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影帝重回十八歲 > 27、《戀愛的犀牛》(求推薦票)
    現在有手機的人少,能給寧遠打電話的人更少。

    手機買回來后,除了秦莉老師打過一個電話外,也就是跟家里聯系。

    給寧大強打電話的時候,寧遠都沒敢說是自己買的,否則寧老憨那個一根筋,絕對會怒罵自己敗家子兒。

    花六千多買這么個玩意兒,你錢多騷得慌啊!

    寧遠敢肯定,他會這么罵。

    哪怕自己告訴他,這部戲下來能掙四萬多,他也會振振有詞:“過去沒有手機,大家都得完蛋是吧?”

    無力反駁。

    真要想辯論,寧遠可以找出很多理由,但,有用么?

    還不如說是借別人的,家里真有什么事可以打這個電話找到自己。

    至于這手機是不是自己的,也不是那么重要。

    退一步,世界一片清凈,多好。

    “這我才買的,都沒怎么用。”寧遠尷尬的跟王瑩解釋了一句,跑到一邊。

    這兩天都沒有電話,貪吃蛇玩得上火,他也沒想過跟他們說這茬。

    看到寧遠跑開,王瑩氣呼呼盯著他背影,心道手里要是有塊石頭就好了,給這家伙砸個包!

    才買的?

    這兩天拍戲拍得昏天暗地的,你會分身術啊,還才買的?

    真當我胸大無腦?

    一旁的卓杰他們,愣愣的看了寧遠,又轉頭看了看王瑩,最后,都把目光投向陸雨。

    陸雨唬了一跳:“看我干嘛?”

    “你這嘴開過光吧……”卓杰若有所思,其他人也在王瑩身上打量。

    錢薇更是朝王瑩擠眉弄眼:“是不是呀,小瑩瑩?”

    王瑩這時候也回過神來,再扭捏羞惱,絕對更會讓他們想的更多,于是瞪著錢薇:

    “是你個大頭鬼啊!”

    說著,她沖過去就掏錢薇胳肢窩,錢薇嚇得趕緊躲閃,兩人鬧成一團。

    而另一邊——

    接通電話,寧遠客氣道:“您好,哪位?”

    這時代還沒有垃圾廣告,家里的電話他存有,能打給他的,也只有學校那邊。

    “呵呵,寧遠,你好啊。”

    對面傳來一道帶著些微沙啞的聲音,寧遠一聽就對上了號:

    “李老師?”

    “哈哈,你這耳朵夠靈的啊,這都能聽出來。”

    電話那頭,正是之前作為考官的李雪刀。

    “您的聲音非常有辨識度。”寧遠笑道。

    但他卻沒想到,自己這句夸獎的話,卻讓電話那頭的李雪刀沉默了兩秒,才嘆了口氣:

    “看來我還要多練練,嘗試不同風格的聲音,總是一個聲音,還是不好。”

    一番話,立刻讓寧遠肅然起敬。

    而且,因為這句話,讓寧遠又想起一件事。

    癌癥。

    千禧年,李雪刀被查出患鼻咽癌,沉寂了兩年,這事兒在圈子里不是新聞。

    抓了抓頭發,寧遠仰頭望天。

    我這回來是奮斗的?我怎么感覺是回來拯救的?

    寧老頭,香妃劉慧,再加上李雪刀。

    前面劉慧還頭疼該怎么提醒她呢,現在又想起了李老師的事情。

    明知道卻不說,這種事情寧遠干不來,更何況,無論自己前世今生,李老師都是自己尊敬的人。

    但……怎么說,又是個問題。

    李雪刀可不知道寧遠現在惆悵不已,說完話后,聽到寧遠這邊也沉默下去,還以為被自己影響的,連忙道:

    “不好意思,寧遠,不說這事兒了,呵呵,我給你打電話,是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下。”

    “什么事李老師?”寧遠好奇起來。

    李雪刀問道:“你了解話劇嗎?”

    寧遠一怔,不過還是回道:“我知道一些,比如茶館,比如四世同堂,雷雨等等。”

    前世寧遠也參演過話劇,不過那都是他成名之后,但現在,以他的年齡和成長經歷,如果說很懂,就有點荒謬了。

    別說自己家那個小地方,就算是省城,也沒多少話劇看。

    “是的。”

    李雪刀笑道:“怎么樣,你有沒有興趣,來我們這里參演一場話劇?”

    寧遠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不過隨后他就明白了,估計是看自己當時演宋江還不錯?

    這樣想著,寧遠道:“既然是李老師邀請,又有這樣的學習機會,我當然愿意了,只是……”

    寧遠把自己正在拍戲的事情說了。

    李雪刀笑道:“我知道,秦莉跟我說過,這不影響的,這部劇最早也要等到年后了。”

    猶豫了一下,李雪刀道:

    “算了,寧遠,我跟你說實話吧,其實我當時看你的表演,覺得你是一個好苗子,想讓你加入到我們華夏話劇院,但我跟院里提過之后,院里說沒有這樣的先例,除非畢業后才行。”

    頓了頓,李雪刀道:“這我哪等得及啊,所以我跟他們軟磨硬泡,仗著我有幾分薄面,他們答應,在明年的開年大戲里,讓你試鏡一個角色,如果通過了,并且演好了,就可以特批進來。”

    寧遠呆了呆,這老頭兒,對自己這么看好嗎?

    只不過,這種打著‘為你好替你拿主意’的善舉,多少讓寧遠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倒不是怪他,而是覺得,這樣的事情,是不是得提前問問自己的意見?

    萬一自己不想去,他又張羅了半天,自己答應不是,不答應也不是,那就有點坐蠟了。

    更何況,聽李雪刀說的云淡風輕的,但寧遠能想到,既然沒有先例,他能爭取到這個機會,肯定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這么大的面子和付出,又是這樣一位名角,誰有那個勇氣去拒絕?

    如果放到別的這個年齡的演員身上,肯定不是那么愿意的,畢竟話劇絕大多數都是賠本賺吆喝,也掙不到名氣,年輕演員很少有愿意從事這個行業的。

    不愿意,卻得硬著頭皮答應,就不是那么開心了。

    但現在的寧遠,經歷過前世的輝煌,是真心想打磨自己的演技,一座影帝獎杯,只不過是對自己那一階段表現的認可。

    自己的演技放到年輕一代里肯定算頂尖,但不說跟老藝術家比,就算跟同樣四十歲的很多演員比,也不算太突出。

    有時候,得獎不單單是演技,還有劇本和導演,甚至攝像、燈光,以及服化道等各方面的功勞。

    寧遠的確愿意,也很感激他。

    只是這老頭的做法……寧遠苦笑不已。

    或許,這就是代溝吧?

    “實在太感謝您了,李老師。”寧遠回過神后,才趕緊感謝。

    然后,寧遠問道:“李老師,是什么劇?”

    “孟輝導演的《戀愛的犀牛》,我看過劇本,是真的很不錯,貼近現代年輕人的生活,很有味道。”李雪刀欣慰道。

    ————————

    推薦票呀推薦票呀,大家還有嗎?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