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我的巨星女友 > 第一百八十四章 秀一下恩愛,撒一把狗娘
    盧著出名了,可惜他那本詩集卻不怎么賣得動了。

    有名,不一定就有利!

    以這種方式出名,本身就具有很高的風險性。

    娛樂圈之中的明星,早就不這么玩兒了。

    何況,成王敗寇。

    若是盧著在楹聯罵戰之中不說取勝,只要不輸得太難看,那么他或許還有利可圖,甚至收獲頗豐。

    畢竟,沐塵的那些“敵人”會給與他支持。

    可惜,他輸得太慘。

    沐塵的粉絲又那么兇殘,豈會不落井下石。

    盧著出名了,可惜名聲卻不怎么好。

    不過,他顯然還有翻身的機會。

    那機會自然就是這一屆古詩詞大會。

    兩人罵了一場,卻也讓更多的人關注起了這一屆的古詩詞大會,畢竟太多的人想看看盧著和沐塵在大會上會不會再起沖突。

    在無數人期待之下,古詩詞大會到來。

    以前的古詩詞大會多是圈內自娛自樂的交流會,不過這一屆的古詩詞大會,顯然有些不一樣了。

    央視直播,而且在開始之前,還形成了偌大的話題,被許多人所關注。

    輸贏也將為大眾所知。

    或許也是因為如此,最后古詩詞比賽的環節許多自恃身份的人都不會參加。

    沐塵也沒打算參加,不是自恃身份,而是沒興趣。

    他給自己的定位那就是打醬油。

    不過,會不會事與愿違,沐塵并沒有想那么多。

    或許是收視率上面的考慮,大會在晚上進行。

    而沐塵白天的時候,還在為籌備《戰狼2》而忙碌。

    一個打醬油的無需準備。

    晚上,沐塵前往大會現場,而李若曦卻早早的守在了電視機前。

    與李若曦一樣沖著沐塵看大會直播的人并不少。

    大會開始,“嘉賓”入場,不過這入場的方式與明星走紅毯不一樣。

    楹聯入場!

    抽取上聯,對出下聯者入內。

    而抽取的那些上聯,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受邀之人中,沐塵恐怕還是知曉的最晚那個。

    早已知曉,自然不存在對不出來的尷尬場面,而且許多下聯還頗為精彩。

    不過,電視機前的觀眾看得起勁的卻并不多。

    當然,那些喜歡楹聯的人就另當別論了。

    許多人看得有些打瞌睡的時候,沐塵出現了。

    沐塵一出現,眾人頓時來了精神。

    “何必那么麻煩!”

    沐塵正要抽上聯,幾人出現,其中一人說道,“沐導楹聯造詣驚人,不如我給你出個上聯如何?”

    “盧先生......”

    主持人皺著眉頭,想要勸阻。

    盧先生?

    沐塵瞬間就知道這家伙是誰了。

    “有區別么?”沐塵一笑,淡淡的說道。

    有區別么?

    當然有區別了!

    抽取的上聯,那是早就泄題的,根本不是現場對出來的,甚至未必都是自己對出來的。

    不過,盧著敢說么?

    顯然不敢。

    他若道破,豈不是把其他人都給得罪了。

    沐塵這是在給他下套!

    可若說沒區別?

    既然沒區別,你為何要給我出上聯。

    我為何又要對你出的上聯?

    盧著不是蠢蛋,自然不會入套,也不想給沐塵退路,隨即笑道:“既然沒區別,那你怕什么?”

    主持人不再說話,袖手旁觀起來。

    他已經得到指令。

    盧著和沐塵對上,不就是觀眾想要看的么?

    勸阻?

    不煽風點火就已經是怕影響不好了。

    “想再切磋一下么?”沐塵一笑,說道。

    “再”字讓電視機前無數觀眾宛然一笑,他們無不都響起之前與兩人的“切磋”。

    沐塵這個“再”自,無疑也戳到了盧著的痛楚。

    “那你聽好了,我的上聯是:十口心思,思君思國思社稷!”盧著臉色有些難看,隨即道出了他給沐塵準備的上聯。

    這上聯可不簡單。

    十口心為“思”,這是拆字聯。

    “八目共賞,賞花賞月賞若曦!”沐塵一笑,說道。

    盧著有些愣住了。

    沐塵的楹聯早已他是體會過的,他也沒有想過竟然對得如此迅速。

    若非兩人有仇,乃是眾所周知,恐怕電視機前的觀眾都認為他是沐塵請的托了。

    電視機前的觀眾,見沐塵如此厲害,頓時驚訝不已。

    而李若曦聽到沐塵下聯,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笑容。

    “君、國,你對花、月,這沒什么問題,可社稷對若曦,似乎有些不妥吧?若曦......”盧著旁邊一人,皺了皺眉頭,開口說道。

    “咳咳!”主持人咳嗽了一下,隨即說道,“若曦是人名,是沐導的女朋友。”

    那人一聽,頓時愣住了。

    若是如此,那就不僅僅是妥了,而是極好。

    而電視機前,知曉沐塵與李若曦兩人關系的恍然大悟,但更多的人卻忽然感覺撲面而來的狗娘!

