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我變成了一只雄獅 > 第173章 金爪重生(下)
    “唰!”

    草木晃動,獅群搜尋而來。

    楚小夜縮成一團,隱蔽在枝葉茂密的樹枝上,幽亮而森冷的目光,透過枝葉的縫隙,看向了下面的獅群。

    此時,已是深夜。

    月光皎潔,漫天星辰。

    這本是一個寧靜而美麗的夜晚。

    現在,卻充滿了血腥味與殺氣。

    在藍眼獅王的帶領下,獅群憤怒地搜尋著每一片草叢。

    跟在最后面的母獅們,顯然被之前那些可怕的偷襲給嚇到了,她們緊挨在一起,不敢太過分散,時刻警惕著那些茂密的草叢和灌叢,生怕那只小雄獅突然又撲了出來。

    藍眼獅王一邊在地面搜尋,一邊抬頭望向四周的樹木。

    那雙湛藍色的瞳孔,在黑夜中,閃爍著陰森而妖異的寒芒。

    正當他走到楚小夜躲避的這棵大樹下,準備抬頭搜尋時,“唰!”,楚小夜猛然從樹上彈跳而起,直接從他的頭頂飛越而過,宛若一道從夜空中劃過的流星,瞬間飛越七八米遠的距離,落在了最后面的一只母獅的身上!

    那只母獅眼睜睜地看著他飛來,竟來不及反應!

    “啪!”

    她被撲倒在了地上,咬住了咽喉!

    楚小夜沒有任何停頓,一口叼起她,快速離去!

    即便他叼著一只強壯的成年母獅,奔跑與跳躍的速度,依舊舉重若輕,不受任何影響。

    當藍眼獅王帶著獅群,憤怒地折轉方向,追上去時,已經看不到他的身影。

    “嘩!”

    一片茂密的草叢中,隱藏一道盛滿泥水的水坑。

    水坑上面,飄浮著一層厚厚的落葉。

    此時,水花飛濺,楚小夜拖著那只母獅的尸體,跳了進去,瞬間便消失不見。

    蕩漾的水波,很快便恢復了平靜。

    飄浮在水面的落葉,快速合攏,又遮蔽了整個水面。

    由于剛下完雨,灌木林中到處都是水坑和泥濘,而經過一番追逐后,林中也充滿了獅群的氣味和楚小夜的氣息,以及濃郁的血腥味,所以,想要憑著氣味尋到他的蹤跡,完全是不可能的。

    很快。

    藍眼獅王便帶著獅群,憤怒地追到了這片林中。

    藍眼獅王的目光,一直在樹上搜尋。

    其他成員則搜尋著地面。

    一只鬃毛漆黑的強壯雄獅,走進那片草叢,停在了那道水坑前。

    由于林中的水坑很多,它們大多都只是伸出爪子探一下,如果覺得可疑的話,就會在水坑前多等待一會兒。

    畢竟獅子是陸地動物,是無法在水中閉息太長時間的。

    這只黑鬃毛雄獅,似乎嗅到了什么氣味,立刻伸出爪子,撥開水面的落葉,把爪子探了進去。

    突然,他感到爪子觸碰到了一個柔軟的東西!

    他吃了一驚,正要吼叫出聲時,那個柔軟的東西,忽地順著他的爪子飄浮了起來,露出了水面。

    竟是之前那只被擄走的母獅!

    此時的母獅,已經一命嗚呼,變成了一具尸體!

    黑鬃毛雄獅頓時又驚又怒,轉過頭,想要稟告已經走遠的獅王。

    正在此時,水中那只母獅尸體的下面,突然“嘩”地一聲,躥出一顆腦袋,一口咬在了它的嘴巴上,“嗖”地一聲,把他拖進了水坑中!

    不待他吼叫出聲,整個身子,已經沉入了水底!

    這道水坑,竟足足有兩米來深!

    黑鬃毛雄獅頓時嚇的半死,在水底拼命掙扎,卻被咬住嘴巴,整顆腦袋被死死地壓在坑底的淤泥中!

    如果在岸上,以他的力氣,是絕對不可能就這樣被壓制住的!

    可是,現在卻在水底,他又是驚恐,又是慌亂,很快便從鼻腔中嗆進了很多泥水,渾身的力氣,突然茫然失措,不知道該使向哪里,只顧拼命彈著四肢,驚恐地掙扎,腦中早已一片空白!

    很快,他便窒息而亡。

    這里的動靜,似乎并沒有引起別的獅子的注意。

    濺起的水花聲,也被灌木林外圍和前面雄獅的咆哮聲,給掩蓋的一干二凈。

    藍眼獅王和獅群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前面。

    因為前面吼聲不斷,似乎發現了什么。

    他們快步跑去,卻發現一群同伴正圍著一棵大樹,仰著頭,不停地吼叫。

    大樹上,困著四只花豹。

    藍眼獅王抬頭看了一眼,似乎有些詫異。

    之前不是只有一只小花豹嗎?

    不過,現在可不是被這些花豹分心的時候,他必須要找出那只小雄獅,斬草除根!

    “嗷——”

    正在此時,跟在他身后的一只雄獅,突然發現不對。

    一名同伴失蹤了!

    藍眼獅王的身后,一直跟隨著五只強壯的雄獅,在剛剛搜尋時,他們雖然分散而開,但是,很快就會聚攏,然后再分開。

    而現在,卻少了一名同伴!

    藍眼獅王看著這四名手下,又看了一眼最后面的母獅們,眼角的肌肉,開始抽搐起來。

    他的那名手下,極為強壯,實力也非常強大,曾經獨自巡邏領地,擊退過許多流浪雄獅,不可能無聲無息就被那只小雄獅給干掉了!

