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不思議強者 > 第65章 不想起標題
    坐在一輛豪華巴士中,車廂內的氣氛有些詭異。

     B級隊伍里的幾位隊員完全不敢說話,因為以陳清、呂子濤為首的B級超凡者正對著司晨虎視眈眈。

    “司晨同學,我還真是小看你了。怎么,就不打算把事情好好說說嗎?”

    陳清盯著司晨,緩緩開口說道。

    這次秘境之行,他們的收獲還行,獲得了一株效果挺不錯的藥草,以地B級超凡者都很有幫助。

    可是這是隊伍共同的財產,是要大家一塊分貢獻度的,哪像司晨啊。

    看看他現在,拿著一杯子,敲了一些猴兒酒刨冰,倒上了農夫三泉,還切了一果盤的靈果,正在眾人的注視下毫無壓力的慢慢吃著。

    靈果與果酒的濃香彌漫了整個車廂,眾人那叫一個羨慕嫉妒恨,要不是都是出自一個學院,抬頭不見低頭見的,他們都快忍不住要把他給搶了!

    孫勝李不聞這些人都快要按耐不住了,呼吸都粗重了許多,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喝陽春水。

    懷兜兜、晴雨瑤幾人都是渾身的不自在,主要是司晨太招人眼了,坐在他身邊讓幾人都如坐針氈。

    可司晨還是一點自覺都沒有。

    司晨拿起一塊切好的靈果咬了一口,輕輕搖著杯子里融化的果酒,有些納悶的出聲。

    “該告訴你們的我都告訴你們了呀,一個個干嘛都這樣看著我?”

    說著,他輕輕抿了一口果酒,在大家的注視下,神情好不自在。

    正守著猴兒酒冰柱子的離良實在是忍不住了,裝作隨意的從司晨面前的果盤里拿走了一塊靈果,歡喜的啃了起來,司晨瞥了他一眼,沒有理會。

    陳清皺了下眉頭,還是耐著性子道:“你是最后一個回來的,而且還去了神猿的領地,秘境里的情況,我希望你能如實告訴我們,這對我們來說很重要。”

    說著,她在司晨面前坐了下來,掃了一眼車廂折疊桌上的果盤和果酒,又道:“不給我來一杯嗎?對老師這么不客氣?”

    “哈,老師你貌似一直讓我們處于放養狀態。不過再怎么說,尊敬老師還是應該的。”

    司晨神情平靜的說著,但還是拿起一個杯子敲了些碎冰,隨意的拿起礦泉水瓶倒了一些礦泉水進去。

    “條件簡陋,陳老師還請恕我招待不周。”

    這還條件簡陋,你特么都用靈果靈酒來待客了。

    其他成員那叫一個眼紅,呂子濤也是一陣蠢蠢欲動,靈果他倒是吃過一些,但這靈果釀的酒,他是真沒嘗過!

    羨慕啊!

    將兌了大半礦泉水的酒杯子推向了陳清,司晨舉手投足間透著一種隨意。

    “陳老師,您是誤會我了,我哪有你說的本事大,只是運氣好為神猿一族指了條路,讓他們躲過了黑龍的追殺罷了。”

    司晨說著,攤手聳了聳肩:“這些都是神猿一族送我的,根本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是搶奪來的,我能有幾斤幾兩啊。”

    陳清輕攏了一下她那波浪卷長發,眼神深處有著一絲莫名的神采。

    司晨或許不知道,陳清已經發現了司晨的一些異常。

    身為B級四段的超凡者,能力又是空間類型,陳清能察覺到司晨的一些古怪的地方。

    要知道陳清是可以通過能力,將一些東西憑空傳送的,裂空梭就是靠這種原理驅動。

    陳清可以將裂空梭空間傳送到任何地方,包括——人的體內!

    但是,她發現自己無法將裂空梭送進司晨的身體。

    他就像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無論她如何去嘗試,都無法將空間之力滲入司晨的體內。

    這家伙,真的有些古怪,絕對不是他說的增強防御力那么簡單。

    深深看了一眼司晨,陳清也不去戳破司晨的謊言,只是順勢擺手。

    “不想說就算了,把這次我們出手的報酬拿來,咱們這么多人,你也不用給多了,分個四分之一就差不多了。”

    呂子濤在一邊嘴角抽搐,心道陳清這瘋女人還真敢開口,一下就要咬掉人家四分之一的收獲。

    就司晨現在手里的東西,四分之一的收獲,都夠他們出個五六次任務了!

    同樣、、這也說明這次司晨到底賺得多猛……

    司晨也被陳清的獅子大開口搞得愣了一下,不由歪頭。

    “陳老師你還真是金口玉言,就說了幾句話都這么貴。”

    她就口頭警告了斯爾德他們幾人一下而已哎!

    陳清微笑不語,目光在離主和晴雨瑤幾人守著的猴兒酒冰柱和靈果袋上打量著,說實話這些東西讓得陳清也是一陣眼熱。

    她那A級的老爹都沒拿回來過這樣的好東西!

    司晨懶得理她,接過了離良手中的靈果袋,在其中翻找了一下,拿出了一枚果子,遞給了陳清。

    “這是報酬,兩清了。”

    陳清看到司晨只拿出了一枚靈果,頓時有些不滿,這一顆也太少了!

    但是在看清那枚靈果之后,她頓時錯愕了。

    “靈血果!?”

    司晨手中的這一枚靈果,可不就是之前斯爾德他們爭得頭破血流的靈血果嗎!

    人們的目光頓時古怪起來。

    當時巨龍落下,威壓直接震懾了全場,正在為靈血果打生打死的神庭與諸神天堂之人,自然也就停手了。

    后來這些人都被嚇走了,靈血果自然也是沒采到,最后還是便宜了司晨,輕輕松松就將靈血果采到手了。

    看著司晨手中的靈血果,呂子濤和陳清他們都有些懵了。

    靈血果在司晨手上,也就是說司晨當時回了那處凹地?

    他怎么做到的!?難道黑龍已經走了?

    “要不要啊,陳老師,這一枚靈血果,應該夠了吧,你先把眼珠子撿起來好嗎。”

    司晨神情平靜的說道,明明只是語氣很平靜的打趣,但卻讓得陳清心里莫名的有種驚懼。

    這個家伙、太邪門了……

    陳清沒有猶豫,接過了靈血果后,又道:“這猴兒酒,賣一些給我們可以嗎。”

    “這玩意學院里還得到過呢,價值不明的東西,還是以后再說吧。”

    司晨暫時選擇了婉拒,陳清幾人也有些遺憾的點頭,這的確是價值難明的好東西,司晨會這么做也正常。

    直到豪華大巴車回到了超凡學院,離良他們全都松了口氣。

    至少在超凡學院,大家都是安全的,身為特殊地盤,這里的秩序是必須要有保障的,離良他們這才放心了下來。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