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神豪寧敗家 > 第98章 一尾游弋的魚
    將車停在酒店門廊,迎著門童的禮貌微笑,寧晏點點頭走進大堂。

    迎面看見休息區坐著顏芷。

    見到寧晏后起身走了過來,一同往房間去,嘴上問:“下午有安排嗎?”

    寧晏搖頭,接著反應過來:“別不是要逛街去吧?”

    一張臉上寫滿了拒絕。

    顏芷撇撇嘴:“是,現在我是顏秘書,跟我逛街嫌煩!”

    見顏芷雙手抱胷,擺出一副高冷的樣子,寧晏眼皮一挑:“也不是,主要昨天逛的街,jio現在還疼。”

    “可能最近吃的東西太講究了,缺少維生素、鈣之類的。”

    “呵,狗男人,瞎話張口就來!”顏芷嗤之以鼻。

    寧晏就道:“行吧,其實是有點慫跟女孩子逛街了,尤其是你跟文溪湊一塊……”

    說到這里的時候,寧晏手臂上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厲害,你現在還能控制汗毛的反應了。”顏芷明顯也看到了這一點。

    說話間兩人已經到了房間門,顏芷邊刷卡開門,邊說道。

    “換套更休閑一點的衣服,跟我出去吧。”

    “我不去行不行啊,真的,jio麻麻……”

    “我這身也是休閑的,差不多就得了唄……”

    “反正不就是去逛個街嘛,又不是去相親……”

    “再說……我也不可能被你坑著去相親……”

    “……”

    顏芷雙手抱胷,靠在吧臺邊,默默的聽著寧晏嘴上叨叨叨,身體卻又很誠實的去了衣帽間,一會一會兒的就將身上原來那件衣服扔了出來。

    然后是褲子,最后是人也扔了出來。

    “走吧……”

    顏芷偏著頭抿嘴笑了,小馬尾隨著小腦袋的擺動,上下跳躍。

    沒忍心,給寧晏扎了一刀:“奧斯卡可真欠你小金人,口嫌體正直這方面,應該沒人能比表演得更好了……”

    寧晏:“呵,我又成演員了?”

    “走不走啊,磨磨唧唧的,也不知道以前怎么顛兒顛兒的。”

    “對了,你怎么突然換成了馬尾?”

    寧晏這才發現顏芷扎了馬尾辮,穿了平底鞋,同樣也是戶外休閑的著裝,青春靚麗,又養眼。

    “走!”顏芷也懶得跟寧晏犟,“你管我換啥,我樂意!”

    “司機都在下面等了五分鐘了,你換個衣服那么啰嗦,還好意思說我墨跡?”

    門童給寧晏跟顏芷拉開了酒店大門,兩人一左一右上了賓利。

    一路上寧晏也沒問去哪。

    反正顏芷也不能把他給賣掉。

    在鵬城待了五年,基本的熟悉程度還是有的,犄角旮旯也能找回來,又不是沒拿手機,也不是沒拿錢包。

    一開始寧晏還以為又是去福田羅湖片區。

    沒想到從深南大道輔路走了一段,拐過了僑城東路往反向沿著濱海大道一路行到沙河西,接著過了人才公園。

    最后拐進了一條不認識的道,一路行到頭,進了一處院子。

    “到了,下車吧。”車停穩后,顏芷道。

    寧晏下車后左右看了看,嘴上道:“別不是真要把我給賣了吧?”

    沒走幾步就看到了吳憂,同樣是一身休閑,還有一眾中青年人。

    “寧先生您好,我是游艇會的會長,歡迎您蒞臨我們游艇會……”

    “寧先生好……”

    “寧先生您好……”

    “……”

    寧晏稀里糊涂的跟這一幫人寒暄了幾句。

    還好沒人伸出來手。

    “寧先生,您這邊請,一切都安排好了,有什么需要的地方,您盡管跟我們說,我們一定安排到位。”

    自稱是游艇會會長的中年男人喳喳說道。

    還迎著無數人的注目禮與議論。

    “這是哪位大佬?這么多人來接待?我們也是會員啊!”

    “莫不是那艘剛停靠過來的大豪華游艇的主人?”

    “也只有這個可能了……”

    “真想上去寒暄兩句,這樣我能回家吹一年的牛批!”

    “……”

    直到通過浮橋上了一艘較大型的豪華游艇,寧晏都還沒反應過來。

    “吳姨,什么情況?”寧晏問道。

    吳憂指了指一旁的顏芷:“你問顏小姐。”

    “怎么回事?不是去逛街嗎?這是要把我賣哪去?”寧晏便看向顏芷,疑惑的問。

    顏芷做了個手勢:“游艇要開了,我們先上三樓的甲板,一會我慢慢跟你說。”

    寧晏邊跟著走進舷梯上三樓,邊突發奇想:“剛才路上還在想,不管你帶我去哪,總能回來,現在我覺得是我錯了,現在你要是把我一下子賣了,真回不來。”

    顏芷:“……”

    打擾了,你果然是個沙雕。

    在三樓甲板上坐定后,寧晏才注意到這艘游艇的奢華程度,哪怕是個露天甲板,座椅也非常考究,還有香檳跟紅酒。

    感謝顏芷給雕絲寧晏講過幾種頂級紅酒,所以他認出了擺在桌上醒著的紅顏容(Haut-Brion),看了看年份,居然是最頂級的89年。

    舉目望去,四周的游艇都矮了一大截。

    還好不是那種特別夸張的海上宮殿級的頂級游艇。

    陸地在寧晏的眼中慢慢遠去。

    顏芷開口解釋道:“這幾天沒什么事情了,正好今天看到宣傳冊,剛好出海散散心,釣個魚什么的,挺好吧?”

    寧晏深以為然:“果然,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像你這樣的臭皮匠就很不錯。”

    顏芷咬咬嘴唇,沒搭理寧晏。

    航速不快,約等于每小時五十五公里的速度。

    約莫半小時后,寧晏看到了那點綴在海灣上的明珠,那條橫亙三地的大橋……

    “嚯,近距離看真的很宏偉……”

    寧晏特地拍了個照片,再數十分鐘后,游艇拋錨在一處安靜的海灣。

    “選了很久才選好的點,從港珠澳鵬城等地的直升飛機能在十分鐘左右趕到,海域也比較安靜,適合海釣,還可以深潛……”

    顏芷掰著指頭一點一點的說道。

    寧晏滿意的點點頭,順手來了個摸頭殺:“不錯,顏秘書現在越來越稱職了……”

    顏芷翻了個白眼,索性不說了。

    寧晏點開手機,沒想到在海上也有4G信號,就拍了兩張照片,湊齊三張,在朋友圈分享了自己的生活:

    “出海釣個魚,感受一下大海的味道……”

    正好這功夫已經有專業人士半鋼你打了很廣很深的魚窩,海魚蜂擁而至,競相躍出海面。

    寧晏大手一揮:“走,去釣魚。”

    工具準備得很齊全,下到底層甲板上,寧晏自己動手支棱了個馬甲,挑了根釣竿,一甩出去,等魚上鉤。

    顏芷跟著下了底層甲板,戴了遮陽帽,特地拿小一號的馬甲,小一號的釣竿,坐在寧晏左邊,左手胳膊肘撐著下巴,等一尾她想要的還在游弋的魚。

    不片刻,顏芷提竿,一尾活潑愛動的魚游弋出海面,牢牢的咬住魚鉤。

    顏芷慵懶的拽動釣竿,任由這尾魚游弋在海面上。

    ‘叮叮’兩聲。

    看得正愣神的寧晏手機上有消息進來……

    ======

    破碗。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