    這群廢物,跟在后面,就一點動靜都沒有聽到嗎?

    “嗷——”

    他猛然怒吼一聲,立刻帶著獅群,轉身返回尋找。

    此時此刻,他的心頭,竟也升起了一絲恐懼!

    大樹下,只留下了兩只外來雄獅,繼續看守樹上的花豹。

    其他雄獅和母獅,也跟在后面,擴大范圍尋找。

    這次,他們不敢再分散太遠的距離,也不敢走的太快,而是聚攏在一起,橫著兩排,慢慢的搜尋。

    一股濃烈的血腥味,在空氣中彌漫而開。

    藍眼獅王腳步一頓,快步向著不遠處那片草叢走去。

    身后的四只雄獅,也連忙跟了上去。

    當他們走進草叢時,突然發現之前那只被擄走的母獅,已經變成了一具尸體,血淋淋地飄浮在水坑上面。

    整個水坑,被鮮血染紅。

    藍眼獅王目眥欲裂,正要走到水坑近前時,突然發現草叢里殘留著一灘新鮮的血跡和幾縷黑色的鬃毛。

    那血跡斷斷續續,一直向著前方的樹林延伸而去!

    青草歪斜,有拖東西的痕跡。

    藍眼獅王顧不得憤怒與悲傷,立刻帶著獅群,順著血跡,繼續向前搜尋。

    他要把那個小雜碎,剝皮抽筋,碎尸萬段!

    待他們走遠后不久,那道被鮮血染紅的水坑,突然“嘩”地一聲,冒出一顆腦袋來。

    一道生滿黑色鬃毛的身影,從水坑中爬了起來,直接向著那被困的四只花豹的方向走了過去。

    此時。

    大樹上,貝麗塔趴在最高處的枝椏上,一邊瑟瑟發抖著,一邊抬頭望著遠處的灌木林,目光中滿是復雜的神情。

    大臭屁會被那些可怕的壞蛋們,殺死嗎?

    樹下,兩只外來的雄獅,時不時仰著頭,齜著獠牙,對著她們怒吼著。

    這時,一只全身濕淋淋的,長滿黑色鬃毛的雄獅,從林中走了出來,身上帶著濃郁的血腥味。

    兩只外來雄獅愣了一下,有些奇怪地看著他。

    他們是這支獅群里最低級的存在,自然認識藍眼獅王身邊的五大金剛,但是,這只黑鬃毛金剛的體型,貌似有些……

    而且,他的眼睛,為何瞪的那么大呢?

    正在他們發愣時,那道身影已經快步走到了他們的面前。

    “咕嚕!”

    黑鬃毛的腦袋,突然從脖子上掉了下來,滾落到了他們的腳下。

    兩只外來雄獅,頓時嚇的魂飛魄散!

    “砰!”

    不待他們反應過來,一只爪子突然拍在了一只外來雄獅的腦袋上!

    那只外來雄獅幾乎沒有任何反抗之力,便一頭栽倒在了地上,眼前發黑,身子抽搐,再也站不起來!

    而另一只外來雄獅,剛準備怒吼著跳起來,卻直接被撲到在地,一口鎖住了喉嚨!

    楚小夜滿頭鮮血,把它死死地按在了地上。

    大樹上。

    不管是那只公花豹,還是母花豹,抑或是兩只小花豹,皆是瞪圓眼睛,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

    旁邊的地面上,那顆帶著濃密黑鬃毛的腦袋,依舊瞪大眼睛,不怒自威,看起來像是活著一般!

    與此同時。

    當藍眼獅王帶著獅群,走進一片果林時,地上的血跡,忽地消失不見。

    這時,一只雄獅發現了一道泥坑,坑中飄浮著猩紅的鮮血。

    藍眼獅王立刻走了過去。

    當幾只雄獅伸出爪子,撥開了水面上的落葉時,突然發現了一具沒有了腦袋和脖子的尸體!

    那是黑鬃毛雄獅的尸體!

    死狀極慘!

    “嗷——”

    藍眼獅王再次發出了一聲憤怒的咆哮!

    這聲咆哮,帶著無窮無盡的憤怒和仇恨,穿過整片灌木林,傳向了遠處的草原。

    灌木林外正在把守的各個獅群成員,頓時嚇的心驚膽寒。

    他們的王,又怒了!

    顯然,又有重要的成員死去!

    大樹上。

    公花豹聽到這只獅王的咆哮聲,臉上的肌肉抽了抽,目光復雜地看著樹下的那道身影。

    看來今晚,這只獅王的咆哮,將會一直持續到天明。

    突然,令他大吃一驚的一幕,突然發生!

    那只年輕的雄獅,在徹底咬死了那兩只外來雄獅后,竟然沒有立刻離開,而是突然助跑幾步,“嗖”地一聲跳躍而起,竟然足足跳起了六七米的高度,直接跳落在了他們對面的一棵大樹上,快速隱蔽在了茂密的枝葉中!

    不光他嚇了一跳,他的大女兒貝麗婭,也是瞪大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這小子竟然比他們跳的還要高!還要敏捷!

    “嗷嗚!”

    趴在最上面的貝麗塔,卻是很不屑地看了他們一眼,仿佛在說:“這有什么好驚奇的,我和媽媽早就知道了呢!大臭屁本來就是個變態獅!”

    “嗷——”

    雄獅的怒吼聲,開始折返。

    藍眼獅王似乎察覺到了不對,立刻帶著獅群返回。

    楚小夜縮成一團,一動不動地隱蔽在茂密的枝葉中。

    他不知道,他躲避的這棵大樹,無論是樹干,還是樹枝,樹皮都非常光滑,沒有爪子,是無法抓牢的。

    但是此時,他卻趴在那里,穩如泰山,紋絲不動!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