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武俠仙俠 > 無限之神話逆襲 > 第三卷 第二十一章 傳說
    周制婚禮沒有讓新娘等在房中,新郎出去招呼賓客這一節,甚至沒有酒宴。

    在春秋時期,成親并不是一件喜事,甚至對于新郎新娘雙方家庭來說,是一件“飽含悲痛”的事情。

    對女方來說:“嫁女之家,三夜不熄燭,思相離也。”

    意思是女兒出嫁了,娘家就會連續三個晚上通宵點燭(當時的“燭”并非蠟燭,而是近似于火把、火炬),用以表達對出閨女兒的懷念。

    而男方則是:“娶婦之家,三日不舉樂,思嗣親也。”

    意思是娶媳婦的家庭,三天不能進行任何娛樂活動,因為兒子娶媳婦就意味著兒子長大了,而父母變老了。

    所以在合巹禮結束后,賓客就會散去,剩下的時間,就是小夫妻的私人時間了。

    “長風,我以后是不是不能叫你的名字了?我媽說,我們成親后,就得改口叫你將軍或夫君,你要喚我夫人。”

    “別聽她的,你依舊喚我長風,我叫你阿青,無論我日后是什么身份,我永遠都是你的長風,你也永遠都是我的阿青。”

    “長風,你真好。”

    “阿青。”

    “嗯?”

    “今日王后給了我一個任務。”

    “什么任務?要我幫忙嗎?”

    “要,沒有你,我永遠完不成任務。”

    “啊喲,究竟是什么任務呀?”

    “她要我們,為越國多生幾個將門虎子。”

    “啊?可是……可是,要怎么生啊?”

    “我大概知道一點,我教你。”

    “哦!好呀!”

    “……”

    “嗚……好痛。”

    ……

    羅長風終究是決定,暫且將王后的要求放在一旁,阿青才十七歲,還太小,現在就生孩子,對她身體不好。

    春去秋來,年余時間轉瞬即過,羅長風進入本世界已近兩年,第一批五十名劍士終于學成猿公劍法,可以開始傳授全軍了。

    會稽城西郊練劍場。

    羅長風立于臺上,手持竹棒的阿青與腰懸長劍的范蠡,并肩站在臺下隊列側方,靜靜看著羅長風。

    羅長風從左至右掃視了一眼,精氣神比之年余前大不相同的劍士們,沉聲道:“弟兄們,你們已學成吾之劍法,且都有了三分火候。”

    “但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并非結束,爾等如今領悟的劍法之奧妙,不過吾之一二,日后在教習同袍之時,自己也需勤加修習,切不可自滿。”

    “都記住否?”

    五十名劍士抱拳齊聲喝道:“謹遵將軍教誨。”

    羅長風緩緩點點頭,道:“很好,如此,便歸營吧!允你們休沐三日,三日后,開始大練兵,本將軍要你們,以最快的速度,將劍法傳給所有劍士,不得有誤。”

    “是。”

    劍士們集合歸營,羅長風走向笑吟吟看著他的阿青與范蠡。

    范蠡對羅長風抱拳笑道:“長風,恭喜了,如今你總算可以卸下肩上重擔,好好休息一些時日了。”

    羅長風臉上化開一個欣然的笑意,看著阿青道:“是啊!已經許久沒有陪阿青牧羊了,從明日起,我又陪你牧羊,給你講故事,你說好不好?”

    阿青歡喜萬分,嬌聲道:“當然好呀!你們等等我,我去把羊兒趕回來。”

    阿青說完,便開心的蹦蹦跳跳往小樹林去了,范蠡看著阿青的背影,嘆道:“阿青還是這么活潑可愛,一點都沒變。”

    羅長風笑了笑,道:“畢竟,她還只是一個十八歲的孩子。”

    “呃……”范蠡錯愕的瞥了羅長風一眼,他這個春秋時期的古人,自然無法理解羅長風這個后世人的思維。

    羅長風將阿青寵上了天,保護得太好,家里一直是青母在打理,什么都無須阿青操心,也什么都不必讓她管,不讓她被任何俗務侵染。

    阿青每日的生活,就是趕著羊兒去林中放牧,然后到練劍場看羅長風教劍士練劍。

    中途她會跑回將軍府,給羅長風取來可口的飯食,其他時間,哪怕什么都不做,就這么坐在那看羅長風一天,她也甘之如飴。

    嫁做人婦一年有余,阿青卻與未成親前沒有任何區別,依舊是那般,如同一個快樂的小精靈。

    羅長風希望,她能一輩子都保持著這種狀態。

    “長風,你以后不會當真就每日陪著阿青牧羊吧?”

    羅長風反問道:“我還需管什么事嗎?”

    范蠡哭笑不得的道:“你好歹還是劍士中軍將,怎么也得管管那五千劍士吧?你也不怕日后別人喚你‘牧羊將軍’。”

    羅長風嘴角一彎,道:“牧羊將軍又如何?我這一生,只為阿青而活,等助大王成就霸業,我便辭官歸隱,每日里就陪著阿青牧羊放歌。”

    “況且,那五千劍士在沒有我這個中軍將前,不也好好的嗎?一切照舊便是,有我沒我,區別不大。”

    范蠡怔了怔,他沉默著與羅長風并肩走出了練劍場,不遠處的甲士們已在開始拆卸帳篷,在此守了一年,終于可以回營了。

    “怎么忽然不說話了?在想什么?”

    范蠡回過神來,輕嘆著搖了搖頭,道:“沒什么,長風,以越國如今的力量,你覺得我們還要多久能滅吳?”

    羅長風想了想,斷然道:“最多兩年,兩年內,劍士劍法可成,滅吳契機必現。”

    羅長風的兩年是保守估計,畢竟那五十名劍士,每人要教一百人,多少會拖慢一些進度,但是也絕對要不了兩年。

    范蠡精神一振,心下暗道:“兩年,兩年,夷光,等著我,再等我兩年,兩年后,我一定去接你。”

    “等我將你奪回來,我也跟長風一樣,大夫也不做了,便是整天和你坐了船,在江里湖里漂游,這么漂游一輩子。”

    羅長風瞥了他一眼,突然心中一動,他想起了歷史上一個傳說,那個傳說,就是關于范蠡與西施的。

    卻說當年勾踐被夫差放回越國后,采納了文種的“滅吳九術”,其中一計便是美人計,欲以美人聲色來消磨夫差的意志。

    范蠡奉命游遍全國搜尋美人,在諸暨李莊山下的溪岸邊,范蠡見到了正在洗衣服的西施,深深為其美貌所動,而西施也十分欣賞范蠡的豪情,兩人一見鐘情。

    但當時越國正處于生死存亡之際,沒有時間給兩人來談情說愛。

    《浣沙記》中記載,范蠡對西施言道:“社稷廢興,全賴此舉,若能飄然一往,則國既可存,我身亦可保,后會有期,未可知也。”

    “若執而不行,則國將遂滅,我身亦旋亡,那時節雖結姻親,我和你必同做溝渠之鬼,又何暇求百年之歡乎?”

    西施為范蠡的忠君愛國所感動,為了國家,他們不得不把個人放在一邊,西施答應了范蠡,替越國到吳國臥底。

    莫非,這個傳說是真的?范蠡心心念念滅吳,就是為了奪回西施?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