    麻蛋啊,對個對聯都能撒狗娘!

    沐塵你這是得多牛掰啊!

    那若曦對社稷?這是在秀恩愛么?

    沐塵你拿李若曦去對社稷,這是在告訴我們李若曦對你有多重要么?

    秀恩愛秀到你這個程度,也是沒誰了。

    “不如我也出一個?”盧著旁邊一人,笑著說道,“霧鎖山頭山鎖霧!”

    那人不待沐塵同不同意,直接出了上聯。

    這是一個回字聯。

    “天連水尾水連天!”沐塵張口就來。

    “碧天連水水連天,水天一色。”又一人開口。

    “明月伴星星伴月,星月交輝。”沐塵依舊秒對。

    盧著幾人愣住了!

    這么牛掰?

    “不如我也出一個!”沐塵一笑,說道,“寂寞寒窗空守寡!”

    “你們有人對上來,那就算我輸!”沐塵接著說道,“若是對不上來?呵呵,這道門你們好意思進么?”

    沐塵說完,隨即進了會場,而盧著幾人此時卻眉頭緊皺,一看就被沐塵給難住了。

    無數觀眾隔著屏幕一陣嘲諷。

    你們出上聯,人家秒對。

    沐塵出上聯,你們卻......

    當然,也有一些對楹聯感興趣的人開始苦思冥想,卻不得其對。

    而一些最楹聯有些造詣的人卻知曉,沐塵那是一個絕對。

    絕對不是對不出,而是很難。

    沐塵對盧著幾人對不對得出,沒什么興趣。

    對得出,恐怕也對得好。

    至少,他不認為那幾人在短時間內能對出一個好的下聯。

    “這是一個絕對!誰能對出?”其中一人搖頭,說道。

    其他人連忙附和,然后開始抽上聯對下聯,進入會場。

    不是他們能力差,而是對方太不講究,竟然出一絕對。這不是為難人么?

    若是拿這絕對作為門檻,恐怕沒幾人能夠進去。

    “寂寞寒窗空守寡?”趙云榮陷入了思考之中。

    黃忠超見自己老師如此,頓時無語。

    我說的重點貌似不是這個絕對,而是沐塵和盧著兩人在外面的沖突啊!

    不過,似乎兩人沖突沒什么可奇怪的。

    他對盧著熟悉,自然知曉他不會善罷甘休。

    而沐塵什么脾氣,那幾乎人盡皆知。

    他或許平時真如他自己所說的那般與人為善,但若是誰惹到他,那就回擊就無比犀利了。

    當然,這與他黃忠超沒關系。

    黃忠超對沐塵的才華,還是很驚訝的。

    沐塵進入會場,找到自己的位置。

    他不知道如今電視機前播放的是外面楹聯入場,還是會場里面的情況。

    反正他進來之后有鏡頭一直對著他。

    參加古詩詞大會的人有多少,沐塵并不清楚,不過會場里面的人卻已不少。

    沐塵不是圈子里面的人,會場里面人雖多,可他一個都不認識。

    不,是一個都不熟!

    有一個人他認識,著名美女作家,金龍獎獎最佳編劇錢海心。

    “沐導,你好!”

    “你好!”

    沐塵沒有想到錢海心會找他。

    在他看來,這種搞文學創作的女生應該都是宅女,而且是很靦腆的宅女。錢海心的外表似乎也是給人這個感覺。

    在這樣的場合,這樣的人最可能就是坐在座位上發呆。

    “能簽個名么?”錢海心從包里拿出一個筆記本和筆遞給沐塵,說道。

    “噢,沒問題。”沐塵愣了一下,隨即應道。

    他遇到索要簽名的時候并不少,但這次無疑是最為意外的。

    他不認為錢海心會是他的粉絲。

    “我很喜歡你那首《鵲橋仙》,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錢海心說道,“這兩句無疑揭示了愛情的真諦。堪稱愛情頌歌里的千古絕唱。”

    “真正的愛情是要經得起長久分離考驗的。只要能彼此真誠相愛,即使終年天各一方,也比朝夕相伴的庸俗情趣可貴得多......”

    錢海心自顧自的在那而滔滔不絕的說著,沐塵無疑是錯愣的。

    這個他自認為靦腆的宅女,萬萬沒想到卻是一個話癆!

