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孤軍 > 第兩百五十章:編造的故事
連續三天的審訊,鮑君浩都一無所獲,第四天,尉遲然終于如愿以償見到了侯萬。
風塵仆仆,滿臉疲憊的侯萬走進審訊室的時候,尉遲然知道侯萬是趕來的。
他依然下意識看向了監控,侯萬道:“只有三個小時的單獨會面時間,三個小時內,你必須給我詳細的闡述在島上發生的一切,盡可能的簡單,但又必須說明問題所在,現在,開始。”
尉遲然立即將島上發生的一切,盡可能簡單地告知,幾乎是想到哪兒說道哪兒,侯萬也努力記下來。
說完后,已經過了兩個半小時,侯萬抬手看表道:“現在不說出實情來,你們恐怕無法離開印度了。”
尉遲然疑惑道:“PW也沒辦法嗎?!”
侯萬道:“印度雖然不屬于東盟成員國,但是,影響力很大,曾經數次針對東盟的恐怖襲擊,都是印度方面事先給予的情報,否則損失慘重,也恰恰是因為印度不屬于東盟成員國,所以,我們PW毫無辦法。”
尉遲然問:“我很奇怪,到底是誰驚動了印度方面?”
侯萬看了一眼門口道:“雖然沒有證據,但我相信提供情報的是PW的孤立派,是從特殊渠道提供的,也算是一種私下的合作方式,孤立派這是準備魚死網破,加上你們不是孤立派的人,你們的死活與他們無關,他們只想要答案!”
尉遲然納悶道:“這么說,我們只能實話實說?”
侯萬道:“如果實話實說,他們是否相信是一回事,異道徹底曝光又是另外一回事,到時候你們不僅面臨的是印度方面的長期監視,和印度合作的相關大國也會盯上你們,我們孤軍也會徹底暴露,對孤立派來說那是一件好事。”
尉遲然苦惱道:“那我們應該怎么辦?”
侯萬道:“孤立派至今為止沒有對外透露他們查到的異道消息,也是擔心不被人接受,另外,異道誕生于中國,誰也不知道中國方面是不是知道異道的存在,萬一披露等于把中國拖了進來,東盟和印度都不希望看到中國的介入,所以,你就算實話實說,也只能隱去異道的事情,給他們說一個模棱兩可的科幻故事,這個故事由你來編,現在就編,編好了告訴我,我再告訴獵隼、殷宛夢和初夏,讓你們統一口徑。”
尉遲然搖頭:“誰都不是傻子,印度方面不會相信。”
侯萬壓低聲音道:“現在的問題是,把你們從印度人手中撈走,還有,只能把全部責任推到塹壕方面,讓印度人去查塹壕,至于他們查到了什么,那就和我們無關了,至少我們不會暴露。”
尉遲然冥思苦想如何編造這個故事的時候,侯萬忽然道:“對了,還有個問題,一個最關鍵的問題,印度方面有個證人,也就是這個人證明了你們在島嶼上對土著進行了屠殺,也殘忍殺害了很多動物。”
尉遲然懵了,除了他們之外,島上還有其他活口嗎?不可能吧?
尉遲然問:“這個人是誰呀?”
侯萬道:“一個唯一活下來的森踢人,現在被印度當局嚴密保護著,他自稱與你們一起同行,親眼目睹了你們的行徑,好在是,那個人似乎不會說本地的語言,只能用畫畫的方式表述。”
尉遲然聞言,大驚:“那是木瘟!那家伙是木瘟!”
侯萬驚訝地看著尉遲然:“你是說,那個森踢人是木瘟?”
尉遲然點頭:“沒錯,那家伙就是控制了森踢人軀體的木瘟。”
侯萬也懵了,他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但他要如何警告印度方面呢?他怎么告知他們木瘟的由來呢?
侯萬快速思索著,然后道:“只剩下一個謊言可以說了,就說,曾經有塹壕的人來華人城,被PW發現他們正在尋找什么東西,于是我們盯上并跟蹤了他們,發現他們前往了北森島,原本你們是不打算去北森島的,只是在就近的騰拿島監視,誰知道發現他們登船,于是你們駕船跟蹤,沒想到,船只失控去了北森島,最終發現了那種怪物,從塹壕的口中你們得知那東西叫木瘟,是一種他們發現的生物武器。”
尉遲然哭笑不得:“這個故事也編得太離譜了吧?”
侯萬道:“印度方面會相信的,因為木瘟百分之百會開始他的毀滅行徑,一旦發生那種事,印度方面不信也不行,這樣,塹壕也脫不了干系了。”
尉遲然卻是反對:“那樣的話,不等于是把塹壕推到風口浪尖上了?”
侯萬道:“現在這種時候,最重要的是保全我們,要知道,我們一旦暴露,異道其他門派就會找上門來,還會派出城隍,到時候我們全都得死!可塹壕不一樣,他們不屬于異道內的門派,只是與異道有關系,就算矛頭對準他們,他們也不至于像我們這樣腹背受敵!”
