎結弦說道:“結弦君,快給紗霧打個電話吧!萬一她……”

    話說了一半,她就捂住自己的嘴巴,并且‘呸呸呸’了幾聲。

    宮崎結弦也被這兩人說得有些擔心,于是他手機就準備給紗霧撥打電話。

    但就在這個時候,他的手機響了,是紗霧打來的電話。

    瞬間接通,并且開啟了免提。

    宮崎結弦之所以會開啟免提,是因為千反田愛瑠和桐須真冬也挺擔心紗霧的,所以宮崎結弦也想讓她們知道一下紗霧的情況。

    紗霧的聲音通過宮崎結弦手機的擴音器傳到一年級一班的教室里。

    “歐尼醬,我被擋在你們學校門口了,門衛大叔不讓我進去!”

    呼~宮崎結弦長長地舒了口氣,“紗霧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哎?什么有事?”紗霧有些懵逼。

    “沒什么,你把手機交給門衛大叔,我來給他說!”宮崎結弦沒有解釋,而是吩咐紗霧做事情。

    當務之急可不是給紗霧解釋,而是盡快讓大家都回家去。

    然后,宮崎結弦與門衛大叔溝通了一番后,沒有任何用處,門衛大叔依然不肯放紗霧進去。

    這樣的話,他們只能出去冒雨跑到校門口了。

    見此情形,桐須真冬站了出來。

    她將手機從宮崎結弦手中拿過來,繼續跟還沒有掛斷的那邊說話起來。

    然后,桐須真冬掛斷電話,面無表情地對宮崎結弦和千反田愛瑠說道:“好了,我們現在下去吧!宮崎同學的妹妹就要過來了。”

    “好厲害啊!桐須老師!”千反田愛瑠真心恭維道。

    宮崎結弦也是點點頭,同樣一副崇拜的眼神。

    這下,桐須真冬不好意思起來,“好了,快下去吧!別讓宮崎同學的妹妹等急了!”

    “好的老師!”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