    清純的外表,話癆的內心。

    沐塵忽然發現,他看人的眼光有些差勁。

    錢海心從《鵲橋仙》談到《憫農》,然后又從《憫農》談到《上邪》和《金縷衣》!

    沐塵不得不承認,錢海心對這幾首古詩詞頗有研究。

    可尷尬的事兒來了。

    錢海心對沐塵的作品十分熟悉,而沐塵壓根兒就沒看過錢海心的作品。

    別說詩詞了,連小說都沒有看過,哪怕那部她編劇,并且在金龍獎上大出風頭的電影《母親》。

    電影沒看過,原著小說更沒看過了。

    “沒想到在網絡之上大殺四方的沐大導演,平時竟然是個沉默靦腆不怎么說話的小男生!”錢海心笑著來了一句。

    小男生?

    我這是被調.戲了么?

    沉默靦腆不說話!

    你丫的滔滔不絕的說過沒完,我要有插口的機會啊!

    不是我不說話,而是你不給我說話的機會。

    沒想到錢海心竟然是一個這樣的女生。

    沐塵再次自我懷疑。

    自己看人的眼光,真的好差。

    “你看人的眼光和我一樣差。”沐塵一笑,說道。

    錢海心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

    “那你認為我是個什么樣的人?”錢海心一笑,說道。

    “宅女!”沐塵說道。

    “我曾一個月不曾出門。”錢海心說道。

    我就是宅女。

    你的眼光并不差,所以我的眼光也不差。

    “那你估計許久沒開口說話了。”沐塵一笑,說道。

    “你是在說我話癆么?”錢海心撇嘴說道。

    她似乎覺察到自己剛才滔滔不絕的說個沒完,有損她淑女的形象。

    “我又發現你身上的一個優點。”沐塵一笑,道。

    “什么?”

    “自知之明。”沐塵道。

    “那我其他還有什么優點?”錢海心一聽,也不生氣,而是笑著問道。

    “口才好!”沐塵一笑,道。

    “沐導,你跟人聊天是不是經常聊死?”錢海心一聽,說道。

    口才好,口才好你妹啊!你這不還是在說我話癆么?

    “你果然不了解我!”沐塵說道。

    錢海心一聽,算是明白了。

    這家伙是對自己剛才調侃他是“小男生”而“耿耿于懷”啊!

    他這是小心眼么?

    不!

    錢海心感覺這家伙似乎故意如此的。

    “那你想我了解你么?”錢海心笑著看向沐塵,眼里秋波閃現。

    “不想!”沐塵很干脆的說道。

    這小妞兒故意的。

    “你還真直接!”錢海心隨即問道,“我不美么?難道你就不想跟我來一場跨越禁忌的愛情么?”

    跨越禁忌的愛情?

    什么禁忌?

    沐塵如今算是名早有主,若在跟她發生點什么,那么就跨越了禁忌。

    這是在誘惑。

    “不想!”沐塵的聲音之中多了幾分冷意。

    他自然不會傻乎乎的覺得錢海心真要跟他來一場跨越禁忌的愛情。

    “算了,不跟你玩笑了。”錢海心似乎感覺到沐塵眼中閃過的那絲厭惡,隨即說道,“待會兒古詩詞大賽,我很期待你關于‘情’的詩詞。”

    大美女發出誘惑,那家伙竟然產生厭惡的情緒!

    他還是男人么?

    沐塵看向離開的錢海心,又看了看不遠處的攝影師,若有所思。

    這人不像是文學圈混的,更像是娛樂圈混的。

    他們兩人剛才算什么?

    談笑風生么?

    沐塵坐在座位上,并沒有與其他人交談。

    不過,第一環節很快結束。

    第二環節開始。

    交流,其實就是一些著名的古詩詞作家上臺講述一番自己的心得。

    有些人所講,沐塵聽得認真。有些人所講,那就有些提不起興趣了。

    古詩詞欣賞,沐塵有些興趣。

    而其中傳統文化的教育意義,沐塵就真沒興趣了。

    不過,或許大家都知曉,這個環節不受觀眾喜歡。

    或許,這是一個老生常談的問題,也沒必要說太多。

    交流結束,重頭戲隨即開口。

    主持之人開始介紹比賽的評判之人。

    文無第一,武無第二。

    如何評判,沐塵覺得難度不小。不過,既然比賽,那就是競技,就有高低,有勝負。

    那些評判之人沐塵一個不認識,但從那些人的頭銜可以看出,都是文學圈中德高望重,頗具權威的前輩。

    不過,這跟沐塵沒什么關系,他本就不準備參加。

    可惜,有些人似乎不愿意他坐在臺下看戲。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