尉遲然道:“不管怎樣,現在馬上去警告那些印度人,否則,我們都得完蛋,那東西的殺傷力根本不是人類可以對抗的。”
侯萬起身道:“記住我所說的話,記住我剛才的那個故事。”
說完,侯萬離開了審訊室,來到另外一個房間內,將自己編造的那個故事告訴給了薩米上校和等待中的鮑君浩。
薩米上校聽完侯萬的故事,只是看著兩人問:“我有個問題要詢問兩位,既然兩位都是PW的人,為何尉遲然先生要等待侯萬部長的到來才肯回答,面對鮑君浩先生的質問卻毫不理睬?”
侯萬道:“因為是我指派他們參加的這次行動。”
薩米看向鮑君浩,鮑君浩不置與否,他清楚,孤立派只是希望借這次行動鏟除孤軍,亦或者讓孤軍曝光,但是,如果現在鮑君浩不配合侯萬,那么PW的權威性也會被印度方面所質疑。
所以,鮑君浩只得點頭。
薩米又問:“既然如此,為什么一開始你們要派鮑君浩先生來?”
薩米似乎看出了PW內部出現了問題,也堅定地相信,PW是為了隱藏什么,內部這才短暫結盟。
侯萬道:“我想知道,現在那個森踢人被關押在什么地方?”
薩米道:“這是機密。”
侯萬道:“好,就算你不告訴我,也請你們徹底封鎖關押森踢人的地方,不允許任何與他接觸的人離開,不,應該是,那個機構所有人都不能離開。”
薩米皺眉道:“你說,那個森踢人就是生物武器?哈哈,這是我聽過最荒謬,最沒有邏輯的故事,科幻故事。”
侯萬道:“上校,相信我,我的人在這種事上是不會說謊的。”
薩米道:“我會將你所說的故事告訴給上級,等待他們的裁定,在等待期間,你們不能離開這里,明白了嗎?我們的人會盡可能滿足你們合理的要求,僅限于合理。”
說完,薩米招呼了門口的衛兵將兩人帶走,并刻意帶到了一個房間跟前,告訴他們,他們必須得住在這里。
侯萬和鮑君浩都是受過訓練的人,他們很清楚所住的屋內肯定裝了監視監聽設備,所以,有話絕對不能在這里說,只得提出要出去透透氣。
衛兵請示薩米之后,薩米同意讓他們去花園。
衛兵帶領兩人到了建筑的后花園之后,也不跟著兩人,只是遠遠地看著。
侯萬和鮑君浩誰也沒說話,只是看著這座像城堡一樣的建筑。
鮑君浩環視四周,故意道:“想要從這里逃出去是不可能的,如果你們真的什么都不說,我們都會被困在這里。”
侯萬掏出電子煙:“我不知道你們孤立派到底是怎么想的,真的想魚死網破嗎?”
鮑君浩道:“這叫凈化。”
侯萬笑道:“凈化?所以,你們就找到了印度方面,走了一招險棋,你們那邊的頭兒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如果這件事被王室知道了,你知道是什么下場嗎?”
鮑君浩何嘗不知道,他也不是傻子,他很清楚這樣做的下場是什么,在沒有匯報王室之前,就擅自行動,口稱凈化PW內部,但對于T國之外的任何機構,根本不會管你PW內部怎么樣,在他們眼中,PW就是個整體,而且是T國的情報機構,鏟除做不到,至少可以讓其元氣大傷。
王室更清楚建立起PW的不易,所以,這件事無論結果如何,下達這次命令的孤立派頭目都死定了。
可反過來,孤立派如果真的這么愚蠢,早就被孤軍吞并了,但為什么這次會如此愚蠢呢?
鮑君浩做了兩個推測,其一,孤立派內部有人想上位,所以,借此機會將上層指揮者干掉;其二,孤立派內部有孤軍的人,而這位孤軍的人職位不低,他這么做,也是為了借機可以控制孤立派。
鮑君浩從鐵衣門那里得到的部分情報,表明孤軍善用的手段就是鳩占鵲巢。
孤軍就算有機會,也會在表面上保留孤立派,不會徹底抹殺,原因很簡單,王室要求平衡,不可能看到某一方獨大,如果PW內只有聯合派,也就是孤軍,而且王室無法完全掌握,結果就是王室會將殘存的孤立派的人聚集起來,成立一個權力可以制衡PW的相關部門。
飛鳥盡良弓藏,兔死狗烹,這是最簡單的生存理論。
所以,為了生存,鮑君浩這一趟也僅僅只是為了完成自己的表面職責,他巴不得侯萬拿出自己的把柄作為要挾。
當然,另外一方面,鮑君浩也對異道無比的好奇。
鮑君浩道:“那么,我需要怎么做?”
侯萬道:“我們要消滅木瘟。”
鮑君浩皺眉:“你是想告訴我,木瘟是真實存在的,你的故事也是真的?”
侯萬看著鮑君浩道:“很多事情不要單憑自己的想象而去下結論,地鳴樓事件你是親歷者,再者,你也知道,不是T國才有PW這種特殊部門,各個國家都有,印度也有,印度人不傻,一系列的怪事絕非偶然。”
侯萬剛說到這里,就看到遠處城堡后門下方緩緩升起了一道厚重的防